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丹皇武帝
丹皇武帝 連載中

丹皇武帝

來源:外網 作者:實驗小白鼠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實驗小白鼠 玄幻魔法

作者官方公眾號:實驗小白鼠V(微信號:XBS9188) 十萬白衣舉刀鎮天門!百萬惡鬼抬棺戰崑崙! 鳳冠霞帔,血衣枯顏,骨燈血燭照輪迴! 千年前,一代神皇於百族戰場血戰稱霸,開劈萬世神朝,衝擊無上帝位,欲成就第九帝族。然群雄相阻,百族逆行,神皇稱帝之際戰死登天橋。天后泣血,哭嘯東南,引神朝最後殘軍浴血殺出百族戰場。為保神皇再世輪迴,天后燒血焚骨照九幽,修羅捨身扛棺下黃泉,三十六鎮國戰將舉刀化石永鎮東南天門。皇朝忠魂舉祭天之力,共守神皇輪迴重生,再臨九州。 千年後,神皇金身於蒼玄重生。展開

《丹皇武帝》章節試讀:


  
  轟隆!文彥拍出的烈焰竟然被強勢撞碎,虎頭卻凝而不散,轟在了他的面門上。
  文彥猝不及防,慘叫着翻飛出去,滿臉血肉模糊。
  姜毅微微動容,對萬獸天皇拳的近戰威力感到吃驚,不愧是聖級武法,夠霸道。
  但是,驚訝歸驚訝,攻勢卻沒有任何停止。
  姜毅疾速狂奔,出手無情,在文彥慘叫着落地的剎那間,從他身邊擦身而過。
  噗嗤!手起刀揚,鋒利的鎢鋼短刀切開了他的喉嚨。
  「小混蛋,你今天必死無疑!」
  桑正奇目睹同伴慘死,怒火中燒,靈力洶湧的向著大樹里注入。
  老樹猛烈搖晃,像是要拔地而起一般,粗壯的藤條朝着姜毅接連轟殺。
  姜毅靈活閃避,但是黃瑤出現在了前面,一股股狂風像是浪潮一般狂涌而至,立刻吞沒了他,身體當場失去平衡,幾乎要被甩飛出去。
  轟隆!後面十幾顆藤條像是重拳般轟在了他的後背,打得他一個踉蹌,鮮血破口噴出。
  「死!」
  弓子安像是毒蛇般從旁邊竄出來,捲起凜冽的劍潮,朝着姜毅卷了過來。
  千鈞一髮之間,燕輕舞提劍殺到,半路攔截,一語未發,攻勢卻異常凌厲。
  作為金陽宮上宮弟子,認真起來的燕輕舞非常強勢,轉眼便壓制住了弓子安。
  姜毅強提口氣,穩穩半跪在地上,揚起鎢鋼弓,正要鎖定前面的黃瑤,面色忽然大變,厲聲大吼:「燕輕舞,快逃,它們來了!」
  突然的聲音非常凄厲,好像還帶着驚恐的顫音。
  什麼來了?
  燕輕舞和弓子安立刻避開,遠處的黃瑤都猛地回頭。
  但就是這一刻,姜毅表情驟凝,手裡的鎢鋼箭剎那脫弓,朝着黃瑤轟了過去。
  壞了!黃瑤回頭什麼都沒看到,就意識到被騙了。
  她立刻就要竄出去,向著旁邊躲避。
  但是,起身的剎那間,一股巨大的力量貫穿了胸腔,消瘦的身體都帶着翻了出去。
  弓子安和桑正奇都停在那裡,難以置信的看着被洞穿了心口的黃瑤,又看向了正在起身的姜毅。
  他們雖然憤怒又狂躁,卻在這一刻感受到了一股無法言喻的寒氣。
  這小傢伙真的只有十三歲嗎?
  這哪是什麼狡猾,這簡直就是一個身經百戰的殘忍殺手!「你死了!」
  姜毅起身的同時,順勢搭上了第二支弓箭,鎖定了遠處樹冠里的桑正奇。
  桑正奇立刻驚醒,調動全身靈力再次注入大樹,控制着樹杈胡亂飛揚,要阻擊鎢鋼箭。
  但是,姜毅拉開鎢鋼弓的那一刻,卻突然一甩,鎢鋼箭朝着不遠處的弓子安轟了過去。
  弓子安瞳孔一縮,立刻躲避。
  鎢鋼箭脫弓而去,上面纏繞着姜毅最後一張爆炎符。
  轟隆!猛烈地爆炸,震蕩山林,掀起恐怖的烈焰,吞沒了弓子安,把燕輕舞和姜毅都卷了進來。
  「該死!」
  樹冠里的桑正奇第一次感受到了危險。
  這小東西比殺手都精明,比猛獸都殘忍,那矯健的身姿靈活的反擊,竟讓他從心裏冒起了一股寒氣。
  「姜毅,你瘋了。」
  烈焰里傳出燕輕舞的怒叱,雖然已經跟弓子安分開了距離,可是猛烈地火勢還是把她卷了進去,全身大面積燒傷,衣服都差點燒盡了。
  弓子安則慘叫着撲出了烈火,渾身冒着黑煙,狼狽不堪。
  這小混蛋有多少張火符?
  又是鎢鋼箭,又是火符,他們還怎麼打!「姜毅呢?」
  桑正奇眉頭一皺,仔細的從正在散開的火焰里尋找姜毅的身影。
  這小子很可能又要搞偷襲。
  「弓子安小心……」桑正奇正要提醒遠處的弓子安,卻面色微變,猛地轉頭。
  姜毅抓着粗壯的藤條竄過來,像是矯捷的獵豹一般,面目猙獰,手裡攥握的鎢鋼刀朝着他劈了下去。
  桑正奇瞳孔一縮,暗道一聲完了。
  噗嗤!鎢鋼刀落下,鮮血噴濺,一顆腦袋飛了出去。
  姜毅站在逐漸寧靜的樹冠上,劇烈的喘着粗氣,盯着遠處的弓子安:「就剩你自己了。」
  弓子安拍掉全身火焰,驚得後退兩步。
  看看這個,再看看那個。
  三具慘死的屍體讓他不寒而慄。
  燕輕舞都顧不得喝斥了,看着樹上那道身影,竟然也感受到了一股寒氣。
  姜毅這幾年到底是怎麼歷練的?
  他是天天都拚命嗎?
  「我還有三支箭,第一支……」姜毅從青銅塔里招出鎢鋼箭,緩緩拉開,鎖定了弓子安:「跑起來!」
  弓子安下意識就要離開,卻猶豫了會兒,停在了那裡,他已經領教了鎢鋼弓的厲害,能避得開一支兩支,避不開第三支,他一咬牙迎着姜毅道:「生死門沒有逃跑的懦夫,小東西,你提醒你,生死門不只有我們這幾個,也不只是我們這點實力。
  惹了生死門,定生生纏你到死!」
  「嘭!」
  鎢鋼箭脫弓,精準爆頭,箭勢強勁,餘威不減,深深插進了後面的樹榦。
  姜毅從樹上跳下來,劇烈的喘着粗氣。
  燕輕舞眼神怪異的看着他,雖然知道了這小瘋子不簡單,可還是沒想到他能做到這種程度。
  「我可以挑戰白華了?」
  姜毅緩了口氣,走向了弓子安。
  燕輕舞回過神來,遞給他幾顆丹藥。
  「不是我打擊你,你還是不夠資格。」
  「擂台挑戰跟叢林廝殺不一樣,何況他們只是三四品靈紋,修鍊的都是靈級武法。」
  「白華是六品靈紋,修鍊的都是高深的玄級武法。」
  「你能在森林裏殺他們三個五個,擂台上卻傷不到一個白華。」
  「我說的是事實。」
  姜毅沒理會燕輕舞的話,從弓子安後面的樹上拔下鎢鋼箭,搖了搖頭:「可憐的傢伙,被嚇死了。」
  什麼意思?
  燕輕舞忽然問道:「你還有幾支箭?」
  「一支……」姜毅晃了晃剛拔下來的鎢鋼箭,又從黃瑤那裡找到第二支:「兩支……」燕輕舞無語的看了他一會兒,把她那邊的鎢鋼箭撿起來,扔給了姜毅:「三支?」
  「解決四個,還剩兩個了。」
  姜毅正要尋找火鷹,卻發現遠處激烈的廝殺已經結束了,火鷹在高空盤旋了會兒,也離開了那裡。
  「那兩個死了?」
  燕輕舞有些意外,這麼快就結束了嗎?
  「過去看看。」
  姜毅沒有爆炎符了,單靠鎢鋼箭還威脅不到那兩個最強的,但他還是走了過去。
  如果死了,他就放心了。
  如果沒死,他正好補一箭。
  姜毅來到火鷹跟黃雄廝殺的地方。
  這裡已經是一片焦土,地面崩塌,塵土飛揚,大量的林木被燒成灰燼,混亂的場面能想像到戰況的慘烈。
  一具燒焦的屍體趴在地上,身體破爛不堪,死狀凄慘。
  但是,只有這一個。
  「另一個應該是逃了。」
  姜毅在周圍找了一圈,找到了點點血跡,一直延伸到了很遠處的河道。
  「剛才那頭火鷹在這裡盤旋,應該是在尋找他。」
  姜毅順着河道往下找,絕不能給自己留下什麼隱患。
  燕輕舞看天色不早了,想提醒他儘快往回趕,但是姜毅的樣子顯然不像是會聽勸的,只能在後面跟着。
  姜毅順着河道找了幾百米,發現了一灘水跡,還有斑駁的鮮血。
  「找到了。」
  姜毅握緊鎢鋼弓,悄悄的順着血水追了上去,但是……「小東西,我就知道你會來。」
  「聰明反被聰明誤了。」
  「今天,你得死!」
  一個渾身濕漉漉的男人就站在不遠處,左臂已經碎裂,胸前被利爪撕開了兩道傷口,皮肉外翻,觸目驚心。
  但是,他面目猙獰,充血的眼睛正死死盯着姜毅。
  正是黃雄!「燕輕舞,快退!」
  姜毅厲喝,鎢鋼弓猛地拉緊,剎那脫手,沉重鋒利的鎢鋼箭旋轉起呼嘯的勁氣,爆取黃雄。
&entent ">

《丹皇武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