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風生波瀾起
風生波瀾起 連載中

風生波瀾起

來源:google 作者:浪頭吹過石崖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柳眉 白侯風苓

凡人尚武,一代天驕白侯風苓卻因年少輕狂,淪為廢人十年韜光養晦,重臨武道,這一次他變了,不再肆意妄為,只可惜,凡人武者不經意間觸動禁忌,打開了那未知的領域……展開

《風生波瀾起》章節試讀:

氣海重鑄後,白侯風苓稍稍凝神,滔滔不絕的元氣便從氣海衍生。

白侯風苓一邊享受着重聚氣海的喜悅,一邊趁熱打鐵,開始修習御風訣。

修鍊了一夜,他便步入中位靈武境。

境界提升的飛快,早在白侯風苓預料之中。

只是,御風訣修鍊了一天,卻也僅僅練成了四式中的前兩式:春風起牧野和怒風炙燎原。

春氣溫,其風溫以和,喜風也;

夏氣盛,其風熛以怒,怒風也。

白侯風苓沉下心來,反反覆復回憶修成的兩式,雖說這兩式都是藉助天地之力,憑勢而起,可總覺有些蹊蹺,一本凡品功法,怎麼耗費了一整夜,才只修成了兩式?

「老子天賦沒了?」

白侯風苓嘟囔道。

片刻後,又搖了搖頭,否定了自己荒謬的想法。

望着手中的御風訣,又翻了兩頁,便是其後的兩式:暮秋西風勁和凜冬北風烈。

秋氣勁,其風清以貞,清風也。

冬氣石,其風慘以烈,固風也。

四時之風,皆有所長;四時之風,皆有所依……

原來如此。

天地,四季,這些自然之力,才是修習御風訣的關鍵。

他之前學習的功法,都是依靠肉身以及元氣爆發而發動的招數,所以只要元氣充足,氣海夠盛,便可一蹴而就。

這本御風訣則不同,需要武者掌握更為詭譎的天地之力,同時和自身氣海內的元氣形成共鳴,聚勢而動。

天地大勢,才是修鍊的關鍵啊,要不然,如何駕馭這四時之風。

沉浸于思索之時。

咚咚咚!

門外響起急切的敲門聲。

白侯風苓開門,瞅見氣息不穩的柳眉,彎月眉下的雙眸帶着一絲憂慮,好像一夜未眠的樣子。

「怎麼?有急事?」

白侯風苓輕聲詢問。

「沒有…你…一直在修鍊?」

柳眉神情緊張,卻極力壓制,眼眸卻落在白侯風苓臉上,偷偷觀察他的表情。

「沒,看了看。」

他並不想過早暴露,不然對柳眉是個負擔。

「我…就想讓你試試,實在不行…就算了,別傷着自己。」

柳眉語氣磕絆,甚至是自責。

原本出於好意,給他送來武學功法,直到今天偶然聽一個客人說起,凡人,沒有氣海,修鍊武道,稍有不慎,會走火入魔,變成瘋子。

於是,嚇得她匆匆跑來這裡,一探究竟。

見柳眉擔憂的樣子,白侯風苓淡然一笑,開解道:「我沒修鍊,就是看了看,這武學功法根本看不懂,還是寫詩比較輕鬆。」

頓時柳眉臉上愁雲消散,化為晴天,舒緩道: 「那就好,那就好,既然不會就算了。」

「怎麼,店裡沒事?」

白侯風苓又問。

「沒有,夥計在前面呢,對了,你還沒吃飯吧,我叫他們給你做點。」

白侯風苓剛要開口,說不餓。

柳眉快步跑走。

望着匆匆而來,又匆匆而去的柳眉,白侯風苓靦腆一笑,這個女子,就是這樣,總替他着想。

「哎,情債不好還啊。」

……

等飯的時間,白侯風苓喝着酒,把玩着手中的黑色玉石,雖然元氣都被自己吸出,但握在手裡依舊分量十足,甚至感覺比有元氣的時候更沉了。

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這塊石頭,有問題?

白侯風苓猛然緊握玉石,一股元氣威壓釋放,壓迫到玉石表面。

玉石皸裂,慢慢蛻皮,片刻後變成一塊光溜溜的透明石頭。

白侯風苓雙目瞪大,倍感詫異。

正思慮時,透明石頭髮亮,一道光芒射進眉心。

嗡!

剎那間,白侯風苓眼前一閃,什麼都看不見了。

等睜開雙眼,回過神,才發現置身於一片迷霧中。

霧靄瀰漫,浩瀚縹緲,宛如一片仙境。

這是何處?

白侯風苓環顧四周,白茫茫一片,什麼都看不見,而向下望,盯着腳下,更是一片荒蕪。

這怎麼跟荒地似的?

正費解時,空間震動,轟然巨響,璀璨的綠光自迷霧中射出,彷彿打開一道天門,緊接着雲霧消弭,碧空顯現。

白侯風苓正感慨這迥異的變化,忽然腳下發生波動。

芳草復蘇,一股清風掠過地面,原本的荒地,剎那間成了綠油油的原野,生機盎然。

白侯風苓倒吸一口涼氣。

吼!

一聲龍吟,引得四方震顫。

眨眼間一條十幾米長的碧青長龍從天際飛出,盤旋飛舞,來到白侯風苓上空。

龍吟震天,聲傳萬里。

白侯風苓盯着半空中鱗光迸射的青龍,身體不由自主地向後退了幾步。

這傢伙不會吃了我吧?

嘭!

吼!

山林震動,虎嘯回蕩。

震天撼地的腳步聲響起,一頭白虎奔襲而來,虎背雙翼一振,踏地凌空,翱翔天際。

一龍一虎,王者風姿,睥睨天下。

青龍和白虎並排而立,俯視着白侯風苓,吐露人言。

「小子,凡武?」青龍問道。

「你不廢話嗎?」白虎回懟道。

「不問問嗎?你這老傢伙就不能好好說話。」青龍看了白虎一眼。

「你管我。」

白虎一副無所謂的狀態。

「行了,咱倆先別貧了,先問問他。」

一龍一虎,閑聊互懟,白侯風苓望着它們,甚是詫異,這兩個禽獸竟通曉人言。

只是,這兒到底是何處?

「小子,你挺幸運,這麼多年沒人能夠驚醒我們兩個,你隨手一拍,就把我們兩個給喚出來了,還開闢了靈域。」

青龍讚揚道。

「啥呀,青龍,這傢伙,就是走了狗屎運,你看看他,一副窮酸樣,現在也不過中位靈武,老子巔峰時隨便吼一聲,就能把他震死了。」

白虎不屑道。

白侯風苓雙目凝視,端詳空中的一龍一虎,小聲問道:「兩位,能問一下,你們是誰,還有這是哪裡。」

「老子白虎,威震八方的君神,當年可是叱吒仙界,無人」

「得得,打住,你先說。」

白侯風苓制止住白虎的胡侃,指了指青龍,真沒想到一頭白虎話這麼多。

青龍哈哈大笑,嘲諷道:「看到沒有,人家還是喜歡穩重的。」

「我和白虎,乃是仙界之人,早年仙界大戰,肉身被毀,所以才藏在玉石當中,期待有緣人。」

「只是沒想到,等了數千年,來了你這麼個凡武。」

白虎插了句嘴。

「至於這裡,是你的內空間,靈域。」

青龍解釋道。

白侯風苓環視這方天地,靈域,老天爺,這得多大啊?

「 只是,這靈域是何物?」

白侯風苓追問。

「鄉巴佬,沒見識。」

白虎腦袋一撇。

「靈域,仙道之基,隨着實力提升,不斷擴展,同時能夠幫助凡武踏入仙道。另外,凡武成仙后,肉身蛻變,長生不死,抬手間,覆滅數萬之眾。」

青龍語氣驕傲,甚至着重強調了後面一句,好像在推銷產品一樣。

「奧,知道了。」

白侯風苓淡淡道。

見白侯風苓異常平靜,青龍和白虎面面相覷,怎麼?這小子竟然不激動?

「小子,你不感興趣?」

白虎急忙問道。

「嗯。」

白虎和青龍對視一眼,這小子,真奇葩,竟然對仙道不感興趣?

要知道一般凡人聽到這裡,早就迫不及待了,這小子竟一臉無欲無求?

白侯風苓的確沒有興趣,仙道,根本就不現實。

如今剛剛恢復,日子緊,還得儘快提升實力,爭取早日重回帝都,一雪前恥呢。

仙道,仙個屁!

「行了,別墨跡了,我很忙,送我離開吧。」白侯風苓一副不耐煩的樣子。

「小兄弟,先別急,咱們再聊聊。」

白虎突然放低姿態,謙卑勸解。

白侯風苓微微一笑,嘴角掠過一抹深意的微笑,淡淡道:「估計你們是有求於我,要不然是不會客氣的,對吧。」

聞言,白虎和青龍對視一眼,的確。

「說說吧,我聽聽。」

「幫我們重塑肉身。」白虎率先開口。

「然後重返仙界。」青龍旋即接上。

「哼,你們倒是挺會想,我一個普通的靈武境武者,仙道都不了解,怎麼幫你們重塑肉身,重返仙界?」

一邊嘲諷,白侯風苓一邊朝白虎看了一眼,不是牛氣嗎?還不得求老子。

青龍和藹道:「小友說笑了,雖然你現在只是靈武境的武者,但是在我們兩個的輔助下,成為絕世高手還是沒有問題的,對吧,老白。」

青龍用尾巴甩了一下白虎。

白虎急忙點頭。

「既然如此,那好吧,先拿本頂級武學功法,我看看再說。」白侯風苓伸出手等着。

「你小子倒是真會見人下菜。」青龍吐槽道。

「沒有功法也可以,給我什麼寶物,讓我一舉突破到太初境,這樣對咱們都好。」白侯風苓又道。

「我呸,你以為提升境界是放屁呢?還太初境。」白虎回懟道。

「那還談什麼。」白侯風苓裝作要走的架勢。

「等等,小兄弟,有話好好說,別生氣嘛。雖然我倆不能讓你一舉突破到太初境,但還有些功法可以給你修鍊的。」

青龍早已沒了威嚴,倒像是個討價還價的商人。

「哦?是嗎?拿出來看看。」

白侯風苓可是個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兒,白嫖,門兒都沒有。

見狀,白虎和青龍對視一眼。

青龍對着白虎傳音道:「你,把你的虎嘯凌元訣給他。」

「憑什麼?」

「就憑咱倆寄人籬下。」

「那也不行,不拜師,不行禮的,老子不虧了嗎?以後老子君神的顏面往哪裡放。」

「行了,行了,別擺臭架子了,要是這小子走了,不幫我們,咱倆不得天天在這破地方獃著,你還想在這兒呆上幾千年。」

「可是,你咋不把你的龍罡震九荒給他。」

白虎有些不甘,為何總拿老子的東西送人。

「不是現在沒恢復多少,還傳不了嗎。」

青龍埋怨道。

「哎,只能老子吃虧了。」

白侯風苓見青龍、白虎不言語,心中暗道:上鉤了!

「嗯,我們兩個想好了,傳你一個仙道功法,雖然是仙道功法,因為你具備靈域,所以能夠修鍊。」青龍鄭重道。

「那給我吧。」

「小子,拿了東西得辦事,不然遭雷劈。」

白虎又囑咐道。

「知道,知道,快點吧。」

白侯風苓催促道。

吼!

一聲虎嘯,白虎體表散發白光,雙瞳化為白色,白光燦燦,熠熠生輝。

就在白侯風苓訝異時,一道白光從虎目射出,直抵他眉心。

浩瀚紛繁的功法開始注入……

白侯風苓眉心閃動,接收着浩瀚的功法,體內一股強橫的鏗鏘聲響起,頓時嘴角滲笑:

「果然,這禽獸有好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