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潛龍
都市潛龍 連載中

都市潛龍

來源:google 作者:瘋狂的綠豆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吳靜兒 田加法 都市小說

遇強則更強!看一代天驕如何征服都市!他曾被人嘲笑,遭人出賣,但是關鍵時刻,只有他能力挽狂瀾!他從來沒有怕過誰他絕不妥協,他戰無不勝,這就是他的熱血人生!展開

《都市潛龍》章節試讀:

太陽西斜,天近黃昏。

田加法昂首挺胸的走進天寧市中心最豪華的酒店。

還沒有走到前台處,突然一個保安走了過來,上下打量了一下他,說道:「快點出去吧!乞丐與狗不得入內!門口的字你沒有看到嗎?」

田加法臉色一冷,「你這是怎麼說話呢?」

「怎麼說話?我就這麼說話!你看你這打扮,不倫不類!你看這裡誰像你?穿的這麼寒酸?你抬頭看看,能住的起我們酒店的,哪一個不是西裝革履?非富即貴?」

說著,便做了一個請的架勢,眼睛緊緊的盯着田加法,彷彿他要是不乖乖出去的話,保安就要採取強制措施了。

田加法氣到哽咽,翻了翻白眼,說:「你知道我是誰嗎?」

保安喝道:「我管你是誰?天王老子啊你?你要是天王老子,能穿這樣?快出去吧你,你這樣的人我看得多了!出去。」

田加法動也沒動,罵了一句:「狗眼看人低!」

保安氣得跳了起來,指着田加法大叫:「出去!」

便在此時,只聽高跟鞋敲擊地面的輕脆的聲音響了起來,一個身材豐碩,身穿灰色西裝的女士走了過來,她戴了銀色的眼鏡,**浪,標準的御女一枚。

她伸手制止了保安,問道:「李隊長,吵什麼呢?這裡是什麼場合?你沒有看到有這麼多尊貴的客人嗎?怎麼能如此的大聲喧嘩?」

李隊長見了這個女人,態度馬上180度大轉變,立刻變得恭恭敬敬的,如同一個哈巴狗一樣,點頭哈腰的對她說道:「對不起,葉小姐,情況是這個樣子的,這裡來了一個衣衫不整的人,看起來就是個乞丐,這種人怎麼能來我們這樣高雅的酒店呢?我趕他走,他不但不走,還罵人!我正準備教訓他一下呢!」

「衣衫不整?你說誰衣衫不整呢?」田加法瞪着眼睛說道。

葉小姐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田加法低頭一看自己的裝扮,找來的這身衣服的確太破,便不說話了。

好吧。

田加法承認自己衣衫不整,但是,「乞丐與狗不得入內!」這也太傷人了吧,他把脖子一梗,大聲說道:「門口那塊牌子給我摘了!什麼乞丐與狗不得入內?!乞丐不是人嗎?」

葉小姐不怒反笑,她看了看四周,見周圍那些尊貴的客人沒有人注意到這裡,便小聲說道:「哪裡來的一個瘋子!你也不打聽一下,這是誰的產業?這是祥叔的地界!」

「祥叔是誰?你知道嗎?在這裡,祥叔跺一腳,地表都要顫三顫!祥叔有多厲害,就連三歲的小孩子都知道!實話告訴你,這個牌子我們放了20多年了,還從來沒有人敢讓我們摘下來呢!你好大的口氣!」

說到這裡,她哼了一聲,說:「別說摘下來,今天,就算你碰一碰那個牌子,我都讓你吃不了兜着走!」

這位更狂,更不講理。

葉小姐說完以後,對着保安李隊長一抬下巴,說:「還愣着幹什麼?還不快把這個人趕出去!不過,你小聲一點,千萬不要驚動了其它的客人!這裡的客人非尊即貴,驚擾了哪一位我們可都吃罪不起呀。」

李隊長得到葉經理的大力支持,腰桿挺的不能再直了,對着田加法一揮手,壓低了聲音說道:「快出去!否則我對你不客氣!」

滿臉的嫌棄,生怕自己離田加法太近,沾染上他身上的窮氣似的。

田加法動也沒動,卻故意的大聲嚷了起來:「今天我非要你們把門上那塊牌子摘下來不可!否則,我還就不走了!怎麼?你還想打我不成?」

田加法心想:「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要是敢動手,今天我就讓你骨斷筋折!」

葉小姐冷冷的說:「哈哈!我看誰敢摘那個牌子?就憑你這個臭乞丐?你以為你是誰?今天你要是把這個牌子摘下來的話,那我就當著你的面把它吃了!」

李隊長見田加法動也不動,哼了一聲,一招手,旋即又過來幾位保安,將他圍在正中。

他們想將田加法扔出去。

田加法站在正中,面不改色,心想:「好!你們過來吧!看我不一個一個的玩兒死你們。」

然而,還沒等他動手,突然聽到酒店門口響起了急剎車聲。

那聲音尖銳刺耳,惹得酒店大廳內的所有人都微微一愣。

葉小姐也是眉頭一皺,她伸頭向外面一看,立即嚇的臉色發白。

忙回頭制止了保安隊長,低聲而快速的說道:「快都住手,將他帶到一邊,大老闆來了!」

保安們原本都衝到了田加法的身邊,個個摩拳擦掌,如凶神惡煞般要動手,但是,一聽葉小姐的這句話,原本怒氣沖沖的臉都嚇的變了顏色,就如同老鼠見了貓一樣,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而大廳內的其他客戶此刻聽到大老闆來了,全部安靜了下來,都轉過了身,畢恭畢敬的看着門外,樣子十分虔誠。

田加法不喜歡安靜,此刻,他覺得都能聽到自己的呼吸聲了。

心裏更是詫異,實在猜不出來的這個是什麼人。

田加法見一群人前呼後擁的,如眾星捧月一樣,迎進來一個人。

那人約有五十多歲年紀,頭髮雪白,面色黝黑,一臉嚴肅。

駝背,身子如同蝦米一樣,是弓的,但是他的派頭很大,頭昂的很高,走起路來,一搖一晃的,就如同是蝦米成精一樣。

大廳內的所有人員,包括未入住的客人,全部卻對着這個男人鞠躬,大聲叫道:「祥叔好!祥叔寶刀不老,英明神武!」

祥叔眯着眼睛,臉上露出了微笑,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田加法卻差點噁心的吐了出來。

心想:「原來這個人就是那個肥婆嘴裏的祥叔呀!」

而最讓田加法驚奇的是,在祥叔的肩頭上,竟然站着一隻小猴子。

一隻渾身長滿了金毛的猴子,那個猴子站在他的肩頭,隨着他左搖右擺的頻率,不停的晃動着身子,眼睛左顧右盼,似乎是故意而為。

樣子竟然學得一模一樣。

田加法看了,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在這寂靜如夜的大廳中,他的這一聲笑如同驚雷一樣,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保安隊長嚇的一閉眼,暗叫:「完了!我完了!祥叔最討厭別人在背後偷笑了!他疑心重的很,不管是不是笑他,他都會很生氣!這下這個臭乞丐算是完蛋了!不單他完了,還要連累我!連累我的兄弟!真是個倒霉鬼!」

他怒視着田加法,而田加法卻視而不見。

葉小姐幾步搶到祥叔面前,低頭彎腰問了聲好,卑顏奴膝,但是祥叔看都沒有看她一眼。

祥叔似乎是聽到了田加法的笑聲,他扭過頭來向田加法這邊看了看,似乎是被什麼吸引了,竟然轉身向田加法走了過來。

其它的人都看着田加法,心想:「這個人今天要完!非血濺當場不可!」

而田加法,卻是淡定的迎着這位老人的目光,再次對他微微一笑,說道:「不是說乞丐與狗不得入內嗎?你怎麼帶着狗進來了?」

祥叔聞言,竟然哈哈大笑,他的笑聲尖細,就好像貓頭鷹一樣難聽。

葉小姐心裏更怕了,暗想:「不怕祥叔叫,就怕祥叔笑!只要祥叔一笑,一定要有大災難發生!」想到這裡,她的頭上出了汗,站在祥叔身後,忍不住悄悄的退了一步。

但是,她又想在祥叔面前表現一下自己,便斗膽走向前,對祥叔說道:「祥叔,這個人是個乞丐,神志不清的,我們正準備將他趕走呢!衝撞了您,實在是我的過錯,我的過錯!」

說著,她急急的對保安隊長一擺手,說:「還不快將他扔出去?」

眾保安大聲答應一聲,剛想上前動手對付田加法,祥叔卻擺了擺手,於是,幾個保安都定住了,誰也不敢再向前走一步。

祥叔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田加法,半晌,才說道:「這是只猴呀,我還是第一次遇到說它是狗的人呢,小傢伙,你可真有意思。」

田加法語不驚人死不休,說:「我知道它是只猴,我不傻。我是在和猴說話呢,你插什麼嘴?」

眾人都嚇的目瞪口呆!

葉小姐嚇得一哆嗦,眼鏡都掉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