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古今兩界走私商
古今兩界走私商 連載中

古今兩界走私商

來源:google 作者:昊洋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宋瑤 楚陽

楚陽機緣巧合下激活了祖傳玉佩,擁有了穿梭兩界的能力本想只做一個隱形富商的他,卻被逼無奈捲入了戰火之中,來看他是如何利用現代化武器,《不鏽鋼菜刀,電棍,十字弩,汽油彈,槍械……》爭霸世界的展開

《古今兩界走私商》章節試讀:

楚陽呆愣了足有十多分鐘,才稍稍回過神,一臉獻媚的對着龍形印記叨叨個沒完。

「龍大哥……龍大爺,給咱換個地成嗎?」

「咱不求能穿到人間仙境,但總歸要有點人煙不是嘛!」

「您把我送到戈壁灘,哥們是真心不會玩啊!」

……

片刻後。

楚陽黑着一張臉,依舊死盯着波瀾不起的龍形印記。

「你不給我換是不?行,我自己換!我還不信了,活人還能讓特馬尿給憋死!」

想到便做,心念一轉,周圍環境連續變換了兩次。

兩息之後,他的身影再次出現在戈壁灘,雙腳好巧不巧的落在原先的位置,絲毫不差。

「卧槽,怎麼還在這,再試一次!」

「再試一次!」

「再試!」

「靠!」

「尼瑪!」

「……」

接下來的半小時里,這個犟種來回折騰了近百次,他試過躺着穿,坐着穿,蹲着穿。

就連多年未練的「倒立」都被他使了出來,結果依舊並無卵用。

雖然地點未變,但經過多達百次的穿梭,也讓他摸索出一些經驗。

首先每次穿梭的位置是跟隨自己移動而改變的,自己從哪消失,下次就會從哪出現。

第二點就是,他可以攜帶物品一起穿梭,口袋中的石子就是最好的證明。

既然石子能跟隨自己穿梭,那……自己的愛車是不是也能?

想到這,楚陽眼前一亮,快步跑到院中跨上了三輪摩托車。

心念一轉,連人帶車瞬間消失在院子中,再次來到戈壁灘。

「還真行!」

他滿臉興奮的拿出大墨鏡往頭上一戴,右腳在啟動連桿上猛踹兩腳。

「嗡……」

頓時一陣嗡鳴聲傳出,三輪摩托車被他成功啟動。

高興了還沒一分鐘,新的難題又隨之出現。

尼瑪!哥們不認識路啊!

看着周圍幾乎一般無二的環境,又瞥了一眼休眠狀態的手機,陷入了沉思。

要是在這裡迷路那可就……有得玩了!

經過他深思熟慮,最終還是選擇了最穩妥的方法。

扔鞋!

楚陽將人字拖抓於手中,閉眼默念獨家秘訣:「二大爺保佑(關二爺),二大爺保佑…………走你。」

人字拖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線落在不遠處的地面上,他急忙跑到近前查看,只見鞋尖直指正南。

「那就向南走,聽二大爺的准沒錯!」

當他再次跨上摩托車時,他的心中充滿了豪情萬丈,腦海中更是腦補出諸多精彩畫面。

有踏劍飛行的,有飛天遁地的,有坐擁美人歸的,有魔法滿天飛的……自然主角都是他……嘎嘎……。

楚陽怪笑着抹了一把嘴角的哈喇子,大吼一聲:「未知的世界小爺來啦!」

隨着陣陣轟鳴聲響起,三輪摩托車就像一匹脫韁的野馬,嗷嗷怪叫着向前衝去。

…………

三日後。

灰頭土臉的楚陽終於看到了曙光,只見天際的盡頭,有着一座破落的村莊若隱若現。

「啊~~」

「終於走出這個鬼地方啦!」楚陽興奮的大吼大叫。

也難怪他會這般激動,三日來除了吃飯睡覺,就只剩趕路了。

光加油就花費了大幾百,可想而知他跑了究竟有多遠。

若不是對這個陌生世界還抱有一絲幻想,他早就放棄了。

隨着摩托車不斷的接近村莊,路邊逐漸出現了許多稻田。

還依稀可見幾位身着粗布麻衣的農民,在田間清理雜草。

楚陽是越走越懵逼。

難道修士也吃大米?

疑惑間,他徑直來到一位面相慈善的老者身旁,從褲兜里掏出香煙,向前遞去。

「大爺,先歇會抽根煙,我想跟您老打聽一下,這……」

他的話語只說了一半,就戛然而止。

只因面前的老者此刻仿若傻了一般,滿臉震驚的在三輪摩托車與自己身上來回打量。

他的眼神中充滿了好奇與不可思議。

老者呆愣了良久才回過神,伸手接過香煙,疑惑道:「此為何物?」

楚陽聞言嘴角一抽,再看老者的穿着打扮,粗布麻衣,束腰,束髮,蹩腳的話語。

突然一個大膽的想法在腦海中油然而生。

尼瑪,我不會穿到古代了吧!

!(((;ꏿ_ꏿ;)))

踏劍飛行,飛天遁地,神奇的魔法……算是跟自己無緣了!

雖然腦瓜子嗡嗡作響,但出於禮貌他還是一臉蛋疼的為老者解釋何為香煙。

「此物名為香煙,就是叭叭抽的旱煙,我給您老點上,這玩意賊帶勁。」

他從口袋中掏出打火機,作勢就要給老者點煙,可打火機剛冒出火焰,頓時將老者嚇得連退五六步。

老者滿臉驚駭的指着打火機,顫聲問道:「這又為何物?」

我尼瑪!!

楚陽聽後懊惱不已,恨不得抽自己一個大嘴巴。

自己也是真傻逼,煙還解釋的不清不楚,結果又整出個打火機。

得,繼續解釋吧!

……

接下來的半個小時內,他是連說帶比劃的給老者解釋什麼是煙,什麼是打火機,自己是從哪來的,就連三輪摩托車也他喵的未能倖免。

經過半小時的長篇大論,說的他是口乾舌燥,到最後將他自己都說懵圈了。

當然老者更是一臉的懵逼,壓根他就聽不懂。

看着陷入沉思的老者,楚陽苦澀一笑,「大爺,要不您先回答我的問題,打火機的事咱先放一放,您看成嗎?」

老者聞言,點頭示意,「小哥,盡可道來。」

「現在是哪一年?」楚陽直接問出了迫切想知道的問題。

老者想也沒想直接脫口而出,「戰國78年。」

嗯?

歷史記載中有這一年?

他狐疑的看向老者,見他不像是在蒙自己,心中的疑問變得更加迷離,「那現在的國主是誰?」

「國主乃是趙雄。」

「趙雄……」

楚陽的嘴中不斷念叨着,大腦也在飛速的運轉,想要在歷史記憶中搜尋有關他的記載。

但半晌過去,遺憾的是他沒有絲毫頭緒,決定還是回到原世界再說,到時在網上一查,所有事都會明了。

楚陽看了一眼天色,轉頭對老者說道:「大爺時候也不早了,我要回去了,咱爺倆回頭見。」

就在他剛要轉身離開之際,老者急忙出聲阻攔。

「小哥,稍等片刻!」

老者話落,伸手入懷一陣摸索,遺憾的是,摸了半天連根毛也沒摸出來。

尷尬的望向楚陽,滿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大爺,您老有話就直說,不用跟我客氣。」

「小哥的打火機,甚是奇特,老朽……」

「嗨,我還以為啥事呢!」楚陽掏出打火機遞向老者。「送您了,這玩意也不值錢。」

老者連忙擺手,「萬萬不可,還請小哥隨我回家取些它物,不然老朽絕不接受。」

「真不值錢!」

楚陽無奈的說道。

他是真心想送給老者,雖然他的存款只是剛入五位數,但一元一個的打火機,他還真不放在眼裡。

誰知老者依舊是拒之不受,面色嚴肅,「不可,不可。」

楚陽:「……」

見老者態度堅決,最終也只能妥協了,正好他也想多了解一下這個未知世界。

隨後在老者的指引下,兩人駕馭着摩托車緩緩駛入充滿朝代氣息的張家村。

三輪摩托車的嗡鳴聲,在寂靜的村子裏顯得異常刺耳,頓時吸引了眾多村民的目光。

「那是何物?為何模樣生的如此怪異,還能自主行走,真是怪哉!」

「快看那人身着奇裝異服,而且並無束髮,他不會是海外來人吧!」

「哎,你看後面那人是不是老張伯?」

「有點像,他咋會在上面呢!」

「具體咋回事,咱上去問問不就知道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