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純情村醫俏護士
純情村醫俏護士 連載中

純情村醫俏護士

來源:google 作者:青春的小尾巴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華健 吳瑩 都市小說

大學生華健在城市打工多年,偶然的一件事讓他因禍得福,繼承了祖上華佗真傳,從此開啟了逆襲人生善良之人我來報,疑難雜症我來治,陰謀詭計我來破展開

《純情村醫俏護士》章節試讀:

華健的一句『放開那個女孩兒』,中氣十足,響徹整個餐館,所有人都看向他。

王彪回頭看向華健,口中罵道,「真是個憨批!」

不等王彪開口,他的一個小弟順手操起一個板凳走向華健。

掄起的板凳眼看就要砸到華健,只見他右腿向後一邁,身體後傾,不急不慢的一拳打在對方胸前。

砰地一聲!

這一拳看似輕柔,實則剛勁有力。

對方向後翻了好幾個滾,躺倒在王彪的腳下。

餐館內的所有人都看傻了。

王彪看着自己的小弟被對方一拳擊飛,再看看華健冷峻的眼神。

他內心有了一點緊張和害怕,可這麼多人看着,面子可不能丟了。

王彪伸手揪住劉佳楠的長髮,對另外幾個小弟喊道,「你們給我一起上,往死里打。」

沒等王彪的三個手下來到自己面前,華健從桌上的筷籠中抓起一把,隨手一甩。

嗖的一聲!

筷子擊中三人的膝蓋。

撲通一聲!——整齊的跪倒在地。

「什麼情況?」

這一下把王彪嚇得脊背發涼,雙腿開始打起哆嗦。

華健緩緩走到王彪面前,與他面對面,距離很近,只有一指,眼看着就要親到一起了。

華健感受着對方急促的呼吸,「我剛才說放開那個女孩,你沒聽到嗎?」

這句話就像是在耳語,但震懾效果卻是山呼海嘯一般。

「你,你…小子挺能打嘛,武俠小說里蹦出來的嗎?」

「松,松…開就鬆開。」

王彪一鬆手,劉佳楠順勢就要往地上倒,華健趕忙伸手把她抱在懷裡。

華健詢問劉佳楠,「你沒事兒吧?」

王彪看到華健蹲在地上抱着劉佳楠,趁機撒腿就跑。

一邊跑一邊回頭喊道,「你TM有種給等着,我去叫我大哥,我大哥不來,我,我也不來。」

餐館裏的人看着王彪狗一樣逃跑的樣子,紛紛為華健鼓掌叫好。

華健轉身對王彪的幾個小弟說,「你們還不快滾,是想要再和我比劃兩下嗎?」

幾個人互相攙扶,狗一樣,落荒而逃。

華健望着懷中的劉佳楠問道,「那個,你還好吧?欺負你的人已經走了,你安全了。」

劉佳楠緊緊的抱着華健哭的更厲害了,鼻涕和眼淚可勁往他身上蹭。

哭了好一會兒,劉佳楠平靜了下來,她鬆開華健說道,「謝謝,要不是你幫我,可能我就被……。」

說著,劉佳楠再次流下眼淚。

「嗯……,你能送我回家嗎,我家人一定會好好感謝你的。」

「感謝就不用了,而且我等下還有事。」

「那好吧~」劉佳楠有些失落,「那有機會我請你吃飯。」

幫劉佳楠叫了一輛的士後,華健坐上公交,趕往長途車站。

……

華健來到長途汽車站買了一張票後,進到了候車室,距離開車時間還有半個小時。

大學畢業後,華健通過朋友介紹,到了『江鶴醫藥公司——江城分公司』做銷售代表。

華健平常很少回家,這次是因為家裡催的急,非讓他回去相親。

本來華健準備以工作忙為由糊弄過去,但老媽以斷絕母子關係要挾,華健只好服軟。

華健摸着脖子上的玉佩,若有所思。

他想起小的時候爺爺還在時,有一次對自己說過:小健,我們可是神醫華佗一脈,這個玉佩是祖上傳下來的,現在我把傳給你……。

華健感覺腦子脹的厲害,信息量太大,慢慢消化起來。

自己剛才使的那一拳,好像是《五禽戲》中的虎拳。

用筷子擊中那三人的膝蓋,應該是《經絡飛針》中的落花流水。

華健摸着脖子上的玉佩,心中感嘆——原來爺爺不是大忽悠。

……

兩個多小時的車程,華健到了韓山鎮。

下車後,華健給同村的表哥打了個電話,十多分鐘後,表哥王強開着一輛摩托車趕來。

華健一屁股坐上去。

有些破舊的摩托車冒着陣陣黑煙,一路轟鳴開向石崗村。

……

一個急剎,摩托車停到了華健家門口。

「表哥,進來吃了飯再走唄。」

「不了,你嫂子在家等我呢。」說著,摩托車拐了彎,已經不見。

華健一進院子便喊道:「媽!,我回來了。」

來到屋內,油煙味瀰漫著,老媽王貴枝正在忙着炒菜。

「回來了,兒子,你先坐一會,飯馬上就好。」

「我爸呢?」

「可能在村頭的小賣部打麻將吧,你去叫他回來吃飯吧。」

華健來到院子里,騎上電動車,正要出門。

老爸華雄哼着小曲走了進來。

「哎呦,兒子回來了?」

「爸。」

打了個招呼,父子兩人一起進了屋。

「今兒很豐盛嗎,有魚有肉,是知道我贏錢了嗎?」

王貴枝白了華雄一眼。

「兒子,吃飯。」

……

吃過飯,華健幫着老媽收拾碗筷。

華雄接了個電話。

「三缺一,我去給他們湊個數兒啊~。」說著,向村頭的小賣部走去。

洗完碗筷,王貴枝拉著兒子的手坐下。

「兒子,媽給你說個事兒。」

「說就說唄,怎麼還搞的挺嚴肅的樣子?」

「你這都快二十七了,在咱們村,跟你年齡差不多的,孩子都有了。」

「媽,我知道您急,我這不是聽您的,回來相親了嗎?」

「咱家這情況你也知道,你爸整天就知道打麻將,家裡就指望那二畝果園生活。」

「媽……,您別發愁了,我來想辦法。」

「你能有什麼辦法,咱家這三間破房,誰願意嫁給你呀。」

「媽,我相信愛情。」

「你給我拉倒吧!」

王貴枝看著兒子,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要說自己的兒子長的也是濃眉大眼,一米七七的身高,而且還是個大學生,在石崗村也算個文化人兒,奈何家裡就這三間破房。

王貴枝感嘆:現在的女孩已經不像自己年輕的時候了。

王貴枝再次拉起華健的雙手說道,「兒呀,吳家溝的吳老二你知道嗎?」

「媽你說的是那個跛腳的老中醫?」

華健對吳老二有些印象,上小學四年級的時候,他有一次爬到樹上掏鳥窩,掉下來摔的腿骨折,就是隔壁村的吳老二給接的骨,當時給痛的那是哭天喊地。

……

王貴枝臉紅的低下了頭。

「嗯,他小女兒今年二十三了,……要不你去他家做上門女婿吧。」

《純情村醫俏護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