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成長在仜人時代
成長在仜人時代 連載中

成長在仜人時代

來源:google 作者:昔我往矣2022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仜雨 奇幻玄幻 張更

地球能源供應發生危機「楊廣志已經被殺,智能系統已被白格魯篡改!」蒂萊拉乘坐白銀號航天飛船,擺脫各種各種追殺逃回地球人類的未來如何,文明的希望又在哪裡?展開

《成長在仜人時代》章節試讀:

「這是誰的行李?」

「這是誰的行李?」

「沒人管,我就挪走了!」一個清脆的女聲自言自語了三句。

「啪!」的一聲一個行囊落在張更腳下。張更一看這不正是自己的嗎?他抬起頭又看了看這個把自己行囊扔在地上的女孩。長頭髮辮子把軍帽塞得鼓鼓的,雙手托着自己行囊往裡塞,寬肥的軍裝還是能讓人看出來她是一個女孩。

「同學,麻煩你幫我一塞一下!」女孩餘光瞥見張更在看他,語氣誠懇請求道。

但是這越誠懇,越讓張更的小伙火苗突突往外冒,扔了自己的行囊,還讓自己幫忙她放行囊,什麼人能夠這麼心安理得,厚顏無恥呢。

「幫你沒問題,只是這有點不合適吧?」張更陰陽怪氣。

「挺合適的,位置還有富餘。」

「我說的不是位置不合適。」

「哎呀,你怎麼這麼封建呢?同學之間相互幫助而已,別想得那麼複雜,以後我們說不定是戰友了,更應該……」

張更聽着這話心裏氣得翻江倒海。

「這個放哪兒?」張更指了指腳下的行囊。

「快幫我托一下,我撐不住了。」女孩有點着急了。

聽到女孩子遇到困難,張更本能地站了起來,伸出雙手去頂行李。女孩個子還挺高,頭髮正好到鼻孔底下,這也是張更第一次碰到人類同齡女性的手,挺軟的,和仜雨的手一樣,但是有點涼,在自己的印象里,仜雨的手一直是暖暖的。張更下意識地拉開了和女孩手的距離。

女孩動來動去,頭髮撓的張更只想打噴嚏。

」你別動啦!」張更強力憋着噴嚏着急喊了一句。

女孩被張更命令語氣嚇了一跳,正準備發作,張更一個大大噴嚏就爆了出來。

「打個噴嚏搞得這麼興師動眾的,還以為你要做法呢?」

「你這人,我忍你很久了!」張更終於爆發了。「你把我的行囊扔地上放自己的,還要我幫忙,幫你的忙我才打了個噴嚏,你還要諷刺我,你真是……」

「你是啥做的啊,幫人放個行囊就要打這麼大個噴嚏啊,要是讓你背個戰友,地球還不得毀滅啊!」

「還不是因為你的頭髮竄到我鼻孔里了!」張更聲音很大,這時同車廂的人都聽見了,一陣沉默之後,開始哄堂大笑。

哄堂大笑讓女孩有少許羞澀,但是也就那麼一瞬,又開始數落張更了:「不就讓你打了噴嚏嗎?需要那麼大聲嗎?別人還以為咱倆有啥事呢?」按道理,一個女孩子的頭髮能進入男孩的鼻孔,這概率是很小的,旁人不免聯想這是得有多親密啊!

「你不是說我封建嗎?不就是頭髮那點事嗎?你有啥不好意思的?」張更開始反擊,剛才還說我封建,我一男的還能怕了?

「那你聞我頭髮啥意思?不聞你能打噴嚏?」女孩也豁出去了反咬一口。

「還真是惡人先告狀,你把我行李扔在地上,還讓我幫你把行囊放在我的地兒,現在又說我問你頭髮,你不要我幫忙,我能挨着你?」

本來好男不跟女斗,跟女人吵架吃虧的肯定是自己,但是此刻再不解釋就算是背上色狼的黑鍋了。

「原來是你的行囊啊,剛才問了半天也沒人答應,你的包鼓鼓囊囊,也沒放好,問半天也不回答。我也不是故意擱地上的,準備我放好了再給你塞進去。」姑娘解釋道,但沒有道歉的意思。

張更不想再多說話了,他覺得跟女人講不清道理,之前跟仜雨也是的,沒完沒了,可能是系統設置的問題,仜雨除了知識工程的問題很明確乾脆,但只要扯到日常生活和文化體驗,就會零零碎碎一堆的看法。

一個女仜人都這樣,何況人類女性。

核磁高鐵核動力磁懸浮高鐵對行李的要求和飛機一樣需要密封固定,現在張更的行囊還沒放好,這肯定會影響這個列車運行。等姑娘把行李放好後,張更的行李怎麼也塞不進去,檢查了幾圈也沒發現超標。臨發車了,乘務員催促,才知道是女孩的行囊超標,重量不超體積超了。

張更讓她拿出多餘的東西,她也扭扭捏捏不好意思,剛才那個潑辣的樣子也沒了蹤影,臉上有一絲緋紅。

張更本來準備等着乘務員來訓她,姑娘突然變得溫柔異常,一臉可憐地求張更幫忙,把自己行囊打開讓張更看了一眼,裏面整理的很有條理,能夠方便年初的就是一盒衛生巾了,盒子已經打開,如果拿出來,行李也正好能放下。

張更的臉也有些微燙,如果自己要堅持,這個女孩就只能當著眾人的面打開行李整理了,雖說不是什麼特別難堪的事,但是讓一車男孩知道這個姑娘來事了,她多少還是有些難為情的吧。

張更最後從行囊里掏出一件羽絨服穿上,正好兩人行李放下。按說這個季節不應該帶羽絨服,但這算是仜雨送給張更的唯一一件禮物了,那是兩人在農業文明學校一起養鵝時,用積攢的鵝絨做的,何振和安然也做了。

這個可是個大夏天,張更的穿着一件厚實的羽絨服又另類又滑稽。大家都調侃張更,A城雖然冬天冷,但是沒必要這麼早就套上羽絨服,還有的說這麼年輕身體就虛了?

姑娘的臉緋紅,但是再望向張更時終於有了一絲感激。

核磁高鐵時速4000公里,線路深藏地下,不到半小時,張更就到達了集合地。

這一批應該都是今年臨時離校的學生,張更在車上找了半天也沒看見何振。雖然只有短短半個小時,張更的衣服還是濕透了,臨下車時又幫姑娘取下了行囊,自己的目光也有意無意瞅了姑娘的褲子一眼,姑娘本來微笑的臉,瞬間冷漠,狠狠地瞪了張更一眼。

這一次張更才好好打量她,雖然性格跋扈,語言潑辣,但是還是一個美人坯子,那惡狠狠的一瞪似乎有仜雨的幾分影子,之前張更用語言調戲仜雨時,仜雨就會瞪他,自從因為抱過受到調離後,張更再有親昵舉動,仜雨也會瞪眼警告她,當然不是警告調戲,而是告訴他,小心永遠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