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拐個木匠當老公
拐個木匠當老公 連載中

拐個木匠當老公

來源:google 作者:魏佳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陳立新 魏佳麗

上一世,魏佳麗為了哥哥,屈嫁渣男,結果本該光明的人生過的慘不忍睹重生一回,魏佳麗再也不要做乖巧懂事的姑娘,她拒絕換親,狂懟兄嫂,堅持自己的人生自己做主只是沒想到,年少時的愛慕對象,再見面成了一個不起眼的小木匠親戚長輩苦口婆心勸說:這種窮酸鬼,哪裡配得上你!跟這臭木匠結婚,連個遮頭的都沒有!等着看她笑話的眾人,沒等到她後悔,小木匠就搖身一變,成了大人物陳立新攬着媳婦的腰:走,咱們回娘家給你長臉去!魏佳麗:這不是長臉,是去打臉......展開

《拐個木匠當老公》章節試讀:

魏佳麗被自己的猜想嚇到,這怎麼可能啊,他們不熟啊,而且,她崇拜他那是暗地裡的事兒啊。
再說,他也不可能單憑她那天在集上多瞅了幾眼人家的洗臉架,就知道她很想要這個吧!
她搖搖頭,強迫自己掐斷那不太現實的念頭。
不過,魏佳麗想到另外一個問題,就是這件事情,校長肯定是知道的。
因為,整個學校只有校長那裡有備用鑰匙,一定是他開的門,才能將東西放進來。
第二天學校正式開學,一整天,全校老師都在忙學生的報名繳費工作,直到下午四五點鐘,才算消停下來。
魏佳麗終於找到跟校長單獨閑聊的機會。
她想着該怎麼開口,萬一被校長看出了啥,以後多少會有些不好意思。
畢竟十八歲的姑娘,臉皮還是很薄的呢!
「校長,我想問一下,就是我房間里怎麼突然多了個洗臉架,上次我看的沒有哇。」
魏佳麗故意不提周葉其他人屋裡有沒有這一茬,她想先聽聽校長怎麼說。
萬一是每個教師都有,只是先給她送了個樣兒讓大家看看呢!
魏佳麗年齡比校長家女兒大不多少,校長突然起了逗她的心思,笑着賣關子說:「你先猜猜看。」
魏佳麗不知怎的臉突然就有些發熱了。
她嘻嘻哈哈的:「這,這我哪能猜得到,我想着會不會是學校給配的。」
看她突然變紅的臉,陳世界心裏大概明白了幾分。
他想:這個小魏老師,性格好,長得好,工作也好,如果真被那誰惦記上,倒說明他眼光不錯。
不再逗她,陳世界說:「這是你同學陳立新讓我拿過來的,免費的,放心用吧。」
魏佳麗想都沒想,脫口而出道:「為什麼啊?」
他為啥要送她這個。
問完了,又覺得自己這話問的有些二愣子,校長剛不是說了嗎,她同學啊。
於是,她又接著說了句:「哦,那還真是謝謝他了。他這手藝,真的沒話說,呵呵……」
校長看破不說破,只是提醒她說:「謝人得當人家面謝,給我跟前兒說什麼謝,他也聽不到不是!」
弄清楚洗臉架的來歷,魏佳麗趕緊找借口離開,跑回自己屋裡。
她趴在條桌上,歪頭看着那個洗臉架,腦子裡漸漸浮出陳立新的身影。
先是那天在支書家裡的第一次見面,然後是在學校里的二見,最後是前幾天在集上的碰面。
慢慢的,這個人的樣子越來越清晰。
她甚至還記得兩人說話時,他的每一個表情以及看她時的每一次眼神。
還有,那天她在他身後拽着他衣擺時,無意中看到他耳根子後面好像有個痣。
我去!
魏佳麗,一下子坐直身體,抬手拍拍自己臉,怎麼能連這麼細小的東西都記得啊!
她感覺,心裏突然闖進了一隻小兔子,正在裏面蹦蹦跳跳。
然後,魏佳麗住在學校的第一晚上,是帶着「陳立新」和「洗臉架」六個字入夢的。
***
學校開學了,劉淑英那邊又開始催魏佳明安排魏佳麗和劉淑軍見面的事情。
魏佳明現在什麼都聽劉淑英的,拿她的話當聖旨。
周六下午放學,魏佳明直接去學校門口等魏佳麗,因為他怕她周末也不回家。
魏佳麗見到他,就知道他為什麼事而來。
她不想在其他老師們面前丟人,只跟魏佳明說了句:「回家再說。」
到家後,進了院子,魏佳明順手把院門關上了。
魏佳麗睨他一眼,「怕我跑啊,放心,我不跑,爹還在這裡,我能跑去哪裡。」
魏佳明直接了當的問:「什麼時候見小軍?」
魏佳麗還真裝模作樣的想了下,然後問:「明天成嗎?」
魏佳明:「行,那就明天上午,讓他來咱家。」
「不行,地點我定,你得跟我一起。第一次見就讓他來咱家,有這規矩嗎?你是怕別人不知道我相親是吧。」
「好,聽你的。」只要她答應見面,這點要求魏佳明絕對滿足她。
兩兄妹剛商量好,魏世友不知從哪裡出來了:「不行,我不同意,麗麗還這麼小,不着急。再說了,即使要找,也不該是劉淑軍那樣的。」
魏佳明一聽父親這樣說,又急了。
他說:「爹,你啥意思啊,麗麗都答應去見面了,你又在這裡搗什麼亂呢,你不想娶兒媳婦抱孫子了。」
魏世友:「想啊,咋不想抱孫子,但這是兩碼事,劉家小子配不上你妹妹,最關鍵是,你妹妹也不待見他。」
魏佳明心裏一直覺得父親偏心,從小到大一直偏愛妹妹,內心裏積壓的不滿情緒一下子全都爆發出來。
他紅着臉梗着脖子,吼道:「在你眼裡,哪個都配不上你家姑娘,也不看看自家情況,你真要有本事,我至於為娶媳婦這麼著急嗎?」
魏佳明損完老子又接着貶妹子。
「人家小軍哪裡不好了。還要這死丫頭相中的,她想嫁縣長兒子,還要人家看得上她才行呢!」
魏佳明只顧着發泄自己的情緒,一味的貶低自己的父親和妹妹,全然不顧念任何親情。
魏世友沒想到兒子這麼看不上這個家,把家裡的困境全都歸結為老頭沒本事。
他氣得一下子失了聲,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親哥這麼貶低自己,魏佳麗心裏也是真的被傷到,但她首先考慮的還是父親的感受。
擔心老爹氣出個好歹,只好先勸扶父親離開。
魏世友坐自己屋床邊,拉着魏佳麗的手說:「丫頭啊,你哥說的都是氣話,你千萬不要記恨他。」
魏佳麗心裏一千萬個不想原諒魏佳明,但她看着年老無力的父親,怎麼都說不出狠話。
還反過來安慰父親說:「爹,你放心,我不會跟他計較的,我多讀的這幾年書可不是白讀的。」
讀書知禮,寬以待人。
只要沒有觸及底線,她會選擇原諒親人的傷害。
再說,魏佳明骨子裡並不是真的壞,他只是被家裡窮而又着急娶媳婦的現實打壓的暫時沒了理性。
魏世友欣慰的嘆氣,「你哥要是有你一半懂事就好了。」
魏佳麗:「爹,沒事的,我答應了去見見劉淑軍,只是見見而已,我不會拿自己的終身大事當兒戲。」
魏佳麗出去時,魏佳明還站在院子里原地沒動。
可能是也意識到自己剛才的話有些重,他悶聲問:「爹咋樣,沒事吧!」
「明天讓爹在家歇着,我兩一起下地,然後,你去把劉淑軍叫來。」魏佳麗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