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不要在異世界談戀愛
不要在異世界談戀愛 連載中

不要在異世界談戀愛

來源:google 作者:可殤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衡 池魚 現代言情

叮已傳送完畢,請完成宿主的意願,順利完成十項任務之後方可回到原身池魚聽到耳邊系統的叭叭聲,不禁揉了揉耳朵以前的記憶全部消失,陌生的壞境陌生的身體,她該如何在十次任務中險象環生???展開

《不要在異世界談戀愛》章節試讀:

放學的鈴聲響起,同學們立即神采奕奕的拿上書包往外面走去,彷彿剛才上課打瞌睡的不是他們一樣。

池魚把老師留的作業放在洗的發白的書包里,緩緩的把拉鏈合上,剛打算起身離開。

一個女同學立馬竄出來擋住她的去路,「沐之吟,你不打掃衛生?」她的話帶着點疑惑,平時不用別人提醒面前這個人就會主動把所有的衛生弄好才會離開。

兩人的身高相等,但由於沐之吟常年營養不良,總是給人一種弱不禁風的感覺,但卻絲毫不會引起別人的保護欲。雖說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萬里挑一。但若是你長得實在普通,也不會有人願意花費時間來了解你的內心世界。

「今天不是我值日,我為什麼要打掃衛生?」池魚的語氣毫無波瀾,像是和人隨口聊着家常。

那名學生似乎沒想到她會這麼說,「可是這些平常都是你做的?」在她的認知中這些理所應當都是沐之吟該做的事情,不止她這麼覺得,全班所有人都這麼認為。

池魚抿着嘴唇笑了一下,說:「以後按照值日表來,該我做的我自然會做不該我做的我也堅決不會碰。」說完之後也不管後者滿臉的驚愕,踱步走下樓去 。

池魚邊走邊繼續回顧着昨天世界線。

沐之吟一直性格軟弱,因此成為全部壓榨的勞動力,還是無常免費的那種。班裡所有的衛生都會交給她。久而久之,所有人都覺得這是一種理所當然。

但她的任勞任怨並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也只有在需要她的時候才想起來班級里有這麼一號人。

她寄住在她姑媽家,寄人籬下的感覺並不好受。每天放學回家她要做各種家務活,姑父把客廳開闢了一個角落,拿着屏風遮擋,用來當做她的房間。

在家裡她不敢發出任何怨言,洗碗,拖地,各種家務她都會很自覺的去做。

在這邊,她沒有朋友,她把自己封在龜殼裡,只有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才會偷偷抹掉臉上的淚痕。

她曾以為只要自己考上大學,日子總歸會慢慢好起來。

但事與願違,在那個下的暴雨的夜晚,摧毀了她對未來所有的幻想。

那天晚上,她跟往常一樣做完所有的家務。

她在那個屬於自己的角落裡做着作業,外面雷聲大作,很容易隔絕所有不安的動靜。

由於做的太投入,她的姑父什麼時候走進來她並沒有察覺。等到她發現的時候為時已晚。

姑父用一隻大手牢牢禁錮住她的嘴巴,沐之吟使勁掙扎着,但她的身體實在太過瘦弱,怎麼可能和一個成年男子的力氣相提並論。

姑父在她耳邊囈語着,「我們家之吟長大了,讓姑父今晚好好疼愛你。」他的聲音像是惡鬼來索命,讓她渾身戰慄不止。

沐之吟趁着他說話之際,狠狠咬住他的手腕,那個男人吃疼,用力的甩開了她。沐之吟邊喊救命邊逃命似的往外走。

她的姑父早已做了萬全的準備,大門已經被他牢牢鎖住。她姑母今天晚上值夜班,要到三點才會回來。

沐之吟使勁拍打着房門,她用力的嘶喊着,「救命……救救我。」但她的聲音被雷聲所掩埋住,淚水奪眶而出,逐漸模糊她的視線。

沐之吟擦掉臉上的淚水,她不能慌亂。她記得窗戶邊放着一把水果刀,她剛跑到窗戶邊,姑夫的耐心已經耗盡,他身下的邪火已經到達了頂峰。

沐之吟終於在一片亂物中找到了一把水果刀,還沒等她拿起來,姑父就一把把她的手牢牢禁錮住。沐之吟用盡全身的力氣推開他,並用腿肘狠狠撞擊他的胯下。

這一下,引起了他的熊熊烈火,姑父直接一把把她用力的往後推去。

沐之吟聽到啪啦一聲,玻璃應聲而裂隨着她掉下樓。

在最後一刻,她看到姑父驚慌的神色,他的手似乎想拉住她,但掉墜的速度太快,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

在生命終結的時候,沐之吟根本感覺不到任何疼痛,她只是感覺不甘心而已。明明都快高考了,明明她都做好了一切的準備。明明她都準備好跟他去同一所城市上大學。

可惜,所有的幻想都結束在這雷雨交加的夜晚。

一滴淚水順着她的眼角滑落,沐之吟死不瞑目。

世界線到這裡到此為止,池魚通過她的回憶看到了她的暗戀,看到了她的心酸,看到了她的軟弱,也看到了命運對她的不公。

1006適時的開口道:「這鬼扯的世界。」

池魚並沒有太多感悟,誰的人生沒有充滿遺憾,只是或多或少而已。

這時,有人出聲打斷她的沉思,「要賺零花錢嘛?」

池魚覓聲看去,只見不遠處站着那名中午在餐館裏見到的年輕人。兩人大眼瞪着小眼。還是1006實在看不下去,出聲提醒道:「池小姐,人家問你呢!」

池魚搖了搖頭,直接了當的說:「不用。」

年輕人似乎也想到了這個結果,他並不氣餒,嘴角微微上揚,「不急,如果你想好了,來校醫室找我就好了。」

池魚冷眼瞧着這個年輕人消失在視線範圍內,並沒有因他的話受到任何感染,自顧自的的往外面走去。

1006不免好奇的問:「為什麼不去?我們都已經沒錢了,全身家當只有十塊錢,少的可憐。」

「你想一下,有一個人莫名其妙的跑過來讓你去他那裡打工,誰知道他安的什麼心。」池魚語氣稍微停頓一下,後又緩緩說:「再說了,沐之吟在這所高中讀了兩年多,怎麼可能會這麼巧我們剛來到那個人就眼巴巴讓我們過去,此事虛得慎重考慮!!!」

系統:「好吧,你自己看着辦,需要我幫忙說一聲!」

池魚背着書包慢悠悠的朝姑父家走去,她姑媽家居住在老式筒子樓里,周圍散發著霉味,蒼蠅在垃圾桶上面嗡嗡亂叫着,臭水溝散發著引人作嘔的氣味。

剛走到家門口,裏面就傳來姑媽的大嗓門,麻將嗶哩吧啦作響着。推開門看去,尼古丁的味道撲面而來,池魚不動聲色的捂住口鼻,瓮聲瓮氣的叫了一聲,「姑媽,我回來了。」

姑媽看都不看她一眼,揮揮手,示意她快去做飯。

池魚放下書包走到廚房,客廳里傳來他們的討論聲,對於這些聲音,她早就已經勉勵了。

「阿芬啊,這小姑娘要在你家待多久啊?」沐之吟的姑媽名叫梁花芳。池魚聽着這聲音,她知道問話的人是隔壁鄰居家的陳嬸,是十里八鄉有名的大喇叭。

「還有半年,高考完就不在這裡住了。」

有人在旁邊迎合道,「誒呦喂,要是考上好大學,你們不就跟着享福了嘛!」

阿芬連續呸了好幾下,往廚房的位置看去,故意加大音量道:「呸呸……就她那樣,成績爛的一沓糊塗。要不是我顧忌着還有那麼一點親戚的情分在,我早就把她趕出去了。」說完她還對着牌桌上所有的人,說:「你們知道嘛!她媽媽那個吝嗇鬼,生活費都不給她。早知道,當初就不讓我弟弟……」

話還沒說完,廚房就傳來啪的一聲脆響,碗碟應聲落下。

梁花芳罵罵咧咧的跑到廚房,「誒喲,你這個賠錢貨!怎麼這麼不小心!罰你今天晚上別吃飯!」

池魚氣定神閑的站在一邊,假裝拿着掃把過來掃,結果被梁花芳一把推開,「什麼事情都做不好,去幫我把衣服洗了。真是的,笨死了!!」

池魚淡淡的「哦」了一下,剛走出廚房,沐之吟的姑父剛好下班回家。

一見到她,沐之吟的身體本能就愣在原地,渾身汗毛豎起,肌肉瞬間繃緊。

沐之吟的姑父名叫魏國壯,是一名工廠的工人。此時的他收斂起眼中的貪婪之色,「怎麼了?不認識姑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