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越七零:糙漢嬌妻有空間
穿越七零:糙漢嬌妻有空間 連載中

穿越七零:糙漢嬌妻有空間

來源:google 作者:藍紅若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蔓 現代言情 秦舟

【穿越➕空間➕甜寵】身為農學院即將畢業的應屆生,安蔓正在追着她的畢業論文滿學院跑,結果撞到大樹,睜眼來到這陌生的七零年代喇叭村秦家大兒子秦舟娶了個城裡的美嬌娘,剛進門就被婆婆立了下馬威一朝分家,全村人都等着看她的笑話,技術能力全都有的安蔓手握空間吃喝不愁,帶着弟弟妹妹一起發家致富村裡人羨慕不已:秦舟上輩子積德,快把老婆捧上天!蘇蔓:既來之,則安之她只想和自家男人好好過日子展開

《穿越七零:糙漢嬌妻有空間》章節試讀:

秦如月走進院子中,安蔓還在發獃。

她聽到腳步聲抬起頭來,看到秦如月背上背着一個背簍,手裡還提了一個。心裏覺得挺不好意思的。

站起身來準備朝着對方那邊走過去,結果剛走一步,腳踝的位置忽然傳來一陣鑽心的痛。

安蔓頓時痛得齜牙咧嘴,險些直接摔到地上去!

他媽的!

真是倒霉催的!

原主被家婆打了一悶棍也就算了,她上山采個蘑菇也能崴腳。

恐怕天底下沒有比她更倒霉的人了吧?

望見這一幕,秦如月趕緊放下背簍,馬不停蹄地朝着安蔓沖了過來。

一把扶住她的胳膊,語氣擔憂:「嫂子,你剛在山上崴了腳,就先別亂動了,之前哥哥受傷時買過一支藥膏沒有用完,應該在屋子裡我去找來給你擦一擦,不然明天腳腫起來會很難受。」

慚愧啊!

她好歹也是即將畢業的大學生,結果淪落到被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照顧!

安蔓此刻有點羞於見人!

秦陽從外面回來時,就瞧見院子中的這一幕,他幾乎是瞬間就瞪大了眼睛。

大嫂跟大哥結婚這段時間,一直都不讓他跟小妹靠近來着,整天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模樣。

秦陽一度懷疑,他是沒有睡醒。

同他一起回來的,還有凶神惡煞的李淑芬,身後跟着之前在山上,被安蔓威脅了一通的秦二寶。

見着她,秦二寶毫不客氣的翻了一個白眼。

這臭小子,還真是一點兒都不長記性!

指不定什麼時候得被她揍一頓!

說實話,安蔓喜歡妹妹比喜歡弟弟多。

莫名被內涵的秦陽:「……」

李淑芬滿臉的火氣,不用想都知道,她肯定是聽了秦二寶添油加醋的委屈,迫不及待來找她算賬來了!

李淑芬一進院子,看到安蔓那張雲淡風輕的臉就氣不打一處來,這女人真是好本事,這才剛嫁進秦家多久,就要蹬鼻子上臉存心找她的不自在了是吧?

呵!

她不會讓她如願的!

李淑芬忽然注意到,安蔓左手腕子上戴着的鐲子,不見了。

她面色一白!

這賤胚子,防她跟防賊一樣!

難道她不知道東廂房就只有這麼大一點地方,想要藏個東西很難嗎?

等她啥時候把那鐲子找出來,拿到鎮上去賣掉,然後給她兩個寶貝兒子買肉吃!

安蔓怎麼可能會猜不到對方的想法,李淑芬目光落在她手腕上的時候她就已經知道了。

她按照隨便君說的,用針尖在指尖上扎了一個小口子,跟玉鐲中的空間進行綁定,隨便君還告訴她,只要兩者相互綁定,其他人是拿不走的,就算偷走了或者丟了,在特定的時間裏,東西也會回到她手上。

安蔓深知如今這個時期,財不外露的重要性,所以在知道這些之後,她果斷把鐲子摘下來了。

怎麼說也是原主媽媽留給原主的東西,她莫名其妙佔了人家身子,要是連東西也保護不好的話,那就很不應該。

安蔓愣神的功夫,李淑芬已經朝她沖了過來,不由分說就揪着安蔓一頭烏黑亮麗的秀髮開始用力的往後面拽。

安蔓吃疼。

之前為了上山采蘑菇,她隨意將頭髮挽了起來,此刻全部散開了。

她也不帶客氣,學着李淑芬的動作,狠狠揪住對方的胳膊。

這些老阿姨、嬢嬢們,打架無非就是這點招式,安蔓從小就見識過了,但她也沒有跟李淑芬硬來。

對方比她大好多,同時又經常下地幹活,手上力道大得很!

安蔓眼神發狠,趁着幾個弟弟妹妹過來拉架的功夫,手猛地鬆開李淑芬油膩膩,不知道多長時間沒洗過的頭髮。

胳膊往下,在李淑芬水桶一般的腰間停住,找准角度,猛地用力戳了一下。

他曾經教過自己,對付敵人,要麼一擊必中,要麼垂死掙扎。

為了擺脫困境,她必須狠心!

腰間是一個人很重要的位置,尤其是對於經常下地幹活的人來說,李淑芬在被安蔓用力戳了一下之後,頓時痛得要死要活,殺豬一般的「哎喲」一聲,整個人就好像是破皮無賴,一屁股擱地上一坐。

開始撒潑打滾。

安蔓隨手在腦袋上面一抓,心愛的頭髮被扯落了一大把,她的心在滴血!

要不是得維持着原主的形象,不讓人發現「安蔓」已經換了芯,她指不定想恁死這女人!

「我這是造了什麼孽喲,娶的兒媳婦就是個潑皮無賴喲,這才剛進門多長時間,狠起來連我這個老太婆子都打喲……蒼天呀,喲真的是不想活了啊……」

李淑芬的嗓門大,她存了心思的鬧,安蔓也攔不住。

沒一會兒,周圍在家休息的鄰居聽着動靜,開始風風火火的衝過來看戲。

安蔓一改剛才臉上所流露出來的冷意,她隨手又在腦袋上揪出來了一撮頭髮,眼眶瞬間紅起來,裏面充盈着顆顆滾燙的淚珠。

「媽,我知道您不喜歡我,但是您應該是知道的啊,我最寶貝的就是這一頭秀髮了,我知道您因為柿子林被毀的事情心裏不高興,所以我趁着有時間就上山去采蘑菇回來準備孝敬您,您這麼不分青紅皂白的打我,我心裏好冤呀……」

不就是扮豬吃老虎么,說得好像誰不會一樣!

提着竹簍子,從秦家院外路過,正準備回家做飯的王寡婦,聽着院中傳來的動靜,一雙耳朵頓時豎了起來,這秦老六家的天天跟她兒媳婦吵架,真當城裡來的小姑娘沒有脾氣吶?

屁顛屁顛跑過去吃瓜!

「你個小賤胚子,你拿東西來孝敬我?我看你是巴不得我死!」

李淑芬看着安蔓那副煽動人心的樣子就氣不打一處來,抓着剛剛進來的鄰居張嬸子的胳膊開始哭訴。

「你在山上做了些什麼事情,你還要我多說么?我家二寶多聽話的一個孩子啊,被你打得哭都不敢哭,那腦袋上都快腫成饅頭了,你一個當嫂嫂的,欺負了人你還好意思說你是要孝敬我?我呸!」

安蔓這才注意到,秦二寶的腦袋上確實腫起了好大一個包。

誰又知道這究竟是哪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