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陛下,管管吧,太子又去送死了
陛下,管管吧,太子又去送死了 連載中

陛下,管管吧,太子又去送死了

來源:google 作者:老劉的酒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玉明 雪媚兒

每si一次我就變強一些,於是我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遠驀然回頭,我以天下無敵「父皇,我實名舉報,我偷看貴妃洗澡,罪大惡極,請求被處si」「大表哥,你不是喜歡我老婆嗎,sha了我,sha了我你就成功了」「沒有針對誰,我是指在座的都是垃圾,不服的儘管來sha我」【叮,宿主這次si亡的姿勢,既優雅又不失慘烈,特此獎勵幽冥掌法一套】【叮,宿主這次si亡原因,既存在個人恩怨,由摻雜情感糾紛,還有家國情懷,si亡原因複雜,特獎勵對手二十年功力】【叮,此次si亡,屬於自殺,系統不喜歡自暴自棄的人,拒絕獎勵】…….展開

《陛下,管管吧,太子又去送死了》章節試讀:

「陛下,本來我已經將沿路的人手都給撤了,故意放程鋒進了皇宮並一路尾隨。

當他進入夢淑公主房內後不久,我們想要進去抓人的時候才發現,太子殿下在裏面,所以我們沒有輕舉妄動。」

「太子沒事吧?」

「無礙,不過奴十三傳來消息說,太子殿下拿今晚的事情逼迫夢淑公主,明日向陛下主動請求做太子側妃。」

「哦,呵呵呵,這臭小子倒是有些儲君的樣子了。」玉正乾似乎很高興。

「陛下,可是我們本是要通過構陷**這件事情破壞這次和親的,可是現在…」

玉正乾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不緊不慢的說道:「不要緊,破壞和親的目的就是挑撥程震虎和慶陽皇室的關係。

現在太子誤打誤撞將堂堂慶陽長公主收為側妃,簡直是打了慶陽皇室的臉。

今晚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即便他們不願意也得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所以依然可以達到我們想要的效果。」

「陛下英明,那這樣程震虎是不是就失去皇室信任了。」

「沒那麼簡單,程震虎在慶陽有『軍神』的稱號,而且祖上三代都是上將軍,其影響力遍布整個慶陽國,怎麼可能說倒就倒呢。」

「那我們豈不是白忙乎。」

「不會,只要在人心裏種下一顆怨恨的種子,遲早它會長成參天大樹的,不着急,慢慢等。」

「陛下英明。」

…………

翌日。

「參見玉龍皇帝。」

雪媚兒如期來到了御書房,就是神色不太好,眼睛裏布滿血絲,想必昨晚沒有睡好。

長公主做側妃,不只是她自己沒有面子,對慶陽國也是侮辱。

但是慶陽國上將軍之子夜進玉龍皇宮,潛入太子未婚妻的房間,還被抓了個正着。

這件事情可大可小。

如果慶陽國不同意雪媚兒成為側妃就得將程峰的兒子交出來,這樣的話慶陽皇室和上將軍就撕破臉了,想必這不是皇室想要看到了。

所以只有一條路,就是委曲求全,讓雪媚兒成為側妃。

玉正乾裝出一臉意外的說道:「起來吧,不知夢淑公主今日前來所謂何事啊,是不是婚禮有什麼要求,不要緊,儘管提,朕一定會滿足你的。」

「謝陛下,夢淑確實有件事情。」

「說,朕一定答應你。」

「請求陛下冊封夢淑為太子側妃。」

「什麼。」玉正乾一臉驚恐道:「你說笑了吧,你乃堂堂長公主朕怎麼會讓你做側妃呢,再說了哪怕朕答應了,貴國國主想必也不會答應的。」

「我國國主已經同意了。」

不得不說,想要做好一位好的君主,首先得是個好演員。

聽罷,玉正乾手裡的毛筆都不自覺的掉在地上,掉下的角度和時機把握的剛剛好,一點違和感都沒有。

「夢淑公主,這是為何呀?」

雪媚兒深呼吸了一口氣:

「夢淑才疏學淺,配不上太子正妃之位,所以望陛下成全。」

說著再一次跪下行了一個大禮。

玉正乾嘆了口氣,似乎很無奈的說道:「那…好吧,既然貴國都決定了,如果朕再不成全你,恐怕顯得就太不近人情了。

那就這樣辦吧,不過你放心,你今後的待遇依然是正妃的待遇,這些你千萬不要推辭了。」

「謝陛下成全。」

「你先退下吧,朕還要再緩緩,這個消息簡直令朕太震驚了。」

雪媚兒拖着自己本該優美的身軀離開,不過現在身上背負了太多,沉重的讓她走路都很艱難。

惶惶半月已過。

太子大婚,各地張燈結綵,當地官府的組織下舉行了各種慶祝活動。

雖然是兩位側妃,不過這是太子第一次納妃,況且,兩位妃子中一位是慶陽國長公主,一位是當朝大將軍千金,所以場面工作總該做到位。

皇宮裡更是熱鬧非凡。

喝的有些微醺的玉明一高興直接給宮中所有人發了一個紅包,裏面的銀子抵得上他們三個月的俸祿。

整個宮內無不是祝福聲,玉明聽着也開心。

在十三的攙扶下來回到東宮。

兩位妃子的別院李玉明的寢宮不遠,還是對門。

「殿下,今晚您讓誰侍寢?」

玉明左右看了看,我色眯眯的樣子將男人齷齪的想法不自覺的寫在臉上。

他想嘗試一下只存在前世學習資料里的多人互動,但如今世界,恐女子難以接受,故,退而求其次,言道:

「今晚是本太子大婚之日,不能厚此薄彼,前半夜她後半夜她,嘿嘿,我真是個小天才。」

說著直奔雪媚兒別院,搖晃的身體也不知道影不影響發揮。

走進房內,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讓本就有些飄忽不定的腳跟,差點離開地面。

伺候的下人及時上前扶住玉明,玉明揮了揮手示意他們趕緊下去。

一襲紅衣靜靜的坐在床邊,見到有些醉意的玉明,哪怕上七品的她都有些緊張了。

緊張中的她如含苞待放的花骨朵,等待着雨露的澆灌綻放出絕世的風華。

玉明穩穩腳跟,一個蛇字走位上前。

「小美人,我來了,讓我看看這世間第一美人到底長什麼樣子。」

說著撲到雪媚兒身上。

她內心是極度的忐忑甚至是厭惡。

然而又無能為力。

任由這充滿酒氣的腐肉在自己的身上肆虐,墨染守了二十年的清白。

玉明居高臨下的看着自己身下的公主,手輕輕的伸向那遮住了美好的面紗。

別說,現在連玉明都有些緊張。

「等一下。」

關鍵時刻,雪媚兒打斷了玉明的動作,靈巧的翻身直接將玉明壓在身下。

雙手將他的手按在床上,柔軟的身軀坐在他的身上。

被打斷的玉明剛剛還有些惱火呢,可是看到這樣的動作,笑了起來。

「哦~,原來你好這口啊,那太好了,來吧,正好我喜歡被動。」

說著直接閉上眼睛,露出一副任你魚肉的表情。

這種表情看在雪媚兒眼中如晨起後的眼屎,看着噁心,感覺更噁心。

「太子殿下,請您先克制一下,我們國家有些習俗,希望殿下能夠憐憫媚兒遠嫁他鄉的份上,能夠遵循。」

「我這褲子都脫一半了,要不….日後再說?」

「還望殿下成全。」

…………..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