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楚國閑皇
楚國閑皇 連載中

楚國閑皇

來源:外網 作者:楚墨降雪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楚墨降雪 都市言情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權!這才是男人應該做的事!為了實現這個目標,從現代穿越而來的楚墨造大炮、斗奸臣、抓小人、抗侵略、擴疆土、致太平!由一個智商有缺陷的傻太子,一步步走向帝王之巔!史上最強太子 展開

《楚國閑皇》章節試讀:

『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chater4

在森林裏撿到掉在地上的果子不稀奇,撿到個意外落單的人也不稀奇,但如果撿就撿回來個極漂亮的姑娘,那麼通常就有點問題了。

現在的丹炳同學還是太年輕了,要是再過上幾年,他大約就能領會這個道理了。

耽擱這麼會兒,天色已經完全暗沉下來。好在丹炳那營地距離此處確實不遠,快步之下只需要十來分鐘就到了。

眼見着前方透過樹叢的篝火暖光,丹炳心裏沒來由地陣激昂。之前興起的種種打算在心頭盤旋着,他現在再看着那不大不小的營地時,竟隱隱生出種「這就是朕打下的江山」、不對,「這就是朕打江山的班底啊」的躊躇志滿感來。

他沒忍住回過頭,眉眼間是抑制不住地飛揚,對阿盈道「就在前面了,看到了嗎?都是我的朋友!」

這少年的魔體確實練得極好,那頭烈烈紅髮和眼睛在黑夜裡隱隱散發著火焰燃燒般的光澤,醒目得很。

阿盈路跟在後面盯着他的後腦勺,乍眼看着感覺像是顆移動的大燈泡。

見這燈泡回頭與自己說話,阿盈便道「看上去好多人呀。」

丹炳嘴角翹了翹「也就幾十個吧。」

穿過片小樹林,就到達丹炳行人開闢的小營地了。

是建在半坡上塊稍平的地面,樹叢灌木被清砍乾淨,十來個帳篷呈8字型環繞着兩個大火堆,外衛亂糟糟地插了圈端削尖的米長木段充作護欄。

營地裏面的人大都圍在火堆邊,邊吃東西邊在唱歌嬉鬧說笑,熱熱鬧鬧的。

有過去之前,丹炳停了下,等身後的阿盈趕上來,狀似不經意地偏頭去看她的表情,口道

「這些帳篷都是我想辦法用獵物在外面的鎮子里換來的。去得早,所以多換了幾個。」

阿盈笑道「那你很厲害。」

丹炳就高興地領着她過去。

他越走近,心頭忽然就越有點抑制不住的興奮。他沒去走正門,反而時興起小跑起來,臨近了把手裡的東西隨手扔,直接從木欄上個空翻跳了進去,半長的髮絲在空划過道亮紅的弧度。

落地還沒完,他眼睛裏亮晶晶的,左右望了望,揮手便嗖地打出蓬帶着紅光的氣團,直直朝着最近的處火堆而去。

「嘭!」

氣團撞到火舌上,立刻便煙花般地炸開來,無數火星炸開,下子就把邊上圍着的人嚇得尖叫着散開。

惡作劇成功的丹炳哈哈大笑起來,旁邊沒被波及的人見狀,也是陣鬨笑。

被嚇到的人反應過來後有的在笑,有的作勢要來扑打他,丹炳便大笑着跑躲開去,撞在人群里猴子樣靈活。

「你回來啦丹炳哥!」

「跑哪裡去了你!」

「回來就嚇人,太壞了哈哈哈!」

「啊哦哦哦嗷——!」

群人亂吼大笑的聲音匯聚在起,驚走附近林子里的鳥雀無數。

慘遭暫時遺忘的阿盈不緊不慢地自己走過去,找到木欄入口,搬開走進去,又回身把那欄門放回去。

她避開亂鬨哄的人群,繞着木欄邊緣找了圈,總算把自己可憐的螃蟹和烤架給撿了回來。

那串螃蟹皮糙殼厚,倒都還活的好好的。但烤架上架着烤了半的那隻卻是已經掉在了地上,油和灰土混在起,自然不能吃了。

阿盈對着它的屍體惋惜地嘆了口氣,把剩下的螃蟹和鐵架撿了起來,端着走了。

這裡這會兒正鬧得的厲害,又黑,根本沒人注意到她。

阿盈隨手從就近的火堆里抽走了根燃着的木棍,又找到營地後面的柴火堆,從裏面抱了堆走,找了個角落重新生好火堆,繼續烤起了她的螃蟹。

共三隻蟹,整整齊齊油油汪汪地排好碼在烤架上,阿盈守在旁邊,火光將她的側臉映得微紅。

待到香味兒微起,她開始調醬料了。

阿盈拉開背包,取出個鐵皮盒子,打開,熟練地從盒蓋上扒拉下來個小托盤,然後揭開盒子的隔層,拿出勺子從裏面的小格子里依次舀出蒜蓉、姜粒、卜蘿草葉、辣椒、鹽、藤花醬汁。

來到這個世界以後,阿盈到目前為止最滿意的事情之就是,這裡的調料種類和她原來的世界差不多,就算不叫同樣的名字,也有差不多味道的替代品。

吃乃人生大事。

四周滿是歡笑聲、歌聲、起鬨聲都與她無關,她的眼睛裏只有她的螃蟹和她的調料盒。

直到喧鬧忽然安靜下來,耳邊聽見道有點熟悉的聲音,阿盈才終於抬起頭看了眼。

出聲的正是那個把她帶過來的叫作丹炳的少年,他在唱歌。

只見營地正不知何時搭起了個簡陋的木板子檯子,頭紅髮的少年站在上面,臉色泛紅地放聲唱着,雙眼睛明亮得勝過旁邊燃燒着的火堆。

唱的應該是首海棲族的歌曲,不是通用語。他的音色里還帶着少年氣,並不雄厚,但勝在高亢又明亮,姿態大方、活力十足。

年輕的男女學生們圍在他周圍,在他每唱完句的時候歡呼吶喊,喊他的名字。

阿盈捧着只蟹鉗,邊用竹籤剔着肉,邊欣賞地看着這幕。她自己不會唱歌,但是還挺喜歡看這種熱熱鬧鬧的表演的。

等丹炳唱完首,阿盈還特意空出手鼓了鼓掌。

丹炳連唱了三首,每首都毫不吝惜力氣地喊得震天響。

他身上有種特別的魔力,似乎生來就適合站在人群的心。他興緻高昂、眉眼鮮活、滿身灼熱的火氣,越高興就燃得越厲害,越能把周圍的人都拉進去和他起燃燒。

這夜所有人都玩瘋了。雖然原則上來說學校是不讓學生們喝酒的,但是這學都還沒開,也不是在學校里,自然就沒人管。少年人嘛,偷偷在包裡帶幾瓶的人不少。

於是等阿盈慢吞吞地吃完東西,找到附近的溪水邊洗漱回來,滿營地里能站着的已經沒幾個了。有的進了帳篷,有的乾脆就橫七豎地躺在地上。

阿盈聳了聳肩,打了個哈欠,找了只沒人的帳篷,脫下披風便往裏面趟。

青原森林裏本來就少有什麼大型野獸,就算偶爾遇上,這吵吵鬧鬧整晚,又是火光又是大叫的,應當不會再有來襲的。退步講,就算有,首當其衝的也是外面地上那些,她自可以安穩睡覺。

阿盈心安理得地想。

她把披風蓋在身上,合上眼之前悠悠地嘆了口氣

這屆的海棲族員們……真是堪憂啊。

《楚國閑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