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從諸天城開始的護道者
從諸天城開始的護道者 連載中

從諸天城開始的護道者

來源:google 作者:諾羽楓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程信 諾羽楓

諸天萬界,誰主沉浮!萬千勢力林立,深淵、天災、噩夢、掠食者攪動諸天萬界,界生,界滅皆在其一念之間諸天城應運而生,監管世界、促生世界、保衛世界,為保家園,仙秦屹立、聯盟叢生,雖紛爭不斷,可面對毀壞諸天萬界者,同仇敵愾吾程信,應世界而生,承擔整個世界的發展壯大與護衛,開神鎖、覺血脈、戰血魔、破深淵、斬天災、破噩夢、直面掠食而無懼,只為諸天萬界平安,己世界安穩雖掠諸天資源卻願反哺界展開

《從諸天城開始的護道者》章節試讀:

血晶鑽。

血魔體內的特有產物,蘊含著深淵的力量。

混亂、瘋狂、嗜血、毀滅,彷彿世間一切負面力量,這些血晶鑽都蘊含。

這些力量無比狂暴,無論是多高等級的修行者都不能吞噬其中的力量,不能領悟其中的規則。

可謂是垃圾一堆,不過諸天城卻在收集這些東西,也不知為何,這些東西的價格極高。

九級血晶鑽的價格就高達10世界幣,八級50世界幣,七級100世界幣,六級300世界幣,這些被稱之為劣等血晶鑽。

高等的血晶鑽為五級1000世界幣,四級3000世界幣,三級5000世界幣,二級8000世界幣。

至於一級的,諸天城給出的價格高達30000世界幣。

當然,諸天城不會允許住戶肆意刷世界幣,劣等血晶鑽每一個都有一定的限制。

例如,九級血晶鑽只能刷10000世界幣,也就是1000隻血魔。

以此類推,到六級都只能刷夠一萬世界幣就不能繼續刷了,諸天城會記錄在案,無論是交在漠洲平台上的還是在諸天城裡的,都會被記錄在檔案,待數量達到上限之後就不允許繼續兌換。

再往上的血晶鑽就沒有限制了,每一個都允許上交諸天城兌換世界幣,不限制數量。

在世界幣的誘惑下,在城牆上僅有不多的普通住戶拿着武器就是一通點射,噠噠噠的槍械射擊聲不斷迴響在城牆上方。

下方的九級血魔等於一個皮糙肉厚的活靶子,無法攀上城牆,只能在那無能地捶打、敲擊、咬等方式攻擊城牆。

不過這些城牆都是由鋼筋混凝土打造,然後在加上修行陣法、符文的強者修繕、加固,防禦力驚人,豈是這些劣等血魔可以破壞的。

「太特么爽了,」程信拿着AK在那點射,槍法竟然在以不不可思議的速度提升,本來十五發子彈才能弄死一頭血魔,可現在,五發子彈就能殺死一頭血魔。

這可是處於血魔會躲閃的情況下,這些血魔可不像喪屍電影里的喪屍一樣傻乎乎的,在子彈的攻擊下不會躲開,它們的身體素質可比普通人強太多了,如一隻野獸般跳躍、躲閃都會。

不過在衝到城牆底下之後就不再對子彈進行躲閃了,所以槍械的目標就從還在奔跑的血魔身上轉移到了城牆底下的血魔身上,省子彈嘛!

而且在諸天城住戶衝到它們背後的七級八級血魔戰鬥時,它們根本不會理會,目標就是眼前的城牆。

似乎擁有一絲思維一樣,懂得後面的都是強者,不能惹,不過它們卻忘了,眼前的城牆也不是它們能惹的。

或許是一心認為人類的那些爆炸威力強悍的武器不敢在自己的城牆底下使用吧?

血魔在城牆下越聚越多,緩緩地搭起了積木,慢慢地堆了起來。

越堆越高,其他的士兵都只是注視着這一幕,壓根沒有想要阻止的意思,而諸天城的普通人住戶僅僅只有八人,拿着槍械拚命射擊也無法阻擋他們。

上千頭,乃至更多的血魔拚命地向城牆上湧來。

「後退。」

程信一聲大吼的同時向後方退去,只見幾頭血魔尖銳的指甲抓着城牆的邊緣一躍而起。

面目猙獰地撲向了一位沒有及時退開的諸天城住戶。

在程信吼出後退的時候,幾乎所有的諸天城住戶就及時地向後跑了,不過畢竟留在城牆上的住戶都是普通人嘛!反應沒這麼快。

「啊!」一名穿得跟黑客帝國一樣服裝的胖子挺着個大肚子打得最起勁,此時張大嘴巴,驚訝地看着飛撲而來的血魔,他想躲,可是渾身的血液彷彿凝固了一般,只能看着血魔飛撲而來。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電光火石般就發生了,也就在這時,一道黑影一閃而過,完美地帶着胖子躲開了攻擊。

與此同時,少校出手了。

「吼。」

陣陣虎嘯之聲直衝雲霄,一隻猛虎身影出現在少校的背後,

陣陣血煞之氣撲面而來,少校伸出一隻手,猛地一扒拉,只見正在攀城牆的血魔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猛然拉下,上千頭血魔在城牆上流下了一道深紅的血痕。

城牆上,有八頭血魔不知道什麼時候跑。上來,兩名戴着金黃色肩章兩佩鑲紅色邊飾的少尉只是虛晃一下手臂,八頭血魔就被一隻手按在地上。

彷彿有一道無形的巨石在死死地鎮壓着它們一般。

在城牆上的八人包括程信在內都驚呆了。

尼瑪,一名少尉軍銜的軍官都這麼牛的嗎?

特別是少校軍銜的的那個,實力怕是不比二階修行者差吧?

少校轉身看着眼前的八名諸天城住戶,嚴肅地說道!「各位,按照咱們至高無上的諸天城城主大人的規定,每一位第一次進入漠洲的住戶,無論是其他下屬洲的住戶、臨時住戶,亦或者是正式住戶都需要獨自對戰一頭血魔,不允許動用熱武器。」

「什麼?」剛剛被救下了的胖子驚呼,「少校大人,你不是在開玩笑吧?這可是血魔,我們有遠程攻擊的武器,為什麼還要和它近身搏鬥?」

少校板著臉,「我不是在和你們開玩笑,按照諸天城的規則就是這樣,難道你們來的時候都不查一下規則的嗎?」

這些能進入諸天城的住戶,只要裏面有一位是被選中進入的,未來基本都是一代強者,不能輕易招惹,所以態度得好點。

隨即,他神色一緩,「我們不會害你們,畢竟你們也不想在面對血魔時被直接傳送回城,白白浪費了這一筆世界幣吧?」

「我第一個來吧!」

一名身穿襯衫的男子站了出來,龍行虎步,一舉一動間帶着一絲不苟,臉上儘是滄桑和頹喪。

他挺直腰板對着少校行了一個軍禮,面色冷峻,聲音洪亮,「戰狼中隊前中尉,冷鋒。」

少校看着冷鋒標準的軍姿,不禁回了一禮,「第五軍89師163旅258團少校,林志強。」

一把刀憑空出現在林志強的手中,冷鋒莊重地接過,「多謝。」

這時,一頭血魔被放了開來,危險的本能使得它咆哮一聲沖向冷鋒。

不沖不行啊!周圍都是強大的氣息,自己就如風暴中的小船一樣,就這個好像很弱一樣。

別看九級血魔似乎沒有靈智,可耐不住人家擁有一絲對絕對強者的感知,面對熱武器可以不怕,面對生死可以不怕,可面對比自己強的強者氣息還是會有畏懼的情緒。

無他,這是對強者的敬畏。

冷鋒單手持刀,小腿明顯的漲大了一些,只見刀光一閃,血魔以極快的速度衝去,隨後一趴,腦袋掉落,如西瓜般滾到了程信的腳下。

程信頓時腦子一片空白,遠程打血魔還行,可以當一場遊戲,可當血魔的腦袋滾到自己的腳下,這不是遊戲,是真的怪物。

當血魔斷掉的脖頸處,血液噴涌而出時。

「嘔。」

鮮紅的血魔血液和人類的並沒有多大區別,讓人莫名的反胃。

程信吐了,那個黑客帝國裝扮的胖子也吐了,除了一名身穿紅衣的英氣女子和一名身材高大的清秀男子平淡地看着這一切,其餘五人都吐了了,吐得很乾凈。

冷鋒將刀遞給林志強,刀身沒有沾染一點血液,森白的刀光依舊燦爛。

林志強笑道,「送你了。」

冷鋒輕輕地撫摸刀身,淡淡地笑道,「很不錯的刀,謝謝少校。」

林志強拍了拍冷鋒的肩膀,「下一個。」

「常勝山,紅姑。」

那女子緩緩走了出來,一件紅色外套加上英氣十足的臉龐,簡直就是一名俠女。

她把玩着手中的一把飛刀,淡漠地看着血魔,覺得這東西很神奇,就跟墓里的粽子一樣,可卻有着致命的弱點,腦袋,也不知道這些東西怕不怕黑驢蹄子?

程信吐的臉上蒼白,在聽到這名字時看了她一眼,又一個在原世界小說里的人物。

一個是當兵的冷鋒,一個是當土匪加挖墳的紅姑,難怪看着這麼多的血液飛濺卻面無表情,都是見過無數血的人,自然比他們這些普通人厲害。

換句話來說,就是習慣了。

血魔沖了過來,紅姑快步迎上去,一腳透過血霧踢在血魔的身上,血魔頓時被踢得一個踉蹌。

「身體很堅固,速度很快,比普通的響馬更強一倍以上。」

一把飛刀帶着寒光扎在血魔的胸膛上,血液飛濺,血魔卻不畏死般繼續沖向紅姑,彷彿這一擊的威力還不如那一腳。

可下一秒,一把飛刀直接扎在血魔的腦袋上,以血魔的身體強度,飛刀竟入了一寸。

血魔緩緩倒下,並沒有像剛剛那麼血腥。

紅姑默默地走到血魔屍體旁邊,拔出它身上的飛刀,端詳了一會兒血魔。

一刀捅進血魔的胸膛,刀尖一挑,一顆可樂瓶蓋大小的淡紅色晶核就被挑了出來,將晶核放入口袋,隨即便站回了原來的位置。

林志強深深地看了紅姑一眼,第一次來漠洲就敢這麼拿血魔來測試的人還真不多見。

「下一個。」

林志強看着臉色蒼白的五人,大聲喊道。

「我…………我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