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穿越異世界:我是水瓶座
穿越異世界:我是水瓶座 連載中

穿越異世界:我是水瓶座

來源:google 作者:月幻瞳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岳凌 月幻瞳

穿越到異世界岳凌突然發現自己陷入了巨大的陰謀之中,一隻無形的大手像是老天爺一樣,死死地將他困住各方勢力暗潮湧動沒有金手指,沒有任何幫助,不可能有人能活得下去但那只是對一般的人……如果我是水瓶座的話,會發生什麼事情呢?展開

《穿越異世界:我是水瓶座》章節試讀:

荒山地。

一道身影盤坐其中,在其身上,一縷奇特的煙氣從頭頂散發出來,青年的身體彷彿融入自然之中。

不知過了多久,青年緩緩睜開眼睛,一口濁氣吐出來,臉上不由得多了一抹欣喜之色。

境界突破了!

武者有凡象境,超凡境,破虛境,融天境等大等級,每個大等級又分為初階,中階,高階,圓滿四個小等級。

以前的岳凌一直卡在凡象境中階怎麼也突破不了,但經過這兩天的修鍊,竟然輕鬆突破了。

見狀,岳凌緩緩起身,朝着家裡行去。

來到這個世界已經有兩天時間,融合了這身體的記憶,岳凌也終於了解這個世界的情況。

這個世界叫越靈大地。

和前世所處的高科技的世界不同,這個世界更像是古代的世界,不過,這個世界有一點不同的,就是這個世界擁有一種特殊的力量,這種力量叫靈力。

擁有靈力的強者被稱為靈師,而靈師便是前世的人口中的那種江湖高手,不過,這個世界的人不只能飛檐走壁,有強大靈力的人甚至能飛天遁地,無所不能。

正是因為如此,也令得這個世界上,靈師的職業遠比一般的人更為崇高。

不過,由於靈師需要靈力貫通奇經八脈,一般人並沒有這種能力,所以,雖然這個世界的人很多,但能成為靈師的人,卻是少之又少。

岳凌之所以能成為靈師,是因為她母親就是一名靈師,所以,幫他開了奇經八怪,開了靈根。

不過,也不知為何,無論是父親還是母親,都嚴禁他在外人的面前使用靈力。

走了一會兒,岳凌遠遠地看到一個院子,院子里有一間茅屋,正是他現在的家。

院子在山腰處頗為顯眼的地方,因為佔著平地,所以院子比較寬闊,院子里種了一些菜,已經到了可以吃的地步。

岳凌推開院子的門走進來,兩道尖銳的風響立馬響起,前方不遠的地方,兩顆小石子發出尖銳的聲音,十分迅猛地飛過來。

岳凌早已經見怪不怪,側身將其閃躲開來。

小石子落下的剎那,院子的大門發出輕微的顫動,而後,也是猛然間撲過來,似乎蘊含了十分可怕的力量。

岳凌不緩不慢地一腳踹出,腳掌落在那兩扇大門之上,大門發出嘎吱的聲音,縱使有強大的力量,此刻也是無法再進分毫。

岳凌眼中光芒一閃,腳掌處的靈力猛然爆發出來,強大的力量踹在專門定製的鐵門之上,轟隆一聲,兩扇鐵門倒飛出去。

岳凌慢悠悠地往裡走,而院子里的機關陣法並未有半點停歇,可饒是如此密集的機關陣法,對於岳凌也沒有半點作用。

很快,岳凌便走到了茅屋之前,輕輕一推將茅屋的門推開。

茅屋裏面有一個書生打扮的人,他略顯肥胖,腮幫子已經被鬍鬚佔滿,他口中一臉酒氣,一說話,酒氣就忍不住從體內溢出來。

在岳凌開門之際,他正着急忙慌地向另外一處機關開啟的地方晃晃悠悠地走去,手也是剛好伸到機關開啟的地方。

「啪!」

沒等他開啟,岳凌一腳踏在上面。

書生回過神來,望着岳凌酒氣熏天地說道:「凌兒,你進來了,不錯,不錯,有進步,比以前聰明……聰明多了。」

說完,他啪的一聲砸在地上,昏睡了過去。

「哎!」

聞到他那近乎熏天的酒味,岳凌皺起眉頭。

這書生打扮的人叫岳平,是他在這個世界的父親。

岳平是附近有名的酒鬼,每天幾乎大半的時間都在醉酒之中,不過,唯獨對於岳凌練功的情況,他看的格外重要,從來沒有半點懈怠。

有時候就算是喝得爛醉如泥,也能像是一個機械人一樣,起身監督岳凌練功,腦子也不好使了,卻還知道要做些什麼。

就像是現在一樣。

不過,等岳凌通過了機關,他又自顧自喝酒或者睡覺去了,岳凌在他眼中像是一個透明。

岳平一睡就是到了黃昏。

起床後,他習慣性地便是去洗米做飯,不多時,一些熱騰騰的飯菜,端到了桌子上。

此時的岳平,才不像是之前那麼醉醺醺的,保持了幾分清醒,不過,臉還是有些發紅。

「凌兒,你這兩天修鍊的真快。」岳平開口說道。

以往,他幾乎天天盯著兒子修鍊,但是,可能是人太過老實,怎麼修鍊怎麼不順利,修鍊了這麼多年,一直卡在一個境界。

而且,一套武技,也被他修鍊了十年八年,還沒有能力使出來。

不過,也就這短短兩天的時間,突然間好像什麼都達成了,以前怎麼做都做不好的事情,現在三兩下就做到了。

回想起來,岳平都感覺到不可思議,這兒子怎麼像是突然變了一個人一樣。

「還好吧。」岳凌模稜兩可地說。

有些事情,他也不知該怎麼解釋,反正穿越這種事情太玄奧了,而且,他也不敢和岳平說他霸佔了他兒子的身體。

至於修鍊,岳凌也說不上來,至少現在岳凌感覺很輕鬆,搞不懂為何以前那個岳凌為什麼怎麼修鍊都修鍊不好,有些東西根本不需要想,看一眼好像就大概明白怎麼回事了。

「可能和水瓶座有關吧,反正挺玄學的。」岳凌嘀咕了起來。

「什麼?」岳平問道。

岳凌自顧自地吃着飯,說道:「沒事,當做沒聽到就好了。」

岳平愣了愣。

這個兒子好像確實變了很多了,以前說話總是唯唯諾諾的,十足一個老實人,不過,現在說話從容自信多了,也沒有以前那種膽怯的神色。

吃完飯,岳凌回到房間躺下。

直到現在,岳凌每當靜下來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回想起前世的情況,不過,岳凌也知道,以前的世界估計是回不去了。

與其想着以前的事情,還不如過好當下。

「好好在這個世界活下去吧。」

輕嘆了口氣,岳凌也是下定了決心,其實,這個世界對他而言更精彩一些。

「不想了。」

岳凌心情豁然開朗,一伸懶腰,舒舒服服地躺了下來。

頭剛放下就碰到了一個硬物,岳凌拿起來一看,是一幅畫像。

岳凌掀開一看,畫像里畫著一個傾國傾城的女孩,活潑可愛,略顯張揚的小臉含着動人的微笑,看了這笑容,彷彿能令人心情平靜。

「柳非煙……」

岳凌嘀咕了起來。

這畫像的女子叫柳非煙,是風鎮首富的女兒,艷名遠揚,因為其出色的容貌,即便是之前的岳凌也驚為天人,暗暗掙錢買了一副柳非煙的畫像。

岳凌對她心儀很久,平日里有事沒事就看兩眼,情到深處更是親上兩口才睡覺。

這早已經成為習慣。

不過,這種行為令岳凌有些臉紅,畢竟現在這具身體的主人是他。

啪!

岳凌隨手就將畫像給扔了出去。

不過,一會兒後,岳凌從床上起身,走過去又是將其撿了回來:「畢竟花了那麼多錢,扔了怪可惜的。」

不過,不得不說,這女子明眸皓齒的,真是好看極了,前世也沒見過這麼好看的女人,簡直和仙女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