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被甩之後假男友把我捧上天了
被甩之後假男友把我捧上天了 連載中

被甩之後假男友把我捧上天了

來源:google 作者:宇宙第一大垃圾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岑小南 陸影帝 霸道總裁

【1v1+甜寵+雙向救贖無女主】可可愛愛只撩不負責小戲精vs外表高冷內心羞澀腹黑影帝岑小南男朋友生日那天,他被綠了,綠茶男還是陸影帝的緋聞男友喝多上頭了的岑小南一拍桌子:「陸影帝,同是天涯被綠人,談個戀愛行不行?」看着狗男人有苦說不出的樣子,岑小南心裏美滋滋好男人不能違約的,他打開合約,最後一行寫着:「協議戀愛,一生為期」岑小南:「?」好好的,怎麼就一輩子沒了?展開

《被甩之後假男友把我捧上天了》章節試讀:

南夏晚很快把白導的信息發了過來。白導是圈子裡的老人了,拿的出手的作品很多,擅長拍愛情篇和文藝片。審美也很高。

岑小南是和他郵箱聯繫的,以《M》項目編劇的身份。

白導先問他有沒有什麼心意的主角人選,岑小南毫不猶豫的推了張斯年。

白導不贊同,但是岑小南說會海選,還說自己可能會給張斯年團隊透露一些風聲。二人交涉了一些細節,選角定在三周後。

岑小南退出了郵箱,換了一個賬號,給張斯年的團隊發了消息。

他看着對方已讀的消息,桃花眼中有異樣的情緒閃過。

張斯年,你很快就會和你眼中的廢物岑小南再次見面。

岑小南心安理得的在陸念北的公寓里渡了過來一個晚上,第二下午的時候,陸念北的商務車停在了公寓門口,陸影帝本人在商務車裡岑小南發消息讓他出來。

岑小南拉開車門上了車,聞到了車子里淡淡的檀木香的味道。

「現在我帶你去做造型。」

陸念北手中拿着一本時尚雜誌,熟練的翻到其中的某一頁。

「今天晚上將是你和我第一次在公眾面前露臉,害怕嗎?」

岑小南坐在陸念北的對面,搖了搖頭。

「不怕。」

今天的陸念北應該剛剛結束活動,他的妝還沒卸,五官更加深邃,特別是他的鳳眸,越發的冷艷驚人。

與之前的一身黑白配不通過,他換了一件藍色的西裝,袖口和胸針都完美配套,整個人像是宮廷里走出來的王子一樣。

聽到岑小南的話的時候,陸念北似乎心情極好,他眼尾微微上挑,聲音帶着淺笑:「岑小南,你很乖。」

乖?

他臉上寫了這個字嗎?

幾天下來,岑小南已經明白了,陸影帝對他的濾鏡八百米厚。雖然還搞不清楚他 和陸影帝之間這種不清不楚的關係到底是因為什麼才發生的,但岑小南目前僅有的條件也就如此了。

既然陸影帝在這麼好心,岑小南理所當然的承情。

半個小時之後,車子到了整個帝都最歡迎的一條街。岑小南並不陌生,之前張斯年那個狗男人做造型的時候,為了讓他光鮮亮麗,岑小南經常在這裡排好幾天的隊。

陸念北替他拉開車門,然後伸出了手。

修長的十指就連指甲蓋都修剪成了完美的弧度。

岑小南猶豫了幾秒伸出了手,他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陸念北手心的高溫。

他不由自主的斜睨着陸念北,他還真是撿了大便宜。

兩人去了一家店,店長似乎和陸影帝很熟悉,笑眯眯的過來打招呼。

「陸哥,這位就是你男朋友岑小南?」

被人知道姓名,岑小南一點都不意外。畢竟他可是熱搜上那個被張斯年無情斥責的渣男,新時代的吃瓜人比以往更加孜孜不倦。

早就扒拉出了他的照片。

加上他出軌的對象還是陸念北,有那麼一秒岑小南甚至懷疑,如果他出現在大街上會不會被陸影帝的粉絲給掐死。

「嗯,」陸念北禮貌的對着店長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了,「給他做個造型,今晚fine雜誌的時尚晚宴我會帶着他出席。」

店長似乎很想八卦,她看着岑小南的目光都是好奇和探究,不知道是出於對陸念北的尊重還是什麼,她沒有多問。

「岑小南,時間會很久,我先去給你買吃的,晚宴要八點才會開始。」

陸念北鬆開了岑小南的手,突然揉了揉他的腦袋。

岑小南抬起頭,懵懵懂懂地看着陸影帝,他的鳳眸里像是春天的風,充滿了溫柔與眷戀。只是短暫的視線相接,岑小南迅速的低下頭。

陸影帝不愧是影帝。

他要是想和一個人談戀愛,哪怕並不喜歡對方,也能讓人 看出深情款款的意味。

丁玲-

門口的風鈴響動,陸念北人已經離開了。

店長拿着一套衣服走到他面啊,客氣說:「岑先生,這是我為你選的禮服,你看看你滿意嗎?」

岑小南點點頭,然後店長仔細詢問他能不能接受自己選擇的禮服,還有自己為什麼選這些,問他介不介意燙髮等等。

逐個回答了問題以後,岑小南說自己沒有什麼大別大的要求,隨便做就行。然後他順從的坐在凳子上,任由造型師折騰自己。

時間過於漫長,岑小南有些無聊的打了一個哈欠,摸出手機,剛打開遊戲,通知欄冒出了一條消息。

【南南,你在那?】

【昨天我喝多了,才和夏天發生那樣的事情,你聽我解釋好不好?】

【我是你的救命恩人,這麼多年時間都浪費在你身上了,南南,難道你還信不過我這七年對你的感情嗎】

【我把夏天當成了你,你回來,我們好好的好不好?】

岑小南面無表情的逐一刪除。

他有些好奇自己在張斯年的眼裡。是不是真的一個大傻叉?

第一次張斯年出軌的時候,岑小南也騙自己,勉強自己接受。

然後呢,就是自己又在門口聽了一次活春宮。

岑小南翻了一個白眼。

住着他的房子,讓他做傭人的活,左擁右抱,張斯年還真的是會享受。

可惜了大清早亡了,他也不是傻子。

陸念北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了,他沉默的坐在沙發上,岑小南順着鏡子里看到陸影帝一動不動的看着他的後背。

一個小時之後,造型終於做好了。岑小南看着鏡子里的自己,有些愕然。他原本又黑又直的短髮,被燙成了微卷,額前有不少耷拉下來,黑色的西裝袖口處是金色的綉邊,還有黑色的領結。

陸念北站在他的身後,也在仔細的打量着岑小南,忽然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一枚鑲鑽的胸針,小心的掛在了岑小南的胸前。

他鳳眸彎了彎:「很好看。」

岑小南聞到了熟悉的木質香水的味道,小聲說:「謝謝。」

「我的王子,」陸念北音色和聲線都很優越,每一個都像是在念詩一樣,「我能邀請你和我一起出席晚宴嗎?」

那雙骨節分明的手,再次伸到了岑小南面前。

岑小南伸出手放上去,心想,他被騙了。

陸影帝一定是海王。

——

作者有話說:

《被甩之後假男友把我捧上天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