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帶崽逃荒,她靠空間制霸種田界
帶崽逃荒,她靠空間制霸種田界 連載中

帶崽逃荒,她靠空間制霸種田界

來源:google 作者:一顆仙草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楚闕行 顏卿依

【逃荒+求生+空間+虐渣+養娃】現代一個二逼女青年騙了熊孩子兩塊錢,一睜眼發現自己穿到一個古代農女顏卿依身上,身上的異樣容不得她多想,拽着一旁受傷不動彈一個男子到樹叢中,「別怕,我有錢」身上還有三張卡,雖然三張卡一起都沒有超過三百塊,也絲毫不影響她大放厥詞某男子吐血不止春風一度後發現賊老天坑她坑得不要不要的,四處河床乾枯,餓殍遍地顏卿依摸了摸胸口,不慌,空間在手,養三個崽還不是分分鐘的事多年後,軟萌軟萌的三個崽崽看着給娘親端茶倒水的男人,不屑一顧,現在才知道過來討好,賣萌就能讓我們一家人認他了?天都沒黑,倒想得挺美!三個萌娃雙手叉腰,鼓着臉,大聲喝道:「壞人,我們當你是好叔叔,你竟然想跟我們搶娘親!」展開

《帶崽逃荒,她靠空間制霸種田界》章節試讀:

顏卿依做夢都沒想到,自己就騙了小孩子兩塊錢,結果被一道雷給劈死,魂穿了!

她忍着劇痛掙扎着站起來,摸了摸發痛的額頭,結果摸到一股暖流。

她意識有些模糊,一些畫面閃過腦海,不禁罵了句娘。

她附身的這個姑娘,被自己親爹下了葯,要送去給一個糟老頭子做小妾。結果姑娘家性子烈,從一旁的山頭上跳了下來,摔死了。

「呼——」

她吐了一口氣,身上散發的熱氣和難過的感覺讓她明白那藥效並沒有因為原主死了消退。

她爹可是下了猛葯的,她這時候要是找不到個男人,怕是剛穿過來就又要嗝兒屁了!

就在她發愁的時候,身後傳來一聲清冷的男聲:「你是何人?」

顏卿依回頭,只覺得對方比自己高了快兩個頭,渾身散發出一股寒氣。

心道:上天眷顧,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

楚闕行藉著月光看着一個臉上灰不溜秋,全身打着補丁的女子,還以為是他二弟找來想要羞辱他的人,便要開口喊自己的手下過來將這女人拖走。誰知道他剛開口還沒叫出聲兒呢,就被眼前的女人捂住了嘴巴。

楚闕行還沒反應過來,被人勒住了脖子給拖到了一旁的小樹林里。

「放肆!」楚闕行咬牙切齒的望着騎坐在自己身上的女人,若不是他身負重傷,早就將眼前這女人給打死了!

顏卿依也不想的,她也不知道自己哪裡來的這樣的力氣,直接將這男人給拖進了小樹林。

不過,歸根究底...這男人也太弱雞了。

「大哥、你,你別喊!我是好人!」顏卿依感受到身上的異樣,忍不住扭動着自己的腰身。她可憐兮兮的看着楚闕行,道:「我、我被人下了葯,需要你幫幫我。你放心,如此月黑風高夜,你我都不會曉得對方究竟長了一副什麼面孔。你放心,自此一戰,咱倆互不相欠!天涯路遠。」

她怕身下的人會喊出聲,還不忘將衣服塞進他嘴裏。

顏卿依也是頭一次幹這種事,有些不大熟練。

她只覺得身下的人力量微薄,能很好的被她掌控。

意亂情迷之時還聞到了血腥味兒,她摸到此人的腹部纏滿了繃帶,想必是受傷了的。

楚闕行活了二十五年,他從未想過他堂堂南陵國戰神,一代血衣侯——竟然被一個女人給玷污了!

「咳!」楚闕行氣急攻心,喉頭一甜,一口血湧出又被他給咽進去了。

顏卿依和楚闕行道個歉:「大佬,我也是頭一次做這種事沒經驗,你、你別往心裏去!事後我一定把我所有的錢都給你!我有三張銀行卡呢!」

雖然,三張卡加一起不足三百塊。

楚闕行根本就聽不懂這女人在說什麼,他只覺得十分的憋屈。

他前些日子不慎身負重傷,為了避免傷情嚴重,他封了自己的真氣在此處養傷。卻沒想到,竟然被人月下黑了!

此刻的楚闕行,就像個任人宰割的小白鼠一樣被顏卿依折騰着。

他身上的傷口不慎裂開,鮮血也浸**他的衣衫。

許是顏卿依察覺到了,可她早就沒了理智,也顧不得眼前人有沒有受傷了。

楚闕行拼盡所有的力氣,忍着身上去劇痛撤掉了自己嘴裏的衣裳,一個轉身便反被為主。他一雙黑眸死死地盯着顏卿依,喘氣說道:「女人,你竟然敢這般折辱本侯,本侯一定讓你生不如死!」

顏卿依哪裡管得了什麼猴不猴的?她只覺得自己快要死了。

「你、你行不行?不行就給我起開!」

很好!

先是折辱他一番,如今又說他不行?

楚闕行冷笑起來,一時間怒氣沖沖,忘了喊人。

他今天就算是真的不行,也得行!

長夜漫漫,靡靡之音響徹整個小樹林,驚走了無數飛鳥。空氣中瀰漫著複雜的氣味,一時間也分不清是鮮血還是其他。

事後,顏卿依清醒過後發現身旁的人早就沒了聲響,心裏咯噔一下:天哪,他該不會是死了吧?

她伸出白皙的小腿,踹了兩腳躺在地上的楚闕行。

楚闕行發出兩聲悶哼,也沒動一下,只是虛弱的說:「你這個女人,本侯一定會殺了你!」

他全身都在痛,似乎全身的筋脈都逆行了,痛的他冷汗都下來了。

藉著月光,顏卿依瞧見了躺在地上小可憐模糊的臉,一頭墨發散在身下,很是誘人。

顏卿依不知這是哪個倒霉蛋,她想起方才的話,也很怕。

她爬起來對着地上的人鞠了一躬,說:「對不住了,不過...你也不吃虧!」

顏卿依突然紅起了臉,她望了望四周,見沒人來,立馬忍着痛起身將這人所有的家當都打包了起來——扭頭就跑!

顏卿依怕他一會兒緩過來會追上自己,又好心將他所有的衣物都帶走了。

第二天清晨,薄霧退散而去露出周圍的場景——清幽的樹林里傳來幾聲清脆的鳥兒叫,一旁的落葉上躺着剛剛蘇醒過來滿眼通紅且渾身**的楚闕行。

楚闕行忍着身上的劇痛撐着身子坐了起來:「有種你這輩子,別讓我找到你!啊——!」

一代血衣侯,征戰沙場,殺戮無數的楚闕行,栽到了一個女人手裡!

楚闕行的親信司銘和他的好友葉離來給楚闕行送飯,正瞧見楚闕行**着撐着半邊身子坐在地上。身上的繃帶被鮮血染紅了,身下的樹葉也沾滿了乾涸的血跡。有那麼幾片調皮的樹葉落在他的關鍵部位,做了些許遮擋。

看到這一幕的二人都愣了,還是司銘最先反應了過來首先沖向楚闕行將身上的外袍褪下給楚闕行披上了。

「侯爺!您、您這是怎麼了?」

葉離也大步上前,幫着將楚闕行給扶起來,面色焦急:「阿行,發生什麼事了?」

楚闕行紅着雙眼,好似一頭嗜血的野獸。

他看向葉離,咬牙切齒道:「葉離,去、將昨夜那個女人給我找出來!我要將她碎屍萬段!!」

楚闕行的吼叫聲驚走了一旁在樹上休息的鳥兒,司銘和葉離看着他此刻的模樣,心裏似乎是明白了什麼。

葉離看着他通紅的雙眼還有身上留下的痕迹,『嘩啦』一聲打開了手中的摺扇,遮住了他半張臉:「哦~看你這樣子,是被人家月下黑了啊?」

他說著,眉眼彎彎,嘴角上揚:「好看嗎?如何?」

這話,刺激得楚闕行一口鮮血湧出,從嘴角溢了出來。

「你、你——」他話還沒說完,雙眼一翻,氣暈了。

之後,楚闕行一直讓在在找那晚上侮辱他的女人,結果這一找,就是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