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嫡女無雙
嫡女無雙 連載中

嫡女無雙

來源:google 作者:文小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朝歌 柳小娘 現代言情

剛穿越就被殺,作為月光女戰神的葉朝歌怎麼能忍,翻手為雲覆手為雨,虐死你個綠茶婊被少將軍休妻退婚?那就拐騙你去謀朝篡位做皇帝,因為本小姐想要母儀天下!展開

《嫡女無雙》章節試讀:

太子這才饒有興趣的站起來,走到陌殤的面前:「你的意思是,你一人,挑戰我這十八人?」

陌殤抬頭:「是。」

「好!果然是將軍之後,有魄力,那本太子就滿足你,來人擺棋盤。」

此時的葉朝歌,看着侍衛們將一個碩大的棋盤鋪在地上,然後便有十八個身穿紅色衣服的女子站在棋盤之上,衣服上寫着,車馬炮等字樣,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人棋?

接着太子將目光放在陌殤的臉上:「少將軍,請吧。」

陌殤站起來,剛要接過太子隨從遞過來的衣服,便被葉朝歌搶了過去:「誰說將軍府無人?我便是將軍府的人,我去!」

陌殤轉頭看着她的眼睛:「輸了,是會死人的。」

葉朝歌輕笑,這世界上能殺了她的人,還沒研製出來呢:「放心吧,死不了,不過這棋我可是不會下,我的命就交給你了!」

陌殤正要阻攔,元啟起手鼓起掌,聲音阻攔了欲想說話的陌殤。

「是位有膽魄之人!」太子刮目相看的笑了笑,兩個皇子幸災樂禍的笑了起來。

「以人做棋,以人做子,輸一子,死一人。」五皇子元毅懶洋洋的解釋着,故作同情的攤攤手。

葉朝歌看着這群視生命如草芥的人,深吸一口氣:「既然我們只有一人,這規矩也應該改改了!」

「你有什麼資格談條件?」元毅低聲怒吼着。

葉朝歌沒有理會他,而是直勾勾的看着元啟:「想必太子殿下也不想在這個時候亂殺無辜,皇上赦免了少將軍,卻被太子殺了,若是傳出去……」

元啟眉頭微皺:「你說。」

葉朝歌抬起頭不屑的看着他:「既然是賭,便要有彩頭,我們不能輸了死,贏了卻沒有半點好處吧?」

元啟笑了,還以為是什麼忠義之人,也是個貪財鼠輩:「好,你若贏了,千兩黃金,雙手奉上,但你若是輸了,便只有死路一條!」

葉朝歌看着陌殤:「少將軍,我這條小命就交給你了,你可別弄死我啊!」

太子與陌殤坐在台上,看着棋盤中的棋子,對方是十八枚棋子,而我方只有葉朝歌一人,她身旁放着碩大的棋子,這一枚枚棋子便是她的性命了。

元啟微笑:「陌殤,還是你先來吧,我定不會欺你人少。」

陌殤看着葉朝歌瘦弱的身子,與那天劫法場的男子幾乎一模一樣,不由得攥了攥拳頭:「炮平五進九。」

葉朝歌迅速挪動棋子,看着對方那一張張必死的臉,心裏感嘆這個時代的悲哀。

元啟卻是一臉的不在乎:「車三進一。」

「炮一退七。」

葉朝歌將自己的棋子落在對方棋子身上的時候,便看見一支箭射了出來,直奔對方棋子的心臟,她反手接住那支箭。

元啟眉頭緊皺,站起來看着葉朝歌:「少將軍這是何意啊?你的人似乎不太守規矩。」

葉朝歌轉身看着元啟那張欠揍的臉:「棋是你下的,憑什麼讓他去死?有本事你自己上來。」

元啟冷笑一聲:「我說你是地底下鑽上來的嗎?我是太子,他是棋子,你居然將本太子與他相提並論,真是不想活了。」

葉朝歌將手中的棋子扔在地上:「小爺我不玩了,大家都是媽生爹養的,誰都不應該替誰去死。」

此時,那本應死去的棋子,忽然抓起地上的箭,狠狠的刺進了自己的心臟,葉朝歌看着那鮮血汩汩的流出來:「你,你瘋了嗎?」

元啟笑着走到葉朝歌的面前:「他從進了我太子府便就是這般命運,他不死,他全家就都得死!」

葉朝歌抬掌便向元啟劈過去,陌殤飛身過來將她攔住:「滾。」

葉朝歌看着他那清澈的眼睛:「你!」

「滾!」

元啟看着葉朝歌離開的背影哈哈大笑:「哈哈哈哈,還是少將軍懂規矩啊,那如今我們這棋是接着下,還是你二人一同受罰?」

元彬走到檯子面前:「大哥,若是直接打死他們,難免外界流言蜚語,說不定還會惹怒父皇,我們反而得不償失!」

元啟繞着陌殤走了一圈:「總不能就這樣放過他們吧?況且遊戲開始前便是立的這規矩,陌少將軍,君子一言駟馬難追,你說是吧?」

「不如我們將這二人扔進狩獵場吧?生死有命!」元彬冷笑一聲,悠聲說道。

狩獵場本是皇家每年一度的大型狩獵場地,不僅是為了檢驗皇子們的騎馬弓射的本事,也是彰顯皇家權利的象徵。

如今卻被這些殘忍的皇子們變成了殺人遊戲的場地,將罪犯,或者是奴隸投入場地,狩獵場不僅有野獸,還有騎兵,每一樣都可以在頃刻之間要了他們的命。

陌殤迎上太子的目光:「太子殿下想要的不過是我一人性命,與他無關,我一人去便可。」

葉朝歌臉上竟帶着笑容:「你一個人死了,黃泉太寂寞,沒有我陪着你,你會後悔的。」

元啟看着這如女子一般清秀的葉朝歌,饒有興趣:「好,那本太子便再與你打賭,只要你二人活着出來,之前答應的黃金,仍會給你們的。」

「一言為定!但是裏面危機四伏,總要給我們一些工具吧,我不要弓箭,只要一個匕首,一些麻繩,可好啊?」

「給她。」元啟根本就不相信他們能活着走出來。

將軍府到狩獵場不過一個時辰的路程,葉朝歌卻在那裡見到了一個熟悉的轎子,果然婢女將夜弦攙扶出來。

夜弦掀開面紗,看着陌殤:「少將軍,你本是無辜之人,但誰讓皇上將那個賤人指給你做大娘子了,她仗着你的名聲,在我葉府作威作福,打了我,還打了我娘,我不能留下你繼續給她做靠山。」

陌殤根本就沒有看她一眼,便走進了狩獵場,葉朝歌跟在後面,手腕一翻,一顆石子打在了夜弦的屁股上,因為昨天的傷,她疼的齜牙咧嘴。

然而剛剛踏進去,便有十幾隻箭一同射來,二人躲過去,便又來了第二波,陌殤抓住最後一隻射向葉朝歌的箭:「你本不需要同我一起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