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變異玫瑰花
變異玫瑰花 連載中

變異玫瑰花

來源:google 作者:秦逸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秦逸 黃欣

我爬了幾百層樓,都是些有的沒的,沒有什麼實際意義唉,我好想擺爛,要是能做一棵植物就好了,只要光合作用就能活着說時遲那時快,我突然感覺渾身痒痒的,一種詭異的熱流流經了我的全身……...展開

《變異玫瑰花》章節試讀:

《變異玫瑰花》,書中的男女主角是秦逸顧歲安,這是一本由作者「秦逸」編寫的甜寵文,內容簡介:秦逸眼神有些冷:「你有異能嗎?
你有把握救下他們嗎?
」我不知所措,但還是說:「但是我不能見死不救。
」秦逸沉默了片刻,打開了車門。
...我緊張地吞了口唾沫:「那個,好像是我朋友,你能不能……」後邊的話我說不出口,我有什麼理由要求秦逸幫我救人?
萬一出了什麼差錯,就是拖累了這一車人的性命。
於是我改口道:「你能不能放我下去?
」秦逸眼神有些冷:「你有異能嗎?
你有把握救下他們嗎?
」我不知所措,但還是說:「但是我不能見死不救。
」秦逸沉默了片刻,打開了車門。
我扭頭,感激地說了一句「謝謝」,立刻衝下了車。
黃欣救過我的命,這不是假的。
之前有天晚上,我出門晾衣服,半路不知道磕到了什麼東西,從陽台上翻了下去,是黃欣拚命把我拉了上來,還害得她手脫臼了。
所以現在,我也不能視而不見,況且秦逸不是說白天喪屍行動緩慢嗎?
我人傻了。
你特么管這個叫慢?
剛剛離得遠沒看清,現在湊近了看我才發現,那喪屍圍着幾個少女,像一頭頭髮狂的野狼一樣往裏面猛撲,速度快得我有點看花了眼。
秦逸居然說白天喪屍行動緩慢?

但是我果然沒有看錯,被圍在中間的就是黃欣她們一行人,黃欣手中發射着鐵片,正苦苦支撐着。
「黃欣!
」我連忙大聲喊道。
黃欣立刻注意到了我,但是同樣注意到我的,還有喪屍。
喪屍回過頭,表情似乎有些疑惑地看着我,似乎在說「還有送上門來的小點心」?
我一手抄起地上的一根木棒,一手對着喪屍勾了勾手指,聲音洪亮地說:「你、你過來啊!
」我承認我剛剛衝動了。
當那一張張腥臭腐敗的臉湊到我面前時,我才明白喪屍這玩意兒有多恐怖,多噁心。
但不知道是什麼給了我勇氣,或許是強烈的求生意志,我開始無規則地揮舞木棒。
「嗚嗚嗚你們不要過來啊!
」我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哭嚎着給自己壯膽,拿着木棍對着圍上來的喪屍一棍一個暴擊。
要是喪屍能慢一點就好了。
我這麼想着,忽然感覺周圍喪屍的動作好像真的慢了不少,他們好像被什麼東西絆住了一樣,幾乎停滯在了原地。
我心中一喜,開心地對着離我最近的喪屍來了一棍。
啪。
木棍斷裂了,同時裂開的,還有我的心。
我真的要哭出來了!
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喪屍,我在心中咆哮。
嗚嗚嗚這次我真的要芭比 Q 了啊!
忽然,身邊閃過一陣疾風。
眼前的喪屍突然被擊倒在地,腦門上插着一把匕首,在地上抽搐着。
我欲哭又止。
身後響起一道明快的嗓音:「付我錢,我救你們。
」是秦逸!
此時別說錢了,就是要我以身相許都沒有問題,雖然別人可能看不上我。
我連忙瘋狂點頭:「好,你要多少我都給!
」「成交。
」他聲音中帶着笑意。
沒等我看清,身邊突然響起一陣骨骼斷裂的聲音,一個接着一個,好像一首獨特的樂曲。
我雙目圓睜,大概二十來個喪屍,接二連三地被擰斷了腦袋!
這一切不過發生在三四秒鐘內。
我看呆了。
秦逸再次回到我身邊的時候,鼻尖上掛着一滴細汗,微微喘着粗氣。
我以敬畏的眼神看着他。
現在我心中只有四個字:卧槽牛逼。
秦逸的目光卻有些疑惑地看向喪屍的腳邊。
圍剿這二十來個喪屍比他想像的要輕鬆不少,因為這些喪屍的腳都被一些綠色的藤蔓束縛住了,看樣子,似乎是綠蘿?
他狹長的眸子微眯,這是植物和喪屍互斗,還是說有人有這方面的異能?
他側目看了眼身邊星星眼的顧歲安,她的眼睫毛上還掛着未掉的淚珠,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撲閃撲閃地看着他,小嘴張開。
他很快回過頭,表情冷漠。
算了,這傻子看着不像異能者。
我並沒有注意到藤蔓的異常,只是感嘆秦逸過人的能力,幾乎有點想對他單膝下跪。
「秦逸,」我目光亮晶晶地看着他,「謝謝你,你,是,我的神!
」秦逸:「……」我道了謝,立刻起身連滾帶爬地去看黃欣她們。
「室長,唐唐,楊姐!
」我衝過去,一把扶住虛弱的黃欣,楊思琪扶着唐唐跪坐在地上。
我突然感覺氣氛有點微妙。
黃欣沉默着,楊思琪也沉默着,唐唐則在地上微微喘息着。
「唐唐她……被感染了。
」黃欣語氣有些沉重。
我獃獃地立在原地。
說實話,從喪屍病毒爆發到現在,我一直沒有什麼實感,就像隔着一層屏幕霧裡看花一樣,我覺得死亡這種沉重的東西永遠不會降臨到自己身邊,沒想到來得這麼快。
我看向地上的唐唐,她手臂上有一個血淋淋的牙印,周圍正蔓延着青灰色的血管,一看就知道是中毒了,並且已經在變異了。
我有些手足失措。
要不來人把我的頭砍了讓我冷靜一下?
秦逸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我旁邊,低頭看了一眼,懶懶地說:「還有十分鐘就要完全變異了。
」我求助般地看向他:「你有辦法救她嗎?
我可以給你錢!
多少都行!
」秦逸的表情有些無奈,他搖搖頭:「我也不是萬能的啊,這東西現在誰都沒法解。
」「那怎麼辦?
」我獃獃地扭過頭,看着地上痛苦掙扎的唐唐,「能不能截肢啊?
截肢總可以吧?

」「不行,已經來不及了。
」秦逸的聲音還是那麼平淡,好像對這種情況已經司空見慣,「要是當場截肢還有希望,現在已經太晚了。
你們現在有兩個選擇,一是現在就把她的頭扭下來,二是等她變成喪屍之後再把她的頭扭下來。
」我震驚了。
他奶奶的這是什麼地獄選擇題?

忽然,我靈光一閃,迅速道:「現在沒有辦法,不代表以後沒有辦法是不是?
」秦逸好像不明白我為什麼這麼問,詫異地看向我:「那倒是,不過十分鐘之內肯定沒辦法。
」「那就行!
」我立刻擼起袖子,「我們把唐唐活埋了吧!
」其餘人一臉震驚。
活菩薩見過不少,活閻王還是頭一次見!
我看着他們震驚的眼神,很快明白他們誤會了。

《變異玫瑰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