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穿成農村極品女
穿成農村極品女 連載中

穿成農村極品女

來源:google 作者:果醬小熊仔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雲寄錦 白霜 穿越重生

一場意外,雲寄錦成了古代農村極品女,全能大佬成了聲名狼藉的狐狸精原主一窮二白,展開

《穿成農村極品女》章節試讀:

「對啊。」
雲寄錦走近他,重新推着他的輪椅前行。
回到村子已經天黑了。
雲寄錦把梅雁回送回他家院子門口,循着記憶往家的方向走去。
村子裏的狗叫不止。
白霜坐在床上,看着黑漆漆的窗外,她滿眼都是血絲, 眼淚在眼眶中打轉,但她沒像從前那樣放任淚水落下,而是微微揚起下巴,故作平靜地抬手,迅速將眼淚擦去。
她心口悶得慌,無法接受雲寄錦被沉塘,但也明白自己身上重擔,不止雲寄錦這一個。
身邊的丈夫安業忽然低聲咳了起來,隨後越咳越激烈。
白天雲寄錦的事情他氣得暈過去,到下午才醒來,這會兒病又犯了。
「孩子他爹,你怎麼樣?
我去給你倒杯水。」
白霜拍着他的脊背,語氣里滿是擔心地說。
安業氣息虛弱地看了一眼白霜,面上帶着無能為力的愧疚:「是我們做父母的沒用,才害得錦兒被娘抓了把柄......但事已至此,明日讓滿樓把孩子找回來,好好安頓着......」 他話說得隱晦,也是擔心白霜受不了。
白霜微微咬了咬牙,將哽咽硬生生咽下去。
兩人相互偎依的這會兒,絲毫沒發現家裡的門栓被人從外面一點一點打開。
雲寄錦聽到屋裡安業咳得厲害,心中也着急。
門栓被打開,雲寄錦走進屋子裡,這破得似乎隨時都要坍塌的房子......居然是他們住的地方。
循着咳嗽的聲音,雲寄錦找到了白霜跟安業的房間。
掀開帘子,她站在門邊對看向自己,滿臉詫異的白霜道,「阿娘,我說了,我會回來的。」
白霜看到她這活生生的模樣,眼淚先一步湧出來,泣不成聲。
雲寄錦一見她哭,立即上前握住白霜的手。
白霜想說話,然而被哽咽糊住了喉嚨一樣,用力將雲寄錦抱入懷中,她哭着不斷拍着雲寄錦的脊背,無法說出話來。
雲寄錦心中酸脹不已,但仍是輕輕抱住了白霜。
白霜也將她緊緊抱着,斷斷續續地說:「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娘以後再也不會讓你受到傷害了......」 失而復得的喜悅讓白霜有點慌措,她鬆開雲寄錦後,眼眸含淚地對着安業道:「相公,錦兒回家了......錦兒沒事......」 安業蒼白着一張臉連連點頭,他眉宇間帶着些許不易察覺的輕鬆,他因為劇烈咳嗽的聲音沙啞:「好,回來就好......」 雲寄錦記得原主和安業並不親近,而安業雖然對白霜帶來的幾個孩子也不親近,但從未苛責過。
雲寄錦想,大抵原主出事他也是自責的。
白霜緊緊握着雲寄錦的手,還想要說什麼,然而安業卻忽然劇烈咳了起來。
他咳得五官幾乎都皺在一起了,那樣子像是有一隻手狠狠掐着他的脖子。
很快,安業的臉色發紫,而白霜也顧不了雲寄錦了,她趕緊衝到安業的身邊,聲音滿是恐懼地喊道:「孩子他爹!
你怎麼了?
!」
說著,她趕緊扶着安業趴在床上,用手不住的拍着安業的脊背。
安業急劇喘息,話都說不出來一句。
白霜從喜悅一下子又墮入了恐懼與害怕中,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她顫抖的聲音裡帶着哭腔:「孩子他爹......你再忍忍,我去看看郎中睡了沒有,你一定要堅持住......」 雲寄錦也在安業的身邊,她正觀察安業的病狀,而白霜卻忽然拍了一下她的肩膀:「你照顧一下你爹,我去找郎中來......」 她說著,就含淚趕緊站了起來。
雲寄錦本想說她或許能試一試,但原主是不會醫術的,白霜肯定不會信她,畢竟人命關天的事情。
但這種情況還拖延下去,安業很有可能出事。
只能點頭,她對白霜道:「阿娘,爹會沒事的,天黑你當心看路。」
白霜眼睛包着淚水用力地點頭,她轉身就趕緊出門了。
雲寄錦懂穴位,一手拍着安業的脊背,她一手按住安業大腿外側的膽經穴,手上逐漸用力,她一刻也沒敢停歇。
安業咳得幾乎失去了意識,而在雲寄錦不斷用力按壓膽經穴的時候,他的氣慢慢順了起來。
雲寄錦將他扶着靠在床上,假意給他整理被子的時候,將他腳上的太沖穴也用力的按壓了幾下。
而安業在被她按壓了穴位,咳得幾乎斷氣的癥狀也稍微好了一點。
他靠在榻上,一臉病態地偏着頭慢慢呼吸着。
雲寄錦坐在他身側,悄悄給他把了一下脈搏。
安業這是肺癰...... 白霜很快就回來了,她哭得滿是淚水的臉上帶着幾分澀然。
雲寄錦知道事情不順,但還是開口詢問:「阿娘,郎中呢?」
白霜眨眨眼,試圖將已經滑出眼眶的淚水給逼退回去:「郎中說你爹的病治不好,不給治......而且咱家欠郎中家一些錢,他也不想再白白幫我們了......」 絕望與深深的無力感都寫在了臉上,白霜來到安業身邊,緊緊握着狀態好一些的安業的手,心中總算有了一絲慰藉。
雲寄錦蹙眉:這大夫不行,連她都能知道的癥狀,大夫卻說治不好。
可想而知,這小村子的條件是如何的落後。
「阿娘,讓我來治療阿爹吧!」
雲寄錦鼓足勇氣,一臉堅定的說。
如此自信又堅毅的雲寄錦,白霜從未見過,她仿若一瞬之間長大了,變得懂事,知道關心親人。
白霜驚異之後,又聲音透着滿滿的頹廢地說:「你都不懂醫術,你阿哥曾經也試過,但也只能緩解......而且郎中說治療你阿爹病情的草藥太貴了,我們又不認識草藥,若是識得去山上采也能好些許,不至於現在束手無策......」 艱苦而幾乎無望的日子讓曾經嬌艷如花的她,面上滿是滄桑。
「阿爹的病叫肺癰。
是熱毒瘀結於肺,導致肺生瘡,肉敗血腐,形成膿瘍。
我見爹身體比我們熱,咳嗽時手捂着胸口,表明胸痛。
且爹咳嗽口氣腥臭,時常痰上帶血。
必定是肺癰無疑。」

《穿成農村極品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