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陳年遇你
陳年遇你 連載中

陳年遇你

來源:外網 作者:陳晚禾江遲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陳晚禾江遲

所有人都認為他愛她,但是卻沒人知道他在陪她產檢的時候還在和別人聊天……<br />  她時常不明白,他不愛她為什麼要娶她呢?<br />  後來她才知道,原來愛是可以演出來的。展開

《陳年遇你》章節試讀:

深更半夜,他還能出現在她的病房門口是陳晚禾所沒想到的。 結婚這麼多年,雖然外界看來他對她非常好,可他從來不會大半夜的掛心她。 記得知道文思和他的事的那一年,她雖然看起來很正常,但是心裏時常很壓抑,特別是知道他是因為愛不到想愛的人,才來選擇她的時候,她的精神極度崩潰,幾乎每天晚上都失眠,患上了嚴重的抑鬱症。 住院治療時,他除了偶爾過來看看她,多數情況下工作一忙,他就把她拋之腦後,更別說深夜還會過來看她。 她不知道過去的那些沒有關心她的日子裏,他是不是在關心着別人。 總之,他所謂的愛意之下,是冷漠至極的無情。 以前沒發現,現在回想過去種種,才發現他的一言一行里,全是冰冷的距離感。 他從未把她真正放在心上過。 陳晚禾垂下眼睛,沒有說話,平淡的從他身邊走過,回到病房裡。 江遲眉心微蹙,看了眼從他身邊經過的女人,然後鋒利的目光就定格在了陸星遠的身上。 陸星遠接住江遲的目光,與他四目相對,平靜的目光里泛着一絲清冷。 「你是誰?」江遲問,「為什麼和我太太一起回來。」 江遲的話語里攜着一絲火藥味,陸星遠淡笑,隨即面色肅正的拿出自己的證件,「我是醫生。」 看他的證件,江遲的態度緩和了些,但是攜着警告的意味,「醫生更應該注意自己的言行。」 陸星遠無意與他氣爭執,不卑不亢道,「我只是怕她一個人會出事,盡些醫生的責任罷了。」 江遲沒想到她會自己跑出去,而且她有抑鬱症,的確有可能會出事。 雖然他不太喜歡這個陸星遠,但基本的素養和風度還是要有。 他斂起情緒,客氣道,「謝謝陸醫生的善意,以後我會注意她的安全。」 陸星遠嗯了一聲,轉身離開。 …… 江遲回到病房時,陳晚禾背對着他躺着。 他坐到床前,低聲開口,「什麼時候醒過來的?怎麼不打電話給我。」 「為什麼給你打電話?」她的聲音無溫無度,好似說的是別人的事。 江遲喉嚨滾動幾番,「我知道我做的不好,讓你失望了。」 「沒什麼好失望的。」從來就沒給過她希望,談什麼失望,陳晚禾扯了扯嘴角,「江遲,不愛一個人,真的沒必要摧毀她,這樣會遭報應的。」 「我……」江遲頓住,他知道他說什麼在她眼裡都是借口。 雖然一開始他的確是想着和她好好走完這一輩子,但是他的冷漠的實實在在的,他和文思的事情也是真實的,他不想推脫任何。 「小禾,我過去做的不好我知道,我……」 「我們離婚吧。」她打斷他的話。 我現在還有沒有機會和你好好在一起?這句話卡在了江遲的喉嚨里。 聽聞她的話,他一下僵住,半晌才開口,「不給我們半點機會了嗎?」 「沒必要,和你多呆一秒鐘,在你們江家多住一刻,都會讓我憤怒暴躁,你們讓我感受到世界上最大莫須有的惡意和反感,你讓我覺得自己像個狂躁的瘋子,你讓我覺得我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人!」 越說越激動,陳晚禾坐起來,痛恨的看着他,「我對你只有恨。」 江遲被她眼中的恨意刺痛,他從來不知道原來她對他竟到了恨的地步。 「怎麼了?你在難過什麼?」陳晚禾冷笑,質問道,「我受到傷害的時候,你在哪?我受着你們全家委屈的時候你在哪?我被文思冷嘲熱諷的時候你又在哪?!」 過去那麼明媚溫婉的一個女孩子,現在卻成了這幅樣子,江遲不知道自己除了說抱歉還能說些什麼,他又能做些什麼? 然而江遲越是表現的難過,陳晚禾就越是覺得可笑。 「我考慮過很多東西,卻沒考慮到你的心裏承受能力,抱歉。」江遲說。 比起她的歇斯底里,他看起來可真理智,陳晚禾又覺得自己內心的暴躁開始泛濫,又有聲音開始呼喚她邁向黑暗。 這些聲音在她耳邊環繞,像是魔咒,吵的她頭疼欲裂。 而就在她以為自己即將崩潰的時候,黑暗中有一股清風襲來,緩緩的吹在她的臉上,伴隨着一道聲音,「山月高高,川海遼遼,人間並不拘泥於愛恨,還有無言的春華秋實,正如這一縷清風,邁過千山萬水向你奔赴而來只為傳遞它的溫柔給你。」 聽它在對你說,「要堅強呀,委屈的小孩。」 她緊握成拳的手緩緩鬆開,緊繃的神經也漸漸緩和。 她閉了閉眼,復又睜開,想平靜的對江遲說一句話,卻發現她開口又是充滿戾氣,「你當然考慮不到我,因為你心裏眼裡根本就看不到我!你們全家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怪不得結婚那麼久我們都沒有孩子,原來是報應!」 陳晚禾的口不擇言,讓江遲臉色沉了下來,「陳晚禾!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我知道,怎樣?」陳晚禾回他。 「結婚難道不是你自己願意的嗎?我好像並沒有強迫你和我結婚不是嗎?你也是一個獨立的個體,你也有自己的意識,你並不是在不清醒的情況下嫁給我的,在這段婚姻里,我自認對你不差,做到了大多數丈夫應該做的!」 江遲扯了扯領帶,冷道,「沒想到單單是兒女情長就能讓你成瘋成魔,陳晚禾,人生是由很多很多東西組成的,不是只有愛情,你應該做的是調整自我的心態,而不是一味的怨天尤人,將錯歸結到別人身上明白嗎?」 單單是兒女情長…… 這句話說出來,陳晚禾忽然覺得這樣的歇斯底里好沒意思,他竟然以為單單是因為他不愛她,才導致她現在糟糕的樣子。 他到現在都沒有了解過她一分。 陳晚禾低聲說,「離婚吧,沒必要多說什麼。」 江遲看了她幾秒,似乎耐心耗盡,「這麼急着離婚?找好下家了?」 陳晚禾一巴掌打到他臉上,眼神鋒利的看着他,沒說話。 江遲舌尖抵了下腮,「不離。」 陳晚禾,「我必須跟你離婚,江遲,如果不能和平離婚,那咱們就法院見。」 江遲笑了下,「小禾,法院見的話,你應該懂會出現什麼樣的後果。」 「不管什麼後果,我都能承擔。」 江遲點頭,站起身來,「行,我等着你的上訴,但在此之前我覺得你最應該做的是調整好自己的心態,別到時候上了法庭,你的精神狀態讓人認為你是個精神病而不予受理案件。」 「還有,養好自己,別到時候連自己應該說什麼都忘了。」江遲沉默一瞬,又說,「如果讓我發現你是有別的男人要跟我離婚,那這婚,你這輩子都別想離掉,我江遲最討厭的就是背叛。」 陳晚禾輕哼一聲,「最討厭背叛?那怎麼在文思面前還像一條狗一樣搖尾乞憐?」 這句話戳到了江遲的怒點,他的怒意表現了出來,「我說過了,我和她沒有任何不正常的關係!」

《陳年遇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