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陳放司徒靈兒
陳放司徒靈兒 連載中

陳放司徒靈兒

來源:外網 作者:我自對天笑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我自對天笑 玄幻魔法

為了得到一個名額,兵王陳放被迫娶了燕京第一美女司徒靈兒。奈何,老婆冷漠如冰不讓碰,且看兵王如何征服冰山老婆,以一對鐵拳傲嘯天地間!...展開

《陳放司徒靈兒》章節試讀:

陳揚和陸月華便也就此商量好了。隨後,兩人製造好了冰晶管解決了呼吸問題!接着,陳揚開始凝聚水元素,打造巨大的寒冰之船。 陳揚的修為比神瞳還是要深厚許多,寒冰船的凝聚並不吃力。不過人在裏面,氣溫很低,凍得有些受不了。 不過這點苦楚也就不算什麼了。 寒冰船營造成功後,兩人便朝海水下面潛去。 那寒冰船的船頭如堅硬的火箭頭一般,整體的造型也是如劍魚一樣! 下沉的速度很快! 這是很奇妙的體驗,此刻陳揚親自下海,這與剛才神識伴神瞳下來是很不同的體驗。 陸月華也是頭一遭,她不由自主的看了陳揚一眼。 因為這一切的奇幻,都是因為陳揚的奇思妙想啊! 陸月華突然又驅使出水元素之力,她是想跟陳揚通過神識交流。因為眼下的空氣不能隨便浪費啊! 陳揚立刻就意識到了這一點,他也接納了陸月華的水元素之力。 兩人在這一剎那就像是電話接通了信號一樣,可以相互通話了。 「陳揚,我們這次下去,會不會死?」陸月華忽然問道。 「不知道!」陳揚說道:「也許吧。」 「你不怕嗎?」陸月華道:「你好像不是很在意!」 陳揚不由苦笑,說道:「你也進過我的腦域裏面,也知道我最近這幾年,幾乎過一段時間就要經歷一次生死險關。多少是會有些麻木的,所以很多時候,我知道人生短暫,人活着,得及時行樂。因為萬一我那天就死了呢?至少,我痛快的隨心所欲,死的時候才不會有那麼多的遺憾!」 陸月華忽然有些懂陳揚了。她對陳揚的責怪也就自然而然的少了一些。 至少,陳揚不是有意要怎樣,他真的就是這種生活態度。 「若是這次下去,咱們順利得到了天陵墳墓的法寶,你馬上就要去找教神雅琳娜嗎?」陸月華問。 陳揚說道:「不會,我還要好好領悟。必須得有了七成的把握才能行動!」 陸月華說道:「預祝你能成功!」她並沒有說要幫陳揚的忙。 只因她不管在任何時候,都是偏於理智類型的。她知道陳揚要面臨的敵人太強大了,她不想捲入進去。她不可能腦子一熱,就將整個月影宮陷入這種險惡的漩渦里。 陳揚自然也懂,他也是個很明白事兒的人。任何時候,別人不幫你都是本分,這絕對不是能怪罪他人的一個原因。但別人肯幫你,那就是天大的情分,必須得銘記於心! 永遠不要將他人的幫助當成理所當然,不然長此下去,就不會有人再幫你。 寒冰艦船繼續下沉,下面的水壓越來越厲害,那寒冰船外面不停的炸裂。就像是在遭受密集的火箭炮在轟射一般。 陳揚不停的修復寒冰艦船。 陸月華忽然又說道:「你若救回你的同伴之後,你就要回主世界嗎?」 陳揚說道:「當然,我還需要將其他的同伴找到。之後,便立刻回主世界!」 「沒想過就在這裡待下來嗎?」陸月華說道:「若是你已經能和教神抗衡,那你就會是這個迷失大陸里的超級強者。你在這裡可以如魚得水!」 陳揚沒有絲毫的猶豫,他說道:「這裡再好,都不是我的家。主世界裏,有我永遠也割捨不下的東西。而這裡,沒有多少讓我留戀的東西!」 這句話一說出來,陸月華沒來由的覺得心口疼了一下。居然還有一些酸楚! 「真的沒有留戀的東西?」陸月華問。 陳揚微微一笑,說道:「偶爾會想起你。」 「你的喜歡來的快,去的也這般快嗎?」陸月華淡淡冷冷的說道。 陳揚說道:「人生如朝露,轉瞬即逝。我不喜歡將有限的精力放在這種無謂的糾結之中。」 陸月華說道:「我只能說,幸好我並沒有喜歡上你。不然這一定會是我此生最大的悲哀!」 陳揚淡淡一笑,他也就不再說話了。 他並不是有意要氣陸月華,而是因為,他真就是這麼想的。 陳揚會永遠銘記仇恨,但對於情愛,他永遠都不會去因為失去誰而感到遺憾。因為他努力過…… 他也永遠不會因為失戀而讓自己消沉,那真的只是他人生中佔據很小的一部分而已。 兩人聊到了這裡,也就有些聊不下去了。 當下都選擇了沉默。 一路朝下探去,周遭還有不少奇異生物,鯊魚,鯨魚,以及不知名的生物。 不過沒有任何生物會來冒犯這樣的寒冰艦船! 終於,在一個小時後,兩人順利的到達了那海底山峰之上。 陳揚輕車熟路的駕馭寒冰艦船開往山洞。 不多時,兩人就來到了山洞前面。 到了此時此刻,陳揚和陸月華的衣服都是乾的。 陳揚停止了修復寒冰艦船,就在寒冰艦船被水壓擠壓得快所剩無幾的時候。陳揚和陸月華已經帶着殘餘的寒冰艦船順利的闖進了山洞裏面。 進入山洞之後,一切都安靜了下來。 那耳鳴的聲音也終於消失了。之前由於水壓太強,兩人耳邊像是在打雷一樣,胸口也是生疼,那種感覺是非常的不舒服的。 山洞裏,乾爽得很。 四周一片漆黑! 陳揚與陸月華撤去了寒冰艦船,緊接着,陳揚施展了一個火球術,在空中照明起來。 山洞裏很安靜,那井蓋被丟棄在一邊,並沒有被動過。 而神瞳和那奇怪的中年男子已經消失了。 「神瞳就是在這裡遇見敵人的?」陸月華問陳揚。 陳揚點點頭,說道:「沒錯!」他說著話的時候來到了那井洞處觀看。 陸月華也跟了過來。 井洞裏面依然黑乎乎的一片。陸月華和陳揚同時用神識探那井洞。 兩股神識迅速直下數萬米,神識的速度可比肉身的速度要快太多了。 但具體的情況還是跟之前的一樣,根本看不到底部。 陸月華也充分體會到了陳揚所說的那種感覺。 隨後,兩人收回了神識。 兩人面面相覷,一時之間卻沒有更好的思緒了。 「難道這裡並不是天陵墳墓?」陸月華說道。她站了起來,四處觀看,想要找到一些端倪。 陳揚沉聲說道:「我之前已經用神識四處觀察了,別處都沒有任何的怪異跡象,也不太可能隱藏住天陵墳墓。唯獨這裏面,這裏面太古怪了。空氣從那裡來的?水壓是如何化解的?這種神通,你我都是沒辦法做到的。那麼我想,既然有人在這裡布置如此詭異的環境,不可能沒有用途。」 陸月華也覺得陳揚說的有道理,她說道:「難道是山洞壁面有文章?」 陳揚說道:「沒有查到,山洞壁面後面是實心的。這裡就像是一個普通的山洞,撇開這山洞在海底深處的古怪不說。再有的古怪就是這口井,難道這口井是同向天陵墳墓的?」 陸月華說道:「不太可能,這口井太深了,深得見不到底。天陵墳墓怎麼可能在如此之深的地方?」 「也許是一個入口,入口是通往別的地方呢。這裡只是一個大門!」陳揚想到了蟲洞跳躍,這裡是入門處,一旦進去就會跳躍到別的小世界裏。也許,天陵墳墓根本就不在海底深處。 陸月華說道:「可是神識朝下探,也沒探到結界之門。」 陳揚說道:「要不咱兩下去看看?」他頓了頓,說道:「那中年男子就是從這裏面出來的,我想這裏面一定還是大有文章的。」 陸月華說道:「看來也只能如此了。」 兩人當下便打定主意準備探入到井洞裏面去。 可就在這時,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那井洞裏面再次出現了滾滾黑煙。 陳揚拉住陸月華,不由自主的後退。「不好,是那中年男子來了。神瞳已經消失,也許就是被拉進去了。他現在是來對付我們的……」 兩人微微緊張的看着那滾滾黑煙。 但這一次,黑煙出來之後卻分成了兩股。 接着,兩股黑煙凝成了人形。 便也在這時,陳揚目眥欲裂。 因為其中一個人他太熟悉了,那就是他的生父,陳天涯! 陳天涯一身白衣,臉色冷峻。他在看到陳揚之後,眼中忽然出現了一絲獰笑。「孽畜,原來你在這裡。你讓為父找的你好苦啊!」 陳揚心兒劇烈跳動。「不對,這是絕對的幻境。陳天涯不可能會出現在這裡!」 在這一瞬,陳揚肯定了心裏想法。他冷笑一聲,說道:「區區幻術,也想欺騙你爺爺我?」 與此同時,陸月華的臉色也是大變。因為那另一股黑煙形成了一名女子。 這名女子生得花容月貌,一身紅色的衣衫。 這女子,看起來才十六歲左右。 陸月華的嬌軀卻是戰慄起來,她似乎是極為害怕這紅衣女子。 「你不要怕,她們都是幻覺。」陳揚提醒陸月華。 便也在這時,那紅衫女子對陸月華惡狠狠的說道:「陸月華,你還記得我嗎?」她的臉上滿是咬牙切齒的恨意。 陸月華眼中泛出淚水來,她捂住嘴,說道:「妙眉,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是你?」 「是你,是你故意不拉住我,你就是想我死,你好當上這宮主之位!」叫做妙眉的女子怨恨的呵斥陸月華。她同時轉頭,說道:「你看看我的後腦……」

《陳放司徒靈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