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蝶生怨
蝶生怨 連載中

蝶生怨

來源:google 作者:混清道人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混清道人 董智聃

【簡介•一】人世間,總有分分合合,離離別別願總是說不出口,怨總是如此而來願紫蝶飄飄過來,待到情怨盡,蝶紫化紅去【簡介•二】董智聃,本是一中二肥宅少年,整天過着吃薯片、喝可樂、打遊戲、看小說、上課睡覺走神的生活直到那個夢,那一天開始………古老的傳承、邪異的信仰、滿天的鬼怪、那與我無比相似的身影、那個花轎里哭泣的新娘、那前世今生的緣分宿命…………「我,還是我嗎?」「系統,你出來解釋一下啊!!!!!」【簡介•三:關於夢】奧地利著名心理學家,西格蒙德•弗洛伊德曾在其著作《夢的解析》中曾對夢做過如此解釋:「夢是一個人與自己內心的真實對話,是自己向自己學習的過程,是另外一次與自己息息相關的人生在隱秘的夢境所看見、所感覺到的一切,呼吸、眼淚、痛苦以及歡樂,並不是都沒有意義的」弗洛伊德在《夢的解析》中還認為人在清醒的意識下面,還有一個潛在的心理活動在進行着,這就是著名的潛意識理論莊子的《齊物論》中也有這麼一段描寫夢:昔者莊周夢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適志與,不知周也俄然覺,則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為胡蝶與,胡蝶之夢為周與?周與胡蝶,則必有分矣此之謂物化展開

《蝶生怨》章節試讀:

雨真好無情,以傾盆沖刷人間。

如猛獸般沖泄而下,沖飛了地上的螞蟻,將花朵沖刷成泥。林中的蟬哭泣着,壓抑地哭泣着,雨水卻慢慢蓋住了其弱小的**………

「不,我不!」

「蝶兒,不是娘和奶奶要賣你,實在是…………」

「別說了,我不會的…………」

「住嘴,夏夢蝶,我們沒有和你商量!」

一棟茅草屋內,一個老婦人掄起了一根破舊的木杖,重重地打在了夏夢蝶的身上。夏夢蝶在這年紀本該秀麗的手卻長滿了老繭,死死抓緊老舊的裙擺。

她上齒死咬下唇,不讓自己發出一點聲音,但不爭氣的眼淚還是順着臉頰流了下來。

老婦人的木杖直指着夏夢蝶,神色暴怒無比,彷彿她做了什麼天理不容的事。

「你這個沒良心的東西,你知不知道現在什麼時候,戰亂!咱們家沒糧給你吃了,給你賣佟老爺家,你還能吃上點好的,我們也能有錢去買口飯吃,要不然,我們一家都得餓死!」

說罷,老婦人把木杖指向一扇破木門,這扇門很爛很腐,還有幾隻蟲在門上爬,時而有幾聲虛弱的咳嗽聲從裏面傳來………

那是夏夢蝶的弟弟,今年只有六歲,卻身患寒疾,終日咳嗽啖血。夏夢蝶的父親與哥哥為了給他治病,遠出尋葯,卻死在了兵匪手下…………

「你就算不為我們着想,也該可憐可憐你弟弟啊。佟老爺已經說了,花十兩銀子買你,這可是十兩銀子吶!

咱們家這輩子都沒見過這麼多錢。有了這錢,你弟弟的病就有着落了!

你弟弟才是我們夏家的根啊,你爹爹哥哥要是知道你不顧你為了一已私慾不顧弟弟的性命,他們得多恨啊,啊?」

夏夢蝶轉過頭去,看向那扇門,聽着弟弟一聲比一聲弱的咳嗽聲從門裡傳出來,她心頭一痛。但還是死咬着嘴唇,不肯屈服。

良久,夏夢蝶輕聲呢喃:「他會來的,等他回來就好了,就好了………」

她的聲音很小,小的幾乎聽不見,卻充滿着底氣。

「他。」老婦人輕蔑一笑,把一張紙丟給了夏夢蝶,「你好好看看,這是什麼!」

夏夢蝶看向那紙,一股不安感湧上心頭。

那是一張長方紙,寫了不少字,非常工整。當初夏夢蝶跟着那個人學過不少字,看到字的第一眼就認出來了……

那是他的筆記。

她拿起紙,看了眼,然後,她哭了………

她雙手顫抖着,不爭氣的眼淚在眼眶中噴薄而出,順着淡黃的臉頰落下。

「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他……他答應過我的………」

只見這張紙上,白紙黑字寫滿了整張紙,而最為醒目的便是開頭兩個大字……

【休書】

「答應個屁!」老婦人一副恨鐵不成鋼:「人家現在是仙威將軍,蒙聖上賜婚,馬上就要迎娶郡主的駙馬爺,還會在乎你一個田地里的丫頭?」

說到這,老婦人突然用一種苦口婆心的語氣說:「蝶兒,你不要怪奶奶,實在是咱咱們這種家世,能好好活着就不錯了,不要老想着去高攀。去佟家,你會活得比現在好的。

奶奶也只是希望,大家都能過得好好的。

你說說吧你,就你那點蒲柳之姿,就是一小麻雀,咋和人家天家的鳳凰爭?」

老婦人說罷,又拿出了一張紙,上面蓋着一個大印。

「你看,這是今早,縣太爺加急送到咱們村子,勒令村長親自送到我這個老太婆手上的。

你自己看看,這是啥?朝廷禮部的文書啊,人家的婚事,那已經是要昭告天下的了!這老趙家不送,老李家不送,偏偏先往咱老夏家送,人家這是什麼意思,你自己琢磨琢磨吧!」

老婦人把文書遞給了夏夢蝶,閉上眼睛,一副不忍的模樣。

夏夢蝶此刻已經淚流不止,但她還是不相信,一把奪過文書,大聲地嚷嚷着:

「假的,都是假的!」

但在看到印章的那一刻,她懵了。

那確實是禮部的大印,她認識……

當初的那個人教她認的。

此刻的夏夢蝶渾身顫抖,死死的攥住文書,哭聲越來越嘶啞,雙目空洞無神,只有一句又一句的呢喃:

「假的……假的……都是假的…………」

老婦人見此情景,哀哀嘆了口氣,對着門外道:「兩位爺,你們把她帶走吧。」

話音未落,從門外闖來兩個家丁打扮的壯漢。

他們其中一個怒罵了一聲:「呸,夏家老太婆,勸個人勸那麼久,讓俺們在門外吹了那麼久的涼風,你個老太太真不知羞恥!」

另外一個也罵:「就是就是,我們兄弟倆平時幫老爺買奴婢,二兩銀子就夠了,別家還點頭哈腰,急匆匆地把女兒送過來,還會給我們兄弟倆孝敬上一壺酒嘞!

難得咱老爺大發慈悲,看在你家姑娘姿色還算不錯的份上,給十兩銀子呢!還給你們糧給你們葯,你們還說三倒四慢慢悠悠,白瞎了咱老爺的活佛心!」

說罷,從懷中掏出一些碎銀,用手稱了稱重丟給了老婦人:「諾,你的銀子。」

老婦人見到銀子,趕忙丟拐杖上去撿,卻一個不小心,閃到了腰。

但她卻什麼也沒說,強忍着痛,清點銀子,點完之後臉色大變,急忙抓住家丁的手問:「爺,這,這隻有三兩銀子啊,說好的十兩呢?」

「屁個十兩!」家丁一腳踢開老婦人,眼裡儘是鄙夷,「讓咱們兄弟倆等了這麼久,這七兩銀子就當賠償了,給你們三兩就不錯了,屁民!」

家丁看着還在發愣的夏夢蝶,大手一揮,道:「帶走!」

另外一個家丁聽了,連忙抓起夏夢蝶的胳膊,就要將她帶走。

夏夢蝶也不反抗,只是抓着「休書」和文書,嘴裏不停地呢喃………

「咳……咳……你們是誰?」

一陣咳嗽聲傳來,那扇腐爛破舊的門被推開,從裏面走出一個嬌小的身影。

他穿着一身布麻衣,整個人面黃肌瘦,虛弱無比。眼睛卻充滿了光彩。

他轉了轉頭,看見了剛拿起銀子站起來的老婦人,面帶惶恐逐步走向他的母親,以及被兩個家丁抬起來的夏夢蝶………

「你們是誰……咳……快放開我姐姐!」小男孩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他確定自己的姐姐有危險,趕忙跑過去阻攔家丁,拳頭打在家丁的身上。

「滾開,小畜生!」家丁一腳踹飛了男孩。

「天兒!」他的母親急忙衝上前去,抱住了被踹飛的小男孩。

她把小男孩抱起,卻又狠狠地扇了一巴掌在了他的臉上,連摸帶爬跪在了家丁面前,狠狠地磕了幾個響頭,「兩位爺,小兒不懂事,賤婦給你們賠罪,賠罪了。」

「賠罪。」為首的家丁仔細打量着她還算不錯的身材和臉蛋,臉上浮出一抹邪笑,「賠罪的話,一邊說去吧!」

說著就拽起她的頭髮,往內門拖去………

「啊——!」

「娘!」

小男孩想要再衝上去,卻被老婦人緊緊地抱住。小男孩流着淚,手腳齊動,想要掙脫老婦人。

「奶奶,你放開我,放開我!我要去救娘,去救姐姐!」

老婦人死抱着小男孩,一雙老眼也泛出了淚花。但她還是不肯放開,只是不停的重複着:

「天兒,你娘你姐這是為你好,你以後就明白了……以後就明白了………」

不知過了多久,那個家丁從內門走出,臉上儘是忿懣的神色。他的胳膊上、脖子上、還有大腿還有幾道很深的牙印。

他看向以仇恨眼光盯着他的小男孩,不屑地吐了口口水:「狗,兒是狗,娘也是狗,一家子的狗!」

然後踹開大門離開。

老婦人終於鬆開了小男孩。

小男孩急忙沖向內門,可眼前的一幕,卻讓他哇哇大哭起來。

此刻,在小男孩的眼裡,他的母親癱趴在地上,眼珠滾白卻流着淚,身上的衣裳被撕得稀巴爛。屁股上、臉上都有幾個紅的巴掌印,身上滿是青色的傷痕。四肢扭曲不自然,腦袋邊散發著腥臭的尿味,脖子上還有一道血紅的勒痕………

他的母親死了。

「娘!」

小男孩急忙跑過去,推了推他的母親。他使勁的推呀推呀,卻推不動他的母親。

小男孩明白了母親發生了什麼,跪在地上,趴在了母親身上,痛哭流涕……

「娘!!!」

茅草屋外。

家丁憤懣地走了出來,對着另外一個家庭打招呼,問:「貨裝好了嗎。」

「裝好了。」另外一個家丁笑着拍了拍自己身旁的紅色箱子,這個箱子花紋很漂亮,上面寫着一個大大的「佟」字。

「這「休書」還真有用。以往我們抓奴婢裝箱子,這些賤人都得好一番掙扎,沒想到這女的動都不動一下,乖乖就讓我裝進去了。」

家丁提到這張「休書」,突然笑了,問:「大哥,你說這賤人不會真和什麼仙威將軍有關係吧?」

「怎麼可能,那可是仙威將軍,平定了無數叛亂外賊的存在,怎麼會看上一個賤丫頭。

而且就算真有關係,那也肯定是舊情。你說有哪個男人會放着國色天香、背景雄厚的郡主不要,跑來田裡找個賤丫頭。」

「哈哈,說的也是。」

「走吧,雨停了,再晚回去老爺要罵了。」

兩個家丁拉着板車,朝着往家的方向走去。路上,時而有幾個骨瘦如柴,面色蒼白的人向他們討要食物,被他們一腳踹開,死了。

然後就有一群更加骨瘦如柴的人沖了上來,就地啃食這些人的屍體,鮮血染紅了他們的身子。

家丁不屑的撇這些「賤民」,加緊了腳步想要離開,免得染了晦氣,卻不知有一隻紫色的蝴蝶,默默的飛到了盒子上,靜靜地駐足…………

《蝶生怨》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