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瘋批農家美嬌娘:不好惹,得寵着
瘋批農家美嬌娘:不好惹,得寵着 連載中

瘋批農家美嬌娘:不好惹,得寵着

來源:google 作者:貓千秋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張新月 花容月

山上躺着兩個男人一個丑的,一個美的前世,張新月貪圖美色,救了一個美的帶回家,悉心照料結果美郎君每天都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村子裏招蜂引蝶,給她頭上種滿綠草平步青雲之後,還一腳將她給踹了相反,她的死對頭將醜男人救回家,細心照顧兩年後,成了大蕭國尊貴的一品侯爺夫人,榮寵一世,羨煞他人重活一世,張新月不再重蹈覆轍面對美男和醜男,她毅然決然的選擇了將醜男人帶回家但是...前世邱瑩瑩將他領回家的時候,他應該沒有那麼凶吧?蕭墨:「...」這個該死的女人,前世嫌棄他長得丑,眼睜睜的看着他死在深山也不願意救他如今又將他帶回來幹什麼!家徒四壁,想他堂堂身份尊貴的大蕭國侯爺,竟然每天只能跟着她吃水煮白菜!「喂!你吃不吃?家裡就剩下白菜了」忍氣吞聲,咬牙切齒:「吃!」*痴情憨批篇:我以永生永世遭雷電之刑,只為換來重活一世,與你的廝守終生卻不曾想...你竟貪慕虛榮,寧願選擇一個醜男人,都不願意選擇我!罷了罷了,如此渣女,實在不配我花容月痴心相付...那個,就看你看我的眼神還會偶爾犯花痴,我就原諒你了,咱倆以後好好過日子,我會給你掙很多很多的錢花,不會再讓你養着我了甜寵+沙雕展開

《瘋批農家美嬌娘:不好惹,得寵着》章節試讀:

那一刻男人的尊嚴與憤怒,讓他恨不得將這一對狗男女都給活活的砍了。

後來,他只殺了那個男人。

至於邱瑩瑩——

她跪在自己面前痛哭流涕的模樣讓他還是起了惻隱之心。

想起她抱着自己的大腿痛哭着說她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都是那個男人勾引的她。

哭着向他哭訴這些年他長時間不陪她,終日和別的妾室尋歡作樂,早就把她給忘了…..

也確實。

自己這段時間,確實是冷落了她。

到底是多年的夫妻,曾經對自己又有過救命之恩。

邱瑩瑩的溫柔和善解人意讓他還是十分的流連不舍的,他終究是放過了她。

可他沒有想到,邱瑩瑩這個女人竟然如此的蛇蠍心腸……

在向他賠不是敬的酒中下了劇毒……

晚上的時候,邱瑩瑩來了。

還帶來了不少大補的藥材。

邱瑩瑩才一進屋,就聞到了滿屋子飄香的肉香味。

她不像是張新月,窮的只能吃白菜。

她雖然不是頓頓吃肉,但是每一天都能吃到肉,也不饞。

但是在聞到屋子裡的肉香味後,完美的將自己的食慾給打開了。

她很是驚詫的看着桌子上的一鍋讓人很有食慾的雞肉:「月姐姐,你哪裡弄來的雞吃?」

她對張新月太了解了,平日里窮的連白菜都不捨得做一鍋,更何況是有銀子買雞吃?

看到自打邱瑩瑩過來後,蕭墨的視線就跟黏在邱瑩瑩身上一樣,半天都沒有轉動一下。

害——

張新月忍不住嘆了一口氣,撇開邱瑩瑩打扮的光鮮靚麗漂亮不說,人家前世還是十分恩愛琴瑟和鳴的兩口子呢。

看自己前世的媳婦多正常?

眼尖的掃到邱瑩瑩眼底一閃過去的懷疑,張新月哼了一聲:「隔壁王大娘給的。」

「王大娘?她為什麼給你雞?」

因為都是一個村子裏的,邱瑩瑩是知道王大娘的家裡養了三隻老母雞的。

這三隻老母雞又肥又壯,一天能下三個雙黃的大雞蛋,平日里王大娘寶貝它們寶貝的很,除了自己的兒子以外,對它們不知道有多好。

王大娘自己都不捨得將老母雞給宰了吃,又怎麼可能送給張新月,讓張新月將它給燉了吃?

「害,還不是因為王大娘老是偷我種的白菜被我逮到了?她心裏過意不去,就將她養的老母雞送給了我一隻。」

邱瑩瑩:「……」

半信半疑的哦了聲,感覺到床上的男人自打自己進來後就一直盯着自己看。

雖然這個男人長得並不好看,但是邱瑩瑩是一個虛榮心很強的人。

別看張新月是他的救命恩人,但是自打自己進來以後,這個男人的視線就再也沒有從她的身上移開過。

她比張新月漂亮,比張新月穿得好,也比張新月出身好,還識字有家教,無論走到哪,邱瑩瑩都會是焦點一般的存在,被村子裏的人紛紛側目。

就連有時候跟着父親去鎮子上的時候,也會引來別的男人的圍觀。

其實邱瑩瑩一般出門的時候都很少把自己打扮的很漂亮,怕被不懷好心的人給惦記上。

要不是在看到這個男人衣着不菲,通過這些年她長時間跟着父親去鎮子上。有錢的公子哥穿在身上的華麗衣裳,明顯的就和普通的人穿在身上的布料不一樣。

而眼前的這個男人身上的布料,比那些有錢的公子哥看起來還要華麗不菲。

邱瑩瑩心中暗留了一個心眼,在被男人盯着看了一會兒之後,她主動的將手中拿着的補身體的藥材放到桌子上,然後邁着細碎的步子走到蕭墨的面前,一雙輕靈的眼睛,清秀白皙的臉龐滿是擔心的看着他。

「公子,你醒了啊?我特意拿了一些補身體的葯,回頭讓月姐姐給你煎,這樣有利於你的身體恢復。」

說到這裡,像是突然間又想到了什麼:「哦,我差點忘了。月姐姐好像沒有煎過葯,月姐姐我……」

邱瑩瑩話還沒說完,就看到張新月直接拎起她放在桌子上的那幾疊藥包然後當著邱瑩瑩的面,毫不客氣的丟到了門外。

「喝啥大補的葯?沒看到我熬雞湯了?這雞湯肉質鮮美美味,不比你那苦不唧唧的葯好喝?」

邱瑩瑩:「???」

滿臉難以相信的望着她:「月姐姐?」

很快,就見邱瑩瑩紅了眼眶,這邊張新月還沒有說話呢,她就掏出手帕擦了擦自己紅紅的眼眶:「月姐姐,你這是幹什麼啊?我這也是出於一片好心。也省的你花錢去買了。你不是沒有銀子嗎?我這也是為了你着想啊……」

邱瑩瑩哭,張新月懶得理。

畢竟老手段了。

但是當看到蕭墨的視線也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冷冷的,淡淡的。

雖說沒有說話,但是張新月就有點心中發虛。

差點忘了,好歹前世也愛過。

這一世雖說不記得了,但是看到自己的『前妻』委屈的哭成這個熊樣,任是換誰都受不了。

更何況邱瑩瑩就是一個柔柔弱弱的弱女子,任是哪一個男人看到了都想摟在懷裡好好的保護安慰的小白蓮。

害——

張新月心裏憋屈,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就又出去將丟遠的藥包給撿回來了。

因為她丟的力氣有些大,距離有些遠,一共六大包葯,撒了三包,就剩下三包完好的了。

邱瑩瑩迎着稀薄的月色,看着地上撒了一地的凌亂藥材,更加覺得委屈了。

「只剩下三包了,張郎中那只有這六包葯了。剩下的得三天後才能從別處將藥材給進過來。」

「別哭啊,整個村子裏又不是只有他家張郎中有這樣的藥材,鎮子上也有,要不你給我點錢,回頭我給他熬完了我自己再跑去鎮子上買。」

邱瑩瑩:「……」

蕭墨:「……」

《瘋批農家美嬌娘:不好惹,得寵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