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越剩女:翻身蘿莉把店開
穿越剩女:翻身蘿莉把店開 連載中

穿越剩女:翻身蘿莉把店開

來源:google 作者:楊桃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初母 君君 現代言情

初悅君是個醫術精湛的大齡剩女,哪想一朝穿越竟然變成了小小村姑開酒樓,開醫館,發家濟世,眼看小日子紅火了極品親戚個個來找茬管你們是誰,敢動我和我家裡的東西,統統打跑看本姑娘懷揣絕技,玩轉廟堂……展開

《穿越剩女:翻身蘿莉把店開》章節試讀:

不僅是老者愣了愣,就連暗處觀察的男人也愣了愣,隨即落在初悅君面上的目光更加興味了。

初悅君搖搖頭,義正言辭道:「老爺爺,你不厚道哦!」她掰着小指頭算着,「我們現在一天已經能賺來五十文錢了,現在生意會一天比一天好,每天這麼賺錢,一年下來……我們就能賺很多錢,五十兩銀子也就是時間的問題,你想要買方子,就等於是買下了我們打好的招牌,以後再好好宣傳,藥效到位,生意肯定是一日千里,怎麼也不只五十兩銀子的利潤吧!那很有可能只是你們幾天的利潤啊!」

她口齒伶俐,一番說辭說的聽着的大人都落了冷汗,彷彿看到了初悅君身後的小尾巴搖地十分歡快。

老者半晌才回過神來,哈哈大笑,「好,好一個通透的小丫頭!我喜歡,既然如此,我便給你二百兩,雖然你說的有道理,倒是未來的生意誰說得准,我們也得除去風險部分,二百兩,已經是很多了!」

初父激動地都快要站不穩了,暗處的男子也認為這個價格不錯,一張藥方二百兩,足夠他們在村裡富足地生活許久了!

初悅君卻是搖搖頭,豎起五根手指頭,握成小拳頭,「五百兩,不然不賣!」

老者:「……」他深吸一口氣,「小丫頭年紀小,對銀子沒有什麼概念,小哥……」他本是要問初父,卻見初父為難道:「客人見諒,這……我女兒說了算!」

初悅君煞有其事地點頭,「爹爹疼君君,都聽君君的!」

老者思忖半晌,怎麼引誘都不成功,只能道:「四百兩,若是女娃你執意不賣,老夫也只能遺憾了!」

初悅君周旋一波之後哪裡會真的為難他給五百兩,她故作為難,好半天才道:「看在老爺爺慈眉善目的份兒上,就……成交吧!」

本來想着三百兩拿下,結果這麼輕易就弄到了四百兩,好開心啊!

暗處的季軍嘴角抽了抽,「……」到底誰吃虧,這小丫頭明白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成交!」

老者雖然肉疼,可也是看中了其中商機,小丫頭說得對,只要葯是真的好,以後不愁沒有利潤,就是晚些時間賺回本錢而已,都是時間的問題。

初悅君又狠賺了一筆,抱着銀子笑得合不攏嘴,「爹,我們去叫娘和哥哥弟弟一起進城,這一次買些衣服和禦寒的被褥,再買些食物回去存儲着,總之還有好多要添的東西啊……」

初父已經被四百兩銀子晃得睜不開眼睛,初悅君說什麼他都滿口答應,初悅君帶着父母買了很多東西,回去還請了鄰里鄉親的吃飯,表示之前對他們的包容的真心感謝。

鄉親們都讚歎道:「老初啊,你們家養了個好女兒啊!好福氣!」

初父初母笑得合不攏嘴,抱着懷裡的初悅君,心滿意足,活像是撿到了世界上最珍貴的大寶貝一樣,怎麼著都捨不得撒手。

花菌羨慕地跑過來,看着初悅君頭上的蝴蝶結頭飾,「君君姐姐,你的發卡好漂亮啊!我好喜歡……我也想有一個,可是爹爹上次去城裡,都不給我買……」

初悅君想着花家一家人都對自己家裡挺好的,花菌雖然是個小妹妹,可是也時常照顧她,「這個送給你,我還沒了一個粉色的,回頭也送給你。」

花爹爹連忙把花菌叫回來,「你個小丫頭都懂得和人家要東西了,誰教你的!」他呵斥一句,又看着初悅君笑着道:「君君啊,你別聽她的,小丫頭自己有的!」

花菌癟嘴,「那都是很久以前的,顏色都腿掉了……」

初悅君怕她哭,連忙將手中的蝴蝶結髮卡給她別上,「沒有關係,花叔叔,你們家裡平時幫我們夠多了,這個送給花菌妹妹了!」

花菌咧開嘴,喜笑顏開,「謝謝君君姐姐!」她真的挺羨慕君君姐姐的,竟然可以賺這麼多錢,她卻連買一個蝴蝶結都要求爹爹好幾年,想一想,就覺得老天爺很不公平!

為什麼,不給她賺錢的本事呢?

初悅君不知道花菌的小心思,日子照樣過得滋潤,每日去山上採藥,研究新的藥方。

初父也放心她自己白天一個人,卻沒有想到這一日初悅君會大白天的遇到兇猛的野獸!

「不……不會吧!」初悅君拎着葯籃子的手都哆嗦了一下,許是前世死過一次,她居然還有心情嘀咕,「好日子剛剛開始,我就要被野獸吞吃入腹了?」

樹上那一雙黝黑的眸子閃了閃,若是初悅君能看得到,絕對能發現男子的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

那野狼似乎是不滿自己被初悅君忽視了,兇猛地嚎叫一聲,之後鬆開爪子就朝着初悅君奔過來,毫不猶豫地張開血盆大口,似乎要將初悅君小小的身子一下子納入口中!

初悅君:「……救命啊!爹爹!」她撒腿就跑,將籃子里的藥草都扔了出去,小短腿跑得前所未有地快,在絕對的力量面前,她所有的小計倆都是白搭,只能跑!

眼看着那野狼要把初悅君撲倒,初悅君腿一軟,摔了一個狗啃泥,臉色煞白。

「真笨!」頭頂上忽然傳來一道不屑的冷斥聲,初悅君反應過來並沒有疼痛感,她靈活地爬起來,只見一個墨衣墨發的小少年手中擦拭着染血的短劍,腳下躺着死不瞑目的野狼,他瞅着初悅君震驚的臉色,皺眉,「看什麼?」

初悅君張大了嘴巴,「你……你不是跑了嗎?怎麼又回來了?」這小少年不就是她上一次撿回家的那一隻嗎?

白青竹聞言,動作頓住,眸色微微眯起,看了她一會兒,卻是伸手,「我的玉佩呢?」

初悅君有一瞬間的心虛,後來又想到那是自己的報酬,她又心安理得起來,「那玉佩……是我救你的報酬啊!我們家裡窮,所以……就拿去城裡當了!」

白青竹表情似乎有一瞬間的幽冷,片刻後又消失不見,他看着初悅君心虛地晃悠的眼神,嗤笑一聲,「那你怕什麼?」

「誰怕了!」初悅君聞言,瞪大了眼睛,可不想自己活了二十六歲高齡,卻連一個小屁孩都鬥不過,頓時抬頭挺胸,發現自己的小身板比人家還是矮了一個頭,頓時悲憤了,「你的玉佩沒有了,找我也沒用!」

白青竹只是深深看她一眼,忽然收起短劍,轉身就走,雖然才十二歲,可是身量已經不低了,尤其是一雙腿,走起來步步帶風!

「誒?就這麼走了!」初悅君拍拍胸脯,看着白青竹離開的方向冷哼一聲,「小屁孩,還挺拽啊!」

拽起來,還挺酷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