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浮生人間共白首
浮生人間共白首 連載中

浮生人間共白首

來源:google 作者:沫鹿吖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墨凌 武俠修真 蕭雪菡

蕭雪菡活了百萬年,見過了太多的人類修士,可他是唯一一個讓自己停下步伐而非趕盡殺絕的捉妖師她挑逗他,迷惑他的道義,朦朧之間她動了情,錯誤的愛上了一塊冰煞若非渡劫登仙,妖和捉妖師之間只是空談她給的愛太過蠻橫,頑石一般堅不可摧,卻忘掉了自己是妖,怎麼能夠信任捉妖師?鬼忘川的一抔忘憂之水,了卻浮生痴情怨恨至此,茅山第一劍修浴火重生,也造就了妖族最後一代狐妖的隕落分分合合,分久必合「墨凌,你別傷我了,傷的我心肝疼」沒想到一個冰煞,也是會動情的,你知道嗎,你的道,在情面前一文不值展開

《浮生人間共白首》章節試讀:

蕭雪菡隨意在衣架子上扯了一塊浴巾胡亂裹了一下身子,快步從浴池裡頭走出。

她走到了自己的寢室的門口,卻又有些猶豫的站在門頭,她聽了一會兒門內,卻是沒有一絲動靜。

雪菡,他的情緒不穩定,你如今妖力大損,一定要謹慎行事,如果他要害你性命,我會隨時出來殺了他護你安全的。

寒月的話語依稀殘留在她的耳畔,蕭雪菡咬了咬唇瓣,她知道,墨凌一定會對自己動起殺心,而寒月,會在那一刻出手結果了墨凌。

寒月不會仁慈。

她躊躇良久,還是推開了房門。

房內一片狼藉,床單凌亂,桌椅倒地,而床簾,也被斬成了兩半。

唯獨沒有墨凌的身影。

「墨凌……」

一柄冰涼的匕首頃刻間卡在了蕭雪菡的脖間。

她還沒來得及動彈,一股強勁的外力將她拉入了房門,下一秒她就被墨凌緊緊地禁錮在了懷裡,而墨凌手上的匕首已經在她粉白的脖間刻下了淡紅色的印痕。

門嘭的一聲關上,蕭雪菡不用看就能猜到墨凌此刻的表情。

「墨凌,你的外傷我已經讓寒月幫你包紮了,但是你的靈根還得多多留意幾天,所以,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吶,別動刀動槍的哈。」蕭雪菡勉強擠出一絲笑容,伸出手指握住匕首輕輕推開。

「你別給我油嘴滑舌的。」墨凌冷聲道,「蕭雪菡。」

如此冰冷的話語讓蕭雪菡的心頭一顫,早上和晚上的他如同精神分裂一般,變得讓她感到陌生。

「蕭雪菡,你將我騙的團團轉,那些死去的村民,都是你一人所為吧?」

「你是要殺我嗎?」蕭雪菡垂下了眼帘,手握的刀子也鬆了下來,她道:「你要知道,這是我的家,你殺了我,你也會沒命的。 」

而且,你也殺不了我。

蕭雪菡心裏暗道。

然而,她脖間的匕首一緊,少女嫩白的玉頸頓時沁出了一朵血包。

「就算沒命,你也休想活着。」墨凌說道。

「倒不如你先放了我,我幫你療好傷,雖然你被喂下了固靈丹,但是效果有限,你說可好?」蕭雪菡微微仰頭,黝黑的眼眸藏着一絲笑意。

「我沒想害你,否則也不必為你療傷了,你相信我好嗎?在我眼裡,你是我的恩人,狐妖重情,我更是如此。」

妖女笑語盈盈,沒有一絲絲的恐懼之色。

想來自己確實是殺不了她,亦或是她早就有人暗中保護,墨凌的表情陰晴不定,面前的是連掌門也沒有擒拿住的五大妖王之一,離登仙之差一步之遙的尾妖之首。

狐妖生來狡詐,九尾狐妖更是刁滑奸詐,不得貿然行事。

墨凌鬆開了蕭雪菡脖間的匕首,卻是迅速點了她的麻穴。

「墨凌,你還是不信我。」蕭雪菡渾身一軟,氣呼呼的看着他。

「我們捉妖師,自然不會接受妖的幫助,你就在這兒,如果敢耍什麼小伎倆,我就算命賠上也會殺了你。」墨凌一把將她丟到了床沿,自己則是抖抖衣服,面色平淡的在床上坐下來調息。

蕭雪菡的額頭撞到了堅硬的木藤上,疼得她齜牙咧嘴的,但是就是喊不出聲來。

她試了試,發現自己動彈不得半分。

「你們道士啊,就是一點也不懂得憐香惜玉。」蕭雪菡嘆了一口氣,沒想到這傢伙點了自己麻穴還不夠,竟然還點穴讓自己動彈不得。

墨凌沒有說話,而是從袖間掏出方才的那把匕首,嘭的一聲放在了蕭雪菡的眼前。

刀鋒離蕭雪菡只有幾厘米的距離,寒光畢現。

蕭雪菡:「……」

「墨凌,你本來就是揭懸賞榜來除妖的,我這不是給了你一個機會嗎?」蕭雪菡撇撇嘴。

「你莫要詭辯。」墨凌慢悠悠的睜開眼:「我要除的妖是你,蕭雪菡。」

話雖這麼說,墨凌的面色卻是有些變化,為什麼,為什麼自己的命珠流露着一股妖氣?

「你說給我喂下了固靈丹,是什麼葯丹?」墨凌突然有了一個很不好的念頭。

「我們一般被捉妖師擊傷的時候都會嚼幾粒的,效果杠杠的。」

蕭雪菡一邊說著一邊給了他一個白眼,他竟然把自己這個救命恩人晾在這兒這麼久,沒有自己,說不准你早就橫屍荒野了呢。

然而蕭雪菡下一秒就被墨凌抓住衣口提了起來,登時提到了他的身邊。

「你知不知道,這是妖丹!」墨凌對着她怒斥道,真是恨不得一刀結果了她,但是現在怕是沒有辦法了。

妖丹和靈丹最大的區別,就是一個用靈力煉成而另一個是用妖力。

蕭雪菡張張嘴,還沒來得及說話,渾身頓時一輕,冷颼颼的,她動彈不得,只得用眼瞄。

浴巾掉了……

少女旖旎嬌艷的身子毫無遮擋的暴露在了空氣之中。

墨凌自小便在茅山修行,兩耳不聞窗外事,除了同門師妹意外很少遇到其他的女性,更沒有見到女子一絲不掛的站在自己面前,當即就愣住了。

頭腦頓時一片空白,蕭雪菡臉色漲的通紅,緊緊地閉上雙眼尖叫出聲。

「你獃子啊,解穴!」

滿帶惱怒的話語逼得墨凌回過神來,手在蕭雪菡的後背上輕輕一按。

蕭雪菡以光速撿起浴巾把自己裹了個嚴嚴實實,坐在床沿雙手抱膝。

「狐妖生性放蕩,你也不必在這兒演戲。」

蕭雪菡聞言立馬反駁:「誰說的,我們狐妖沒有自尊嗎?你見過哪個狐妖這麼一絲不掛的在一個男人面前啊,其他人我不知道,反正我可不會!」

「巧言如簧。」

「哎,你個臭道士!」

少女的圓臉紅彤彤的,雙眼蒙上了一層水霧,不知不覺間小小的房屋溫度驟然上升。

「姐姐,要我們進來嗎?」

門外傳來了汐月的聲音。

墨凌看了一眼蕭雪菡。

「我沒事,你去找寒月姐姐去玩吧。」蕭雪菡扯着嗓子喊道,直到門外的腳步聲消失之後少女才不自然的開始整理頭髮,整理完開始整理衣服,又開始……

「我給你一分鐘時間,去除我體內的妖氣。」墨凌冷道。

這態度……

「好啊。」蕭雪菡又掏出了一個藥瓶,抖出來了一粒白色的藥丸:「這是你們道士的固靈丹, 是我先前在道士的命珠里奪走的,用不了也不想丟了浪費,你放心,這不會是妖用,也沒有毒,有毒的話,我自毀妖靈!」

蕭雪菡信誓旦旦的,聽得墨凌也是將信將疑。

可是這顆固靈丹,確實和師父賜給自己的那些一模一樣。

「你別耍花樣。」墨凌接過丹藥,咽了下去。

蕭雪菡微微一笑。

「你……」

「小道士,你真的好好騙啊。」蕭雪菡笑着上前抱住了墨凌的脖子,在他的臉上印下了一吻。

墨凌只感覺自己被一股香艷撲鼻的玫瑰花香包圍,除此之外他再也嗅不到任何氣味了。

「現在,我說什麼你就得幹什麼,不然你的靈根就會爆炸。」蕭雪菡笑嘻嘻的。

見墨凌有了殺自己的動作,蕭雪菡連忙開口:「不能殺我。」

墨凌的心口如同刀割一樣,他身子一抖,匕首砰的一聲落在地上。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墨凌從未見過如此邪乎的丹藥。

「不過是我們妖族怕自己的心腹叛變的傀儡丹罷了,沒副作用,若非我的妖力不足一成,我有何必出此下策呢?」

墨凌冷道:「你個狐妖,當真卑鄙無恥。」

我卑鄙?蕭雪菡嘴角上揚,對着他勾了勾手指:「過來。」

《浮生人間共白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