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刀劍是怎樣煉成的
刀劍是怎樣煉成的 連載中

刀劍是怎樣煉成的

來源:google 作者:岸繁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岸繁 洛綻 都市小說

我們是徘徊者,徘徊於世界與世界的夾縫中,舉步維艱,稍有不慎,就會落入深淵,再找不到回家的路我們可能是超人類,是修仙者,是魔法師,是假面騎士,是外星人,是妖魔,是鬼怪……記住一點,千萬不要太沉迷於力量!「你說的對,但是……」洛綻如是說「此劍名為亞托克斯,血肉魔法所鑄,吹毛斷髮,劍鋒三米三,凈重六百斤四十兩」洛綻撩開衣服,露出腰間的魔刀千刃、流刃若火、闡釋者、軒轅劍……「來,告訴我,你想被砍成幾份?」……這是一個莽夫從同化區殺穿異位面的故事展開

《刀劍是怎樣煉成的》章節試讀:

2031年,8月11日晚,23時24分,陰。

洛綻環視四下無人的街道,路燈幽暗,隨着紅色燈籠的消失,他確定自己已經離開了歌舞伎町。

正如那個女妖精所說,歌舞伎町是她的領域,而這個領域是殘破不堪的,真正的歌舞伎町佔地面積遠不是區區4700米可以囊括的。

即使投影來到同化區,受到一整個世界的壓制,仍然可以帶着領域穿越,並在領域內保留了相當一部分力量。

由此可見,全盛時期的玉面大天尊該是何等強大的存在。

一番街內,她就是主宰,就是唯一,視野所過之處,揮手便可改變地形,手掌生殺大權,除了摘星攬月,幾乎無所不能。

洛綻心馳神往,總有一天,他會騎在那個女人身上,拿刀架着她的脖子。

【阿森羅丸】

【種類:打刀】

【屬性:鋼、陰】

【特殊】

【斬鬼:傳說為大陰陽師蘆屋道滿所打造的退魔刀,對鬼怪異常類生物造成額外30%特攻傷害。】

【森羅:雖是退魔刀,卻有着與眾不同的邪性。阿森羅丸遭受任何損傷都可通過飲血的方式修復自身,同時,持此刀者也受到該效果增益,但要注意,切不可殺戮過盛。

(出刀必見血,斬魂亦斬人,九死路皆空,森羅往複生。)】

【萬象:(未解鎖)】

【評價:這並不是一把尋常意義上的好刀,駕馭它,讓它唱征服!】

洛綻不在意這個評價,對他來說,能殺生的,就是好刀。

毫無疑問,這正是一柄殺氣騰騰的絕世兇器!

時間回到十分鐘前。

歌舞伎町一番街,琉璃宮。

「很有氣勢嘛,少年。」玉面大天尊聽了洛綻猖狂的發言,魅惑地呼出一口醉人煙氣。

「不過,光靠嘴上說說可不行。」

洛綻笑臉盈盈,「那還得大天尊多多支持,畢竟,如果我的對手是您這樣級別的存在的話,我勝算極低。」

「未戰先怯?」玉面大天尊金黛清挑。

洛綻搖頭,「不,我的意思是,你不能讓我赤手空拳地上戰場。」

「我缺一把劍,刀也行。」

說著,他將視線有意無意地瞥向少女背後的白色長刀。

他眼饞這把刀好久了。

名為喑的少女先是懵了一下,洛綻的眼神頗像夏日祭上看到蘿莉的變態金魚佬,嚇得她趕緊抱住長刀,瘋狂搖頭。

「我的!」

少女清潤乾淨的嗓音與奢靡華貴的琉璃宮十分違和。

「咳咳!」面對喑求助的目光,玉面大天尊輕咳一聲,「那把刀是喑喜歡的玩具,不能給你。」

「嗯?」洛綻咧嘴,作勢就要發飆。

讓馬兒跑還不給馬兒草吃,天底下哪有這麼好的事?

「大天尊大人,您這樣很難讓我幫你辦事啊,您也不希望因為我沒有趁手的武器而任務失敗,導致自己一輩子留在我們的世界吧?」

洛綻擺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真正的男人敢於不畏強權。

玉面大天尊沉默片刻,朱唇輕啟,「真是膽大包天的小子,汝在威脅妾身嗎?」

話音落下,驚天的威勢猶如無形的大山憑空拔起,一尊蒼白色的虛影在玉面大天尊的背後若隱若現。

整座琉璃宮都在主人兇悍的威壓下瑟瑟發抖,金子與寶石瑪瑙散落一地,發出震顫的悲鳴。

洛綻瞳孔微縮,心下一橫,梗着脖子,生死看淡。

來嘛,大不了把我腰子噶了!

「……」

駭人的氣勢轉瞬即逝,玉面大天尊有些無語,「但是……」

沒錯,她又說但是了。

洛綻同學乖乖坐下。

真正的男人懂得見好就收。

你小子人設崩得有點快啊,這股子無賴勁兒跟誰學的?

「但是,喑的刀雖然不能給你,我可以給你另外一把好刀。」

玉面大天尊屈指一彈,一個硃紅色的不明物體突然從牆壁內閣飛出,洛綻淡定地伸出右手接住。

【正在收錄刀劍】

分量很足,連帶刀鞘大概有十來斤的樣子。

這樣的刀壓根不是給普通人用的,尋常刀劍也就兩三斤左右,饒是如此,沒有經驗的人不經過大量練習仍然很難順暢揮舞,劈砍個幾十下基本就脫力了。

洛綻很喜歡這個重量,以他的怪力,使用這把刀自然不在話下,輕飄飄的反倒不好發力。

他愛不釋手地在長刀上印着自己的指紋,像是陷入熱戀期的男孩撫摸情人柔嫩的手臂。

「刀如何?」

「潤!」

洛綻一字回應。

「喜歡就好,這把刀跟着妾身有一些年頭了,乃故友所鑄,妾身每次懷念故友死前的慘狀和他憤恨的冤魂時,都會拿出來好好緬懷。」

玉面大天尊巧笑嫣然。

洛綻眯起眼,看來是戰利品嗎。

「過來。」

玉面大天尊將一隻秀美的手伸出紗簾,手臂如玉藕般無暇,手上拈着白玉煙斗,飄飄煙氣裊裊上升。

洛綻坦然自若地走上前,蘭熏桂馥的幽香沁人心脾,帘子後的人影透着朦朧的美。

她正要挪動煙斗,洛綻一把抓住了那皓如凝脂,冰肌瑩徹的小手。

「別亂動。」玉面大天尊嬌嗔道,一點兒沒責怪洛綻僭越行為的意思。

「真不會討女孩子,白瞎了一副好看的皮囊。」

「有沒有人告訴過你,當你滿懷殺意時候,最好不要表現得太明目張胆,因為你全身的精氣神都凝聚成一柄利刃出鞘的刀劍,即使不擺出攻擊的姿態,看起來也會非常危險。」

「就像現在這樣。」

玉面大天尊吐氣如蘭,「怎麼?在出征前,是想先斬了妾身練練手嗎?」

她說話間,洛綻眼中沸騰的殺機逐漸收斂,最後古波無瀾,他又變回了那個人畜無害的大男孩。

「多謝指教,年紀小沒怎麼殺過人,才疏學淺,下次會注意的。」

洛綻笑着鬆開她的手。

「呵呵,實話告訴你吧,那把刀本就是為你準備的,沒有它,你連傷及吾等存在分毫的資格都沒有。」

玉面大天尊輕巧地用煙斗凸起的底部燙了洛綻一下,然後將手收回床簾。

「這是給你的臨別禮物,等你山窮水盡的時候再用。」

洛綻看着左手虎口處,煙斗沾之即走後留下一個玲瓏可愛的白狐紋理。

不疼,暖暖的,痒痒的。

玉面大天尊輕輕鼓掌,「好了,吾的勇士,現在武器也有了,buff也上了,該輪到汝為妾身英勇赴死的時候了。」

buff……天尊您挺潮啊,網絡用語用得挺溜。

「快上路吧,我那位老友啊,沒猜錯現在應該在結繭重生呢,你要是運氣好的話,用不了吹灰之力就能殺了他。」

「重生?」洛綻愣神。

「我那位老友有重生的天賦,每被殺死一次都能通過結繭的方式復活。和你一起進來的那幾個人確實有些本事,竟然能連着殺死他兩次,可惜啊,時機有點兒晚了,稍微早幾分鐘的話可能就用不上你了。」

洛綻沉思,和他一起進來的人,顯然是指霍長豐三人,原來他們已經動過手了,但聽起來好像是失敗了。

「你說的早幾分鐘是什麼意思?」

「嗯哼~」玉面大天尊打了個響指,輝煌閃耀的穹頂頓時裂開。

一輪猩紅詭譎的圓月當頭映照。

「意思是降臨區域進入下一階段了。那傢伙和妾身不同,他沒有領域,所以自身實力被壓制到只剩千分之一,可隨着降臨的同步率不斷增加,他的力量會逐漸解放。」

「想要殺死他只有兩種方法,一是趁他結繭的時候刺穿他的心臟,二則是用遠超他恢復速度的強大攻擊將其滅殺!」

「當然,如果第一種方法你失敗了,第二種你又辦不到,那還有第三種選擇。」

玉面大天尊嬌媚地笑道:「用那把刀把他砍得稀碎!」

洛綻凝視刀鞘,旋即自信地勾起嘴角。

「我明白了,敬請靜候佳音吧。」

「呵呵,妾身一直相信你啊,畢竟你可是有着成為斬鬼人的潛質。」

「那麼,祝君,武運昌隆——」

《刀劍是怎樣煉成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