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大明鎮海王
大明鎮海王 連載中

大明鎮海王

來源:外網 作者:中華田園牛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中華田園牛 都市言情

弘治十年,這是大明王朝美好的中午。此時,小冰河期已經來臨,綿長的嚴寒肆虐大地,也同樣在吹打着這個土地兼并日益嚴重的王朝。此時,歐洲的文藝復興運動猶如一道耀眼的光芒刺破中世紀的黑暗。此時,俄羅斯剛剛擺..展開

《大明鎮海王》章節試讀:

♂nbsp;

「唉,科舉是考不成了,我一個現代人考八股文,估計現在的秀才身份都要被人給剝奪了吧。」

「可是不去考科舉的話,一時半會也想不出該做些什麼,朱重八給所有的人定下了身份和職業,軍戶是軍戶,工匠是工匠,世世代代,子子孫孫都是如此,想要跨行搞副業那是絕對不允許的,特別是對於我這種無權無勢的平頭老百姓而言,難道要安安分分在一畝三分地上勞累到死?」

劉晉枕着頭,思索着以後的出路,可是想來想去,似乎好像也只有科舉這一條道路是比較好的道路。

可是偏偏劉晉是後世之人,想要走科舉之路,學四書五經來翻身,想到這裡,劉晉都忍不住愁眉苦臉。

「還是要看看如何激活我的私人定製金手指吧,不然真的要給穿越大軍丟臉了。」

想起腦海中的金手指,劉晉忍不住再次嘗試起來,看看是不是能夠有新的發現。

然而無論劉晉如何嘗試,依然沒有任何的作用,依然還是老樣子,似乎真的是需要什麼條件才能夠激活。

「張大夫,麻煩您走一趟了,晉兒已經昏迷一天了,至今都還沒有醒來,他要是有個三長兩短…」

就在這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同時伴有一個女子帶着細微哭泣的聲音。

「令郎是怎麼昏迷的?」

聲音越來越近,張大夫也是一邊走一邊問起一些情況來。

「哎,唐老爺想要侵佔我的十幾畝田地,故意找人在上游截掉我家田裏面的水,我兒氣不過就去找他們理論,誰想被人推倒撞到了石頭上面,都昏迷一天多了。」

「唐老爺家財萬貫,有着幾千畝良田,為何還要處處為難我們這孤兒寡母的。」

劉晉的母親王氏一邊走也是一邊哭,說到傷心處,淚水也是忍不住一滴滴的掉下來。

「夫人不用過於擔心,令人吉人自有天相,年紀輕輕就已經是秀才公了,只等明年高中,自然也就不用擔心被人欺負了。」

張大夫也是不斷的安慰王氏,張大夫一向也是妙手仁心,醫術非常不錯,更為關鍵的是願意給窮人看病。

兩人說話之間就來到了劉晉的房間,劉晉自然繼續裝着昏迷不醒的樣子。

「麻煩張大夫了。」

來到劉晉的房間,王氏見劉晉還昏迷不醒,眼淚嘩啦啦的掉下來。

劉晉的父親死的早,丟下了這孤兒寡母,王氏含辛茹苦的將劉晉養大,還培養劉晉讀書、考功名,單單是靠家裏面的這十幾畝田地那是遠遠不夠的,這其中的辛苦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非常慶幸的是劉晉從小也是一個懂事的孩子,知道自己辛苦,懂得體恤王氏的難處,從小刻苦讀書,現在也不過才17歲就已經考到了秀才的功名。

明年要是能夠一舉高中,成為舉人老爺的話,所有的一切付出自然都是值得。

可是偏偏出了這樣的事情,這劉晉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王氏都不知道這以後的日子該怎麼過下去。

張大夫來到劉晉的床邊,仔細的給劉晉把脈。

「令郎脈象平穩,應該是沒有任何的事情。」

很快,張大夫把脈完畢,微微沉吟一番說道。

「那為何他一直昏迷不醒?」

王氏一聽,頓時也是鬆口氣,可是一看到劉晉始終昏迷不醒,也是着急的問道。

「令郎是撞到哪裡了?」

張大夫想了想問道。

「後腦這裡。」

王氏急忙扶起劉晉,將劉晉受傷的地方露出來給張大夫看。

「這個唐老爺,他這是要存心致人於死地,令郎也真是命大、福大,這樣都沒事。」

張大夫仔細的檢查劉晉受傷的地方,一邊檢查也是一邊忍不住說道。

「令郎脈象平穩,一直昏迷也應該是腦部受到重擊的原因,不用過於擔心,只是…」

張大夫仔細的檢查完畢,忍不住搖搖頭說道。

「只是什麼?」

「還請張大夫直言。」

王氏一聽,頓時就急了。

「只是令人造此一劫,這腦部受傷,說不定以後會變的渾渾噩噩,輕則丟失記憶,嚴重的話說不定還會變成傻子。」

「哎」

張大夫說完也是嘆口氣,拿起自己的行醫箱,也是準備離開,這種昏迷的現象藥石無效,只有等他自己醒來了。

「我的兒啊」

聽到張大夫的話,王氏頓時忍不住趴在劉晉的身上哭了起來。

這些年,再苦再累她都無所謂,因為劉晉是她所有的一切,現在聽到這樣的噩耗,想到自己兒子以後的人生,這哭的就更加傷心了。

「娘」

劉晉覺得自己不能再裝下去了,不管怎麼樣,既然穿越到了這裡,接受了劉晉的一切,自然也是要認眼前這個王氏。

所以劉晉也是慢慢的睜開了眼睛,輕輕的喊道。

「晉兒,你醒了!」

聽到劉晉的聲音,王氏一下子來精神了,連忙看着劉晉。

「娘,孩兒沒事,讓您擔心了。」

劉晉看着眼前的王氏,衣着雖然破舊,但是收拾的非常整齊、乾淨,滿臉滄桑,不過依然能夠看得出來,她年輕的時候肯定是一個標緻的美人。

「列祖列宗保佑,我兒沒事了。」

聽到劉晉的話,王氏也是連忙跪下來向祖先報喜。

「夫人,看樣子令郎並無大礙,說不定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想必明年定然能夠一舉高中,到時候自然也就不怕那個唐老爺。」

一旁的張大夫見劉晉醒來,也是笑着安慰王氏。

「張大夫,謝謝你。」

劉晉看向張大夫,這張大夫穿着灰色的長袍,留着山羊鬍,面目慈善,背着一個行醫箱,從劉晉的記憶當中知道,這個張大夫為人非常不錯,特別是對窮苦人家,很多時候都是不收診金,免費幫人看病。

對於這樣的人,劉晉發自內心的尊重。

「不必言謝,我也沒有做什麼。」

「你剛剛醒來,要多注意調養,另外唐老爺還是不要去招惹了,你要留着有用之軀,等你高中,他自然是奈何不了你,到時候想要報仇雪恨也未嘗不能。」

張大夫摸着自己的山羊鬍子,對劉晉叮囑道。

「我曉得,不管怎麼樣,還是要謝謝張大夫您。」

劉晉點點再次表示感謝。

「夫人,劉公子,在下先告辭了。」

張大夫點點頭,然後直接告辭,也不等王氏和劉晉有所表示,快步的往外面走去。

「張大夫,先等一等」

王氏一看,連忙追了上去,一邊走也是一邊從袋子裏面拿出十幾文錢。

「張大夫,麻煩您走一趟,這是診金,還請您一定要收下。」

「夫人,令郎依然無恙,我也沒有做什麼,無功不受祿,還請收回。」

「這怎麼能行,勞煩您走一趟,這診金無論如何也是要收下的。」

「夫人,令郎要多加調養,明年又要參加秋闈考試,我也知道你們家的難處,這診金真的不能收,只是希望令郎將來高中,為官一任的時候能夠造福一方。」

張大夫說完這話,也是頭也不回,快步離開了劉晉的家。

劉晉在床上,沒有出去,聽到的只是聲音,不過也大致能夠腦補出外面的一切。

很快,王氏就走了進來。

「張大夫是個好人,晉兒,當要記住張大夫的恩德,以後如果你有出頭之日,一定要報答。」

王氏看劉晉沒事,也是放下心來,想到張大夫來一趟,連杯水都沒喝,也是對着劉晉叮囑道。

「嗯」

劉晉鄭重的點點頭,心裏面也是默默的記住了張大夫。

「晉兒,我去給你煮點面來,你昏迷了一天一夜,肯定是餓壞了。」

王氏看劉晉並沒有變的渾渾噩噩,更不像傻子,也是重重鬆口氣,想到劉晉已經昏迷一天一夜,也是趕緊往外面走去,準備給劉晉煮點吃的。

「咕咕」

這時劉晉的肚子叫了起來。

劉晉摸摸自己的肚子說道:「我是真的有點餓了。」

「你先休息,好好休養,我去煮碗面來。」

王氏見劉晉知道餓,那更是滿臉笑容,一邊叮囑也是一邊往外面走去。

「嘶還真是夠疼的。」

王氏一走,劉晉也是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這裡一陣劇痛傳來。

「聽張大夫的話,這個唐老爺似乎要置自己於死地。」

劉晉的腦海中回憶起關於唐老爺相關的記憶和內容來。

害原主人劉晉昏迷,便宜了後世劉晉的唐老爺是周圍鄉里的一霸,有家財萬貫、良田千畝,可偏偏是為富不仁,橫行鄉里,欺男霸女。

《大明鎮海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