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把我打入冷宮後,暴君成了植物人
把我打入冷宮後,暴君成了植物人 連載中

把我打入冷宮後,暴君成了植物人

來源:google 作者:肖兔嘰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君祁 藍顏

穿越前,藍顏:本姑娘這輩子沒什麼追求,戀愛第二沒有第一穿越後,藍顏:男人?狗帶,都給老娘滾犢子……只是看着抱着她大腿的小不點兒和……冷眼、滿是怨言看着她的某暴君,藍顏心虛了「不是……暴君你聽我說,我真沒偷你兒子,你要實在不信,我……我可以再送你一個女兒」某暴君看着面前笑成了爛桃花的女人微蹙眉,「哦?」某女一咬牙,撲倒在地上抱住暴君大腿,「父皇我是你失散多年的女兒啊」某暴君:…………他是在娘胎……不,在上一世輪迴前就種下這麼大的種了?某暴君:「來人,將這潑婦打入冷宮!!!」潑婦被打入冷宮當天,暴君一氣之下成了植物人……展開

《把我打入冷宮後,暴君成了植物人》章節試讀:

「哈哈哈皇上你又老又丑還饞人家小姑娘身子。」

屋內,君祁眉心擰緊,臉色黑沉難看,而奕芷還不知死活的在嘲笑他。

「你想死?」

奕芷立馬捂嘴搖頭,可是……好好笑啊。

「你說她會不會真跑去皇宮睡了你『兒砸』?」

君祁臉色鐵青:「她睡你?」

「那也不是不……」

奕芷忽然想到什麼話終止:「不帶你這樣的啊,你一個不能行房事的,哪裡來的我這麼大兒子?」

他話一出,男人臉色更難看,奕芷見事情不妙,趕緊起身開溜。

房間內,君祁臉色稍微恢復了一點,這個女人真是夠鬧騰的,她要是進宮,還不得把他的後宮攪翻天。

轉眼選妃大典就要到了,藍顏卻忽然想起來她還沒有勒索……呸呸呸要脫單樓的賠償呢。

所以選妃前一天,藍顏又風風火火的跑回丞相府索要賠償,她一開口就是五萬兩銀子。

「五萬兩?那都夠買多少個破樓了?藍顏你不要得寸進尺。」

柳姨娘被她氣的發抖,奈何藍顏今天穿了一身粗布麻衣,就是為了勒索不了就直接搶的。

「別的樓多少錢我不管,我的樓你知道我付出了多少心血在裏面嗎?你知道我對它的感情有多深厚嗎?你知道它陪伴了我多少個日日夜夜嗎?

你不知道,既然不知道為什麼要砸呢?既然賠不起為什麼要砸呢?你賤不賤啊?又窮又愛玩,你爹娘怎麼教你做的人啊?」

藍顏一頓叭叭叭的,說的柳氏母女倆目瞪口呆,這是那個懦弱的傻子?

「我今兒個就把話給你撂在這兒吧,五萬兩今天要是不給我,我就鬧進宮裡讓皇上給我做主,到時候我就說丞相府有京都第一才女不讓進宮,讓一個被外姓王退婚的進宮,你看皇上他給我做主不。」

雖然狗皇帝又老又丑,但拉出來用用還是很順手的,畢竟藍顏懶得很,不想動手。

柳姨娘和藍怡婷對視一眼,均從對方眼裡看出了驚恐,畢竟這可是殺頭的大罪。

「顏兒娘親也很想給你,但你也知道的,你爹就那點俸祿,根本就不夠養活我們一大家子人,娘親哪裡給你找這麼多銀子啊?」

藍顏:「別,我娘在生下藍斯衍就死了,你要真想當我娘就去下面問問她答不答應。」

柳姨娘一噎,真想上去撕了這小賤人。

「藍顏你不要太過分,信不信我們讓你走不出丞相府?」

藍怡婷沉不住氣,動手就要打藍顏,手要下去時藍顏這賤人卻不知道又從哪裡摸出一把匕首,正好對着她打下去的地方,她趕緊收回,就差一點點就打下去了。

收回手後藍怡婷內心冰涼涼的,又驚又怒:「藍顏你……」

「我怎麼了?」

藍顏無辜的咬了一口匕首,看呆了柳姨娘和藍怡婷:「這是我做的匕首糖,你們要吃嗎?」

聞言藍怡婷暴怒:「賤人,你敢耍我?」

她抬手又朝藍顏的臉打下去,藍顏又摸出一把匕首對着自己的臉,可惜這次藍怡婷不上當,冷笑一聲狠狠的打了下去。

「啊~」

藍怡婷的手打下去,一道慘叫聲響起,藍顏側身,避開飆出來的血。

「我、我的手。」

藍怡婷的手心正正的打在匕首上,被捅了個窟窿,此時正不停的往外流血。

「藍顏你個賤人,你居然敢傷怡婷?」

柳姨娘趕緊上前,一看見藍怡婷的傷口心疼的直指着藍顏的鼻子罵。

藍顏聳聳肩:「我沒動手啊,你要是不信你也拿把匕首放在你臉邊上,看我會不會受傷。」

柳姨娘聞言一愣:「傻子才會自己往匕首上……」

「你自己說的,我看妹妹一點都不傻,所以不怪我。」

藍顏隨手將匕首一扔,橫豎這娘兩不敢拿她怎麼樣。

「娘我的手,你要為我報仇。」

藍怡婷疼的眼淚都掉了下來,柳姨娘趕緊安撫她:「婷兒不怕,娘帶你去看大夫。」

轉而對丫鬟吼道:「都愣着做什麼?沒看見小姐都傷成這樣了嗎?請大夫啊。」

「去吧去吧,我在這裡等你送銀子過來昂,酉時還不送過來我就只能去宮裡找皇上了。」

走到門口的柳姨娘聞言差點摔倒,一口氣提不上來,但看着女兒痛苦的神色又只能趕緊帶她去包紮。

「怎麼回事?」

下去的路上,遇見了正好下朝的藍丞相和雲子辰,藍丞相見愛女被傷成這樣,禮儀都不顧了,立馬跑上去問。

「爹爹是藍顏那個賤人,她用匕首傷我。」

「咳咳!」

見自己女兒失態,藍丞相趕緊提醒她。

藍怡婷看見雲子辰的瞬間臉上的猙獰統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委屈和柔弱。

雲子辰眉心微皺。

柳姨娘:「老爺,顏兒一回來二話不說就要五萬兩銀子,妾身說一下子拿不出這麼多,她就、就用匕首傷了婷兒。」

藍顏剛出來就聽見柳姨娘這段話,當即拍手叫好。

她鼓掌的聲音吸引了藍丞相的視線,當看見藍顏那張傾國傾城的臉時他眸底的厭惡不加掩飾:「孽女,你看看你乾的好事。」

藍顏替原身不值,看看她整天思念的家人都是些什麼鬼東西。

「爹爹,你怎麼不問問我要銀子做什麼?」

藍顏不慌不忙的走過去,直視藍丞相,忽略藍丞相身後一直在盯着她看的雲子辰。

藍丞相有些不耐煩:「你要銀子做什麼?」

「你們丞相府派人去請我就請我唄,上去二話不說就把我的脫單樓給砸了個稀巴碎,我來要點賠償怎麼了?

而且從五歲你們就把我扔在那邊自生自滅,如今又拿藍斯衍要挾我,讓我進宮選妃,要你們五萬兩銀子簡直少的可憐。」

藍顏學柳姨娘的語氣開口,藍丞相和辰王紛紛皺眉。

「那你也不該傷你妹妹,你看看她的手,怡婷可是京都第一才女,現在她的手被你傷成這樣還怎麼寫詩作畫?」

感情就是她受了這麼多委屈還不如藍怡婷這點小傷唄,藍顏對丞相府僅有的期許消失得一乾二淨。

「她的傷怎麼來的她們母女清楚,我只要錢,銀子到手我就走。」

看着面帶笑意的女子,雲子辰心裏說不出來的感覺,他上前制止了即將發火的丞相:「五萬兩本王給了,就當是補償你的。」

藍顏挑眉,出手還挺大方:「好啊,那就謝謝辰王了。」

「去本王府上取吧,本王沒帶這麼多銀兩在身上。」

他大可以讓藍顏先回去,他差人稍後送去她的住處,可是鬼使神差的雲子辰就叫她同他一起去辰王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