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法醫狂妻護嬌夫
法醫狂妻護嬌夫 連載中

法醫狂妻護嬌夫

來源:google 作者:伊芙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伊芙 懸疑驚悚 蔣氏

上一世,伊芙是才名遠播的天才名法醫,遊走在屍骨間屢破奇案,格鬥、醫術、射擊……樣樣精通,讓大佬們聞風喪膽這一世,她的執念只有他,只想彌補上一世對他的傷害,好好護他、寵他、愛他!且看智商超群情商負數的冰美人如何自修戀愛寶典,在征服某人的時候,順便虐該虐的渣,打該打的臉本文1vs1,甜寵無虐,爽文,坑品良好,歡迎入坑!...展開

《法醫狂妻護嬌夫》章節試讀:

  EH事務所,驗屍間。

  蔣煦辰在接到她老哥的電話後匆匆忙忙就趕到了事務所,到的時候也沒比伊芙晚幾分鐘。

  「這就是死者的頭骨?」她拿起驗屍台上的頭骨,左右看了看,「看起來是個美人兒。」

  伊芙抬眸瞥了她一眼,「看一眼你就知道了?」

  蔣煦辰笑了笑,「你不在的這三年我畫過的死者面容沒有一千都有八百了,這點程度根本就難不住我。倒是你,這麼快就接下EH的工作讓我大跌眼鏡啊,你之前不是恨不得跟蔣煦瀚那傢伙撇清關係一輩子老死不相往來的嗎?怎麼突然就改變主意了?」

  這兩人你追我跑十幾年的遊戲她可是都看在眼裡的,沒人比她更清楚伊芙心裏所想,可怎麼突然之間這小冰山就變了?

  伊芙拿起那根有V形損傷的胸骨放到放大鏡下查看,語氣淡淡地說:「EH本來就是國際上首屈一指的法醫事務所,我接受這份工作有什麼好奇怪的。再說了,我和蔣煦瀚兩情相悅,我躲着他幹嘛?」

  向來是泰山崩於前面不改色的蔣煦辰被她那句「兩情相悅」給嚇到,手一滑差點把頭骨摔到地上。

  她心有餘悸地放下頭骨,摘下手套伸手摸了摸伊芙的額頭:「你沒發燒吧?」

  這還是她認識的那個毫無七情六慾的女人嗎?該不會是被鬼上身了吧?

  伊芙:「……」

  她拍開蔣煦辰的手,正色道:「我是說認真的。你哥追了我十七年,他對我的心意你們這麼多年來也都看得清清楚楚了,別說我是個人,就算是石頭也該被捂熱了。而且,這麼優秀的一個男人,要是我就這麼錯過了,以後一定會後悔死。」

  要不是上一世臨死之前聽到他死訊時的那種撕心裂肺般的痛提醒了她,她估計到現在都還沒能明白過來。

  那樣的悔恨,一次就夠了,她絕不會讓自己再一次重蹈覆轍。

  蔣煦辰定定地看着她,明明還是那張是清冷到不行的小臉,在說起蔣煦瀚的時候那雙漂亮得如大海般深沉的眸子內卻蘊含著無限的柔情。

  她是認真的。

  雖然不知道伊芙為什麼會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感情,但蔣煦辰還是很為她高興。

  「這一下,我那鬱悶了十幾年的大哥估計要樂瘋了。」

  呵,難怪之前他給她打電話的時候聽着那語氣就不對頭,一股子春意盎然的,原來是明戀十七年的戀情終於開花結果了。

  蔣煦辰想着,衣服兜里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

  來電顯示:簡箏。

  她剛按下接聽鍵,手機都還沒貼到耳朵上,就聽到電話那頭簡箏激動萬分的聲音,「小辰,小辰,小辰——」

  蔣煦辰差點沒把手機扔出去,拿開兩尺遠大聲打斷她道:「別喊了,再喊我魂都掉了。有事說事,沒事我就掛了,忙着呢。」

  「別掛啊!」簡箏在那頭語無倫次地說著,「出大事了!你現在在哪?我和小悠過去找你!」

  蔣煦辰看了一眼低頭忙碌着的伊芙,若有所思,「我現在在EH呢,到底出什麼事了?」

  「就是伊芙啦,她……她竟然在學校里抱你哥了,還主動親了他一下,你說這是不是天要下紅雨了?還是明天就要世界末日了?卧槽!這太驚悚了!有人把照片發到之前那帖子上,現在下面都是留言,就有認出你哥來的人開始在下面科普他的信息,然後論壇就炸了,總之你趕緊上去看看,可精彩了……」

  「啪嗒——」

  簡箏說的信息量太大,蔣煦辰手一軟,手機直接從她手裡滑落到地上。

  伊芙……主動親了蔣煦瀚!?

  天哪!

  這頭才剛承認她對蔣煦瀚的感情,那頭,哦不對,前面就已經親過了?

  果然是,冷情的人動起感情來都是這麼乾脆利落一步到位的嗎?

  弄不好自己很快就要多一個侄子了。

  那頭簡箏已經掛了電話,她剛才說話的聲音太大,低頭查看着屍骨的伊芙都聽到了。

  她頭也沒抬,「你想知道什麼我晚點再告訴你,現在,先去給我重組死者頭像!」

  唔,工作狂這一點還是沒變。

  蔣煦辰帶着一顆八卦的心,拿起頭骨回自己的工作室。

  伊芙反覆看着胸骨上的那個傷痕,切口偏薄,周邊並沒有其他的磨損,這就證明了兇器是單刃且鋒利無比。

  她放下胸骨在電腦上輸入一連串的數據,經過對比終於找到了吻合的兇器——手術刀!

  特殊的作案工具就代表着兇手身份的特殊性,使用手術刀殺人,不是外科醫生就是學醫的人,B大剛好就有醫學系,名氣還不小。

  伊芙轉而將視線落在死者的盆骨上。

  骶髂關節擴大,骶尾關節有後移跡象,這表明死者當時起碼已經懷孕16周以上。

  16周,正是開始顯懷的時候,如果死者是B大的學生,應該會有線索……可是,有學生無緣無故失蹤,學校方面不可能不報案……

  線索還是太少。

  伊芙繼續查看死者的股骨,發現背面不均勻的分佈着不少淺淺的紅斑,不仔細看的話根本就看不見。

  這是……

  她趕緊又拿起另一根股骨,然後又看了看兩根脛骨,果然,上面都有一樣的紅斑。

  兇殺現場並不在湖邊,死者是在別的地方被殺害後再被拖拽到湖邊,裝進網兜里拋屍入湖的。

  能造成這樣程度的痕迹,看來兇手並不是身強力壯的人,起碼他搬不動這具屍體。

  就在這時,工作人員也帶着打撈上來經過初次篩選的屍骨回來了,裏面有之前缺失的趾骨、掌骨、鎖骨和恥骨。

  伊芙吩咐助手將這些骨頭清理乾淨,自己則是對屍骨上的那些小昆蟲進行了研究。

  可不要小看了這些蟲子,想要準確地弄清楚死者的死亡時間,就要靠它們了。

  「頭像已經復原了,」就在伊芙埋頭苦幹時,蔣煦辰拿着一副畫像走了進來,「你這邊有什麼發現?」

  「死者是個孕婦,推斷死時懷孕16周左右,另外,」伊芙抬眸,揚了揚手裡的一個小器皿,「根據人工湖的溫度,還有其中的微生物加速讓屍體腐爛的程度,再加上裏面侵蝕屍體的黑鯉和錦鯉,我對屍體上蠶幼蟲的三個階段做了對比,這具屍體在人工湖裡呆了有十五個月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