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錯槍
錯槍 連載中

錯槍

來源:google 作者:延重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關龍逢 奇幻玄幻 時奚

諸天分三天,太衍玄雍凡人間夏末年,天下大亂,群雄並起,共分政道,以求皇業九道諸侯路,共赴天下爭權千萬人軍馬,共決西海城樓在這個混亂的時代,諸天大義交到時奚手中,我等且看他如何逆轉乾坤展開

《錯槍》章節試讀:

「別忘了把我的衣服也洗一下!」

剛把高老頭安置好,時奚才發現原本潔凈的白袍早就被老頭那油膩的手抹的到處是油,剛換好衣服準備去鄱陽湖洗衣服就被高老頭使喚起來了

洗完衣服,時奚站在鄱陽湖的岸邊,抬頭看着天空,不時有流星划過,今天帶給時奚的不僅僅是震撼,更是天似的擔子!

古帝所說的諸天大劫時並沒有直接說明諸天大劫是什麼,只是說一旦那個金色水珠選擇了他,那麼他就是大劫的第一個承受者也是最關鍵的環節

時奚伸出左手,摸了摸無名指上那個金色戒指,藉助着星光細細觀賞,戒指和平常戒指並無太大區別,只是有着些許古老的紋理而已,在星光的照耀下似乎正在緩緩移動

「你再不回來,你今天就別回來了!」時奚正在遐想的時候,高老頭的呼喊把他拉回現實,端起洗衣用的木盆快步走向船艙…..

旭日不斷落下變成殘陽,大道之上一男子的影子被拉得很長,男子身披破敗的麻衣,一塊破布遮蓋着臉龐,露出眼睛,右臂空空蕩蕩伴隨着夕陽下的微風徐徐飄蕩

男子抬起左手看向前方一座巍峨的城牆屹立在沙地之中,城牆上陽關二字赫然映入男子眼中,陽關屹立擎天洲和南赤甲洲千年,因多起戰亂城牆上儘是一些坑坑窪窪,給陽關增添了些許輝煌

男子正恍惚間,城牆上巡邏的甲士看到男子站立在陽關之前喊道:「何人?來陽關何事?」

「回家啊,回家!」男子衝著樓上甲士喊道

雖說有些沙啞但是甲士還是能聽出男子口中帶着濃濃的本地音,再者就算男子是南赤甲洲的亂民也不敢在陽關放肆,甲士揮了揮手城門緩緩打開,不同於陽關城牆上的戰損陽關內一片祥和街上小販的吆喝聲充斥着整個陽關

「喲,還沒死呢?不應該啊!」陽光內,一酷似乞丐的老頭看向男子,顫顫悠悠的提起手中的酒壺走向男子

白衣布袍早已破敗不堪,雙眼大概因為多年飲酒早已變得渾濁不堪,伸出那先前吃燒雞而不洗的手想拍拍男子的右臂卻被男子用左手拍去

「你都沒死,我憑什麼死?」男子看向老頭說道,引來老頭一陣白眼,兩人緩緩向陽關內的大街上走去,起初身邊的商販看到一個沒了右臂的男子和一個經常賒賬賣酒的老頭在一起走還有些驚奇,但轉念一想從陽關外進來的人大多都很奇葩,甚至有些人直接從天上御劍或者乘着寶器掠過陽關

但是有些商販看着看着竟是從商鋪里走出來細細打量着男子,不一會一個背負着孩童的婦人便跑到男子面前,身體不禁有些抖動顫顫巍巍的說:「小言,你那些的弟兄們呢?沒跟你一起回來嗎?」說著婦人還張頭看了看男子身後

「嫂子,刀哥….刀哥他回不來了!」男子低下頭小聲道,婦人聽到後身體開始不斷抖動,扶着身邊商販的小鋪子勉強穩住身軀,眼淚開始不斷地往下流,

聽聞有人從南赤甲洲戰場歸來,不斷有商販或者農夫等人前來團團圍住簡言之,「這是投身名狀,戰死的人的名狀我都拿回來了,若是沒有那就是沒回來,最近軍中急需軍士,或許等下一個滿日就可以回來了。」

說著簡言之從懷中取出厚厚的一沓投身名狀,不一會人群中便傳出哭聲而那些並未收到親人名狀的人便反過來安慰起那些痛哭的人,失子或失夫又或者失去兄弟

斷繩專挑細薄處,蒼天專挑苦命人

「你信不,這些人在痛苦的煎熬之後,內心會更加堅定的派遣自己的骨肉兄弟前往戰場,失去親人固然痛苦可是一人死而萬人生的道理他們也不是不懂,唯有國後有家,這就是陽關為什麼在此處屹立千年而從未被人攻破並且成為天下第一大關的原因,陽關人人不怕死,年少之時便知家國情懷便知唯有刀劍上出真理!這點你簡言之也懂,不然你也不會去那個地方了!」

老頭拍了拍簡言之的肩膀自顧自的自嘲道,「就我這一把老骨頭還想着去戰場殺敵,若是天下人人如此何懼那些反叛之徒!」

「你那小廟可還未曾移動半分啊,一直對着這個城門,很難吧!」簡言之衝著老頭道,「天下大道如此,我就算是想挪動也是挪不掉的」老頭露出僅剩的幾顆牙齒笑道,「最起碼理應如此!」

簡言之沒有搭話,只是對他擺了擺手逐漸向城內走去……

夏天狼盤坐在龍椅上直勾勾的看着前方正在上奏的大臣

「皇上,今兩洲稱王,一洲戰亂,實乃不幸,但為了保證大夏的江山,微臣以為,應該派兵前往其餘五洲,以保皇權!」一二品文官跪在地上說道

「我不這麼認為!皇上,世人都有防衛之心,您若突然發兵,恐怕其餘五洲會有所反抗!」文官話音剛落,另一個二品文官走出跪在地上道,「卑職認為,不如直接派人送去聖旨!讓他們做諸侯王而不是自立為王,而且現我朝兵力匱乏,若是執意冒進恐怕會造成不必要的損失!」

聽見兩人的建議,夏天狼並沒有直接同意某個人的建議而是揉了揉太陽穴,將奏摺放在一邊開口道:「來人,除了沒有洲主的南赤甲洲,其餘洲主十五日內來皇宮我有事商議!」說罷,直接離開大殿留下一群愣在原處的群臣

「我就知道,你會在這!」端坐在夏朝靈廟的夏天狼正在看着上面的十幾塊靈位,身後傳來一個老人的聲音

「龍叔,如果陷入這樣的處境,我父皇應該怎麼辦?我應該怎麼辦?」夏天狼沒有回過頭小聲的說道

「你父親的死,到現在都沒有確切的證據直接指向是他原凱做的,放心有人已經開始查了,你也不必太過放在心上,但是你父親最不願看的場面還是發生了!」

老人坐在夏天狼身邊道:「今天你在皇宮對那些臣子說的我都知道了,記住無論做什麼,你自己都要仔細掂量掂量到底對不對,今天你做的很好,我期待你十五天之後會對他們說些什麼」

夏天狼聽後並沒有接話,只是站起看着他父親靈位,看的出神……

「小子,走跟我出去走走!」剛起床高老頭對着時奚道,「真不知道你小子走的狗屎運!啥好事都讓你碰到了!」

「去哪?你怎麼這麼多事呢!」時奚睜着惺忪的雙眼問道

「去你的吧,你大師兄二師兄要是有你這樣運氣,哼哼,大劫能讓你扛?」高老頭一臉嫌棄的對着時奚道

「到底啥事?」時奚翻了個白眼問道,「你知道現在的夏朝皇帝是誰嗎?」高老頭問道

「不就是那個剛繼位的夏天狼嗎?」時奚疑惑的問道,什麼事又牽扯到他了?

「哎,那小子心眼可是比你多太多了,外柔內剛,里表不一說的就是他!」高老頭道,「要不然原凱也不會去親自試探他了!」

「這和你說的好事是什麼?」時奚站起問道

「他十五天之後會召集其餘七洲的話事人去一趟皇宮,你就跟着咱們南赤甲洲的人去一趟皇宮!」高老頭道,「你去了皇宮直接去東太極殿把你大師兄的玉佩放在地上就行了!」

「行!」時奚點了點頭,「南赤甲洲的話事人是誰?」

高老頭沒有接話,拍了拍時奚的肩膀道:「誰說讓你去找話事人了?你小子現在的實力進皇宮足夠了!」說著一搖一晃的走開了

「皇上,龍供奉剛才說讓您在那一日當天先去東太極殿!」夏天狼剛剛處理完身邊的事就聽見守衛跪在空蕩蕩的大殿里

「知道了,出去吧!」夏天狼擺了擺手讓守衛離開,「你還真夠隱忍的,你父親當年和我鬧矛盾不讓我陪他去,落了個慘死的下場,你小子倒好登基第一件事就是找我!可比你父親更像一個帝王!」空蕩蕩的大殿里某一個柱子處傳來一個沙啞的男性聲音

「那件事能保住嗎?」夏天狼也不看只是自顧自的看着大殿外的黃昏

「哼,天下人早晚會知道!到時候就看看那些自尊為大帝的人會不會出現了!十五天後你可以不出席那場大會,但是必須去東太極殿!」

夏天狼愣了愣,東太極殿到底是什麼能讓兩大供奉都勸自己一定要去?

剛想出聲詢問就發現大殿外緩緩走來一個佝僂的身影

見到此人夏天狼沒有猶豫直接從皇位上站起快步走出大殿深深的攙扶着來者,「龍叔!」夏天狼道,「您怎麼來了?」

「我在養級殿感覺到了一個熟悉的氣息,你真的比你父親更有心眼!竟然知道把他找來!」被稱為龍叔的龍鎮天拍了拍夏天狼的手笑道,「走吧,跟我一起見見那個鬼老頭!」

「喲,我以為誰呢,老不死的?」剛進入大殿,沙啞的聲音又傳來,這次不再是只有聲音一個黑衣老人也出現在兩人面前

「哈哈哈,怎麼會死呢?還早呢!」龍震天大笑,「天狼,說說你的計劃吧!」

聽到龍震天的話,鬼老頭也饒有興趣的看向這個身穿九爪飛天龍袍僅僅十七歲的新皇帝夏天狼

「十五天後我會讓他們逐個表明自己的態度,不然誰都走不了這個皇城!」夏天狼握緊拳頭道,「是不順從我大夏的當堂處死!歸順我大夏的依舊是我大夏的臣子,過往之事不再追究!我倒是希望第一個是不順從,這樣就能殺雞給猴看!殺一個不嫌少,殺完了也不嫌多!」

「哼,這一點倒是很像你爺!」鬼老頭道,「別忘了十五天之後去東太極殿!」

說完和龍震天一起離開大大殿

「來人,開始準備十五天之後的那件事!現在開始向各洲發信!」夏天狼喊道,「我的命可以丟,江山不可在我這一代丟!」

「今朝昏庸,群洲並起,戰亂紛爭,民不聊生,蒼天已死,我等當立!勢必還天下一個安寧!」南赤甲洲,長汀郡,一個小村子,一個精壯的男子站在一個由各種貨物組成的高台上喊道

聽着台下的歡呼聲,精壯的男子面色潮紅,揮舞手中的粗鋼劍……

建炎二年,3月23日,春分剛過,八道奏摺加急的送往除京城外的其餘八大洲,就在送奏摺的同時,3月24日,長汀起義揭開了公開反夏的篇章,百姓處於水火之中,當朝不管,隨着長汀起義的開展,在另外四大洲起義接踵而起

看着接踵而來的奏摺,夏天狼揉了揉太陽穴,走到大殿外,看着遠方的皇城圍牆道:「目光所及,皆為我夏土,敢染指者,唯有死這一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