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蒼月愛
蒼月愛 連載中

蒼月愛

來源:外網 作者:盛世竹香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盛世竹香 都市言情

蒼月生於大漠雪山之上,初睜眼之際,便飄在雪山之上,沒有記憶,也不知自己是誰?叫什麼名字?望着茫茫雪山,皚皚白雪,只隱約記得名字里有個『月』字,便取名蒼月。只是一片殘魂,也不知是誰的魂,更不知為何會殘魂了?這千百年間被大漠族人奉為雪山神女,除於大漠公主體內沉睡,便飄於雪山望雲。偶然間識得明珠公主,為助明珠,蒼月與妖狐曄白合力在雪山起陣,陰差陽錯之下,來到一個未知世界。風起時望雲,雲起時念你。千百年之後,可還有人記得她名姓?展開

《蒼月愛》章節試讀:

『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新娘子?

蒼月眼眸一抽,這麼細一看,可不就是嘛!那兩年青的捕快一前一後抬着轎,轎中坐着新娘子,萬捕頭在前吹着笛子……應該不是笛子,是嗩吶!

只是在蒼月看來,並沒有什麼轎子,只是這四個人誇張的走着,萬捕頭好似在吹嗩吶,兩個小捕快好似在抬轎子,而中間之人好似……被抬的新娘子。

……這是着了什麼魔?

蒼月正想着,只見眼前四人晃悠着,走兩步退兩步,看似在向前走着,實則原地未動。忽而萬捕頭長長吹了刺耳的笛聲,夾着嗓子喊了聲,「落轎~」

蒼月被那漏風的嗓聲喊得一個激靈,緊了緊懷中小白,便見那兩小捕快有模有樣的彎着身子,當真在落轎。

前首小捕快哈着腰,誇張在挑着「轎」簾……新娘子頂着破蓋頭小步踏出了轎子,踏着小碎步,躬着身子,緩緩朝前方一棵大樹下走去……

三名捕快,立時木木的跟於身後,「啪……啪……」有一下沒一下拍着巴掌,好似在道着恭喜……

蒼月從樹後走了出來,隨着那巴掌聲,緩緩走到這幾個捕快身旁,也跟着有一下沒一下的拍着巴掌,細細觀察着他三人。

他三人閉着眼睛,並沒有什麼表情,動作僵硬,行動遲緩,三人面上皆有層淡淡灰黑之氣,好在還有淺淺呼吸。

蒼月也沒有術法,一時間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只得跟於他們身旁獃獃看着眼前的「婚禮」

確實是婚禮,那新娘子緩緩走到一棵大樹之前,便飄飄跪下,此時萬捕頭立時僵直的走了過去,「今日李府上下張燈結綵,佳朋滿座……」

隨着萬捕頭那粗啞之聲,蒼月向樹下細細看去,只見四具骸骨,看骨架便知是兩男兩女,皮肉緊抽包裹在骨骸之上,仿似被人抽了精血般。

蒼月趁着萬捕頭那繁長的祝福之詞,緩緩走至那四具骨骸之處細細打量。

這四具骨骸皆大張着嘴,瞪大着雙眼,好似乾屍般,其中一具還缺了只手臂。

細細辨認,那兩具男屍蒼月還認識,便是誤打誤撞,從坑中一起爬出來的兩名男子,其中一人的胳膊還被蒼月打脫了臼……

而那隻脫落的手骨,便是剛剛萬捕頭吹的「笛子」,也不知是什麼做成的笛!

蒼月只覺胃裡酸水翻攪,轉頭看了看另兩具女屍,怕是萬捕頭口中那丟失的少女了吧。

現下人數都對上了……只是中間拜堂的新娘子是誰?

蒼月來到新娘子身旁立着,只聽得萬捕頭扯着嗓子喊道:「二拜高堂!!」那漏風的嗓子,於這寒風的密林中傳得老遠,仿似附和般,遠遠的傳來幾聲烏鴉嘎嘎啼叫。

「沒有新郎官如何拜堂?」蒼月立於新娘子身後淡淡問道,「拜堂不是都要男女兩個人的嗎?」

沒有新郎如何拜堂呢?

那正叩首的新娘子,躬着身子聞言僵硬的頓住了身形,只余那破蓋頭隨着呼呼北風『呼啦啦』前後晃悠着……

「嘎啦啦」一聲脆響,那新娘子腦袋轉了一大圈扭着脖子從叩首姿勢轉到身後仰着頭顱,破頭蓋也被她突然動作甩開半邊去,只見那新娘子腦袋反轉過來,從下向上望着蒼月……

那露出的半張臉上,空洞洞的一個大眼睛,那隻眼極大佔了大半張臉去……

時間便如此凝固了,新娘子跪於地上倒彎着身子,從下向上,瞪着一隻大大的眼睛盯着蒼月……

蒼月立於她身旁,低着頭也望着她……

二人就這麼僵持着,誰也未動。

直到一陣北風吹來,吹落了新娘子那欲落未落的蓋頭,將新娘子臉龐全露了出來,灰黑干皺的皮膚,雙眼兩隻大眼睛呆愣愣的,好似有沒有眼珠,空洞洞的,但……蒼月知道她在看着自己!

「你的新郎呢?」

你的新郎呢?這寂靜密林之中,回蕩着蒼月的話語,輕飄飄的,好似帶着迴音。

你的新郎呢?

「咔啦啦」那新娘子頭顱又轉了半個圈,復望了望了身側空空的位置,「我―的―新―郎―呢?」她一字一頓,好似不可思議的拉着長音,細長細長鬼泣直刺耳膜。

「咔咔」異響,新娘子僵直的站了起來,回身瞧了瞧四周,好似在看滿堂賓客,三名捕快皆僵直的立於一旁,沒有絲毫動作。

新娘子獃獃於『滿堂賓客』之中轉了一圈,復又轉到蒼月面前來,睜着那兩隻大眼睛,笑問道:「你看到我的新郎了嗎?」

那黑幽幽大窟窿寫滿了驚惶無措,好似她的新郎當真找不到了般。

蒼月搖了搖頭,哪有什麼新郎,來的時候便見她一人在拜堂,蒼月也奇怪來着,哪有一個人拜堂的?

見蒼月茫然搖頭,那新娘子雙手捧着心口,一副傷心欲絕的形容,顫抖着向外行了幾步,低低哭泣道:「……哪有什麼新郎?呵呵呵。」忽而她彎腰大笑起來。

呵呵呵!!!!

蒼月只見她周身起了層層灰黑之氣繞着她不停打着轉,慢慢向四周散去,好似什麼東西在掙扎着……眯眸細聽,是幾個人的魂魄在哭喊掙扎着。

新娘子不停的笑着,笑得四野也盪起迴音,配着呼呼北風直穿耳膜。

在她的笑聲中,蒼月聽到了那四個魂魄的不斷嘶喊掙扎之聲,她周身盪開層層黑霧……

笑着笑着,她忽而又哭了

哭着哭着,她忽而又笑了

哈哈哈!!!!

新娘子仿似笑累了,直起腰身來,低柔道:「初到澗河,小叔來接,便一見心喜,滿心仰慕,生了不該有的心思……」她伸出乾枯的手臂,高高抬起,好似在撫着誰的臉龐,那樣的輕柔,好似撫着什麼寶貝般。

蒼月隨着她的話語,眼前好似看到一名少女來到澗河縣投親,小叔一大早到城外來接侄女的到來,一番寒暄之下,那少女對小叔倒了起了莫名的心思。

天長日久,少女心中滿是他身影……

「滿懷春腸無人可訴,說與她二人聽……」新娘子折身拾起頭蓋,揉成一團抵在胸口,那副含羞帶怯的模樣,好似含春少女般,她揉着揉着,忽着『咔嚓』一聲轉過頭來,惡狠狠道:「可她二人竟當個笑話傳與旁人說。」

「害得我羞愧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