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報告總裁:你的摯愛剛離婚
報告總裁:你的摯愛剛離婚 連載中

報告總裁:你的摯愛剛離婚

來源:google 作者:姜宇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宇 潘雨彤 現代言情

老公看到我的曖昧微信的時候,我正在衛生間里描眉是的,我出軌了我叫潘雨彤,在三個月之前,我根本不能和鏡子中這個妖嬈香艷的女子相提並論那時候的我邋遢地....展開

《報告總裁:你的摯愛剛離婚》章節試讀:

我下了車,就聽到一片此起彼伏的抽氣聲。

「曼麗,這女的哪兒來的,這容貌真的是利器,一點都不會比你差。」

我面不改色站在了閆禎身旁。

曼麗,是國內最有名的流量小花,很會挑劇本,幾乎部部戲都能火。

她笑着看了我一眼,道:「這位倒是面生,不知道是哪所影視學校畢業的?」

我剛要回答,並非行內人,只是閆禎的秘書而已。

卻沒想到閆禎開口。

「盧導,她是潘雨彤,京影畢業。你不是要試戲嗎?」

閆禎把劇本甩到了我手裡,我震驚地看着這圈了的一段話,心猛地一跳。

從我嫁入姜家開始,我已經徹底放棄了成為演員的夢想。

豪門媳婦,如何能拋頭露面。

夢想,是註定被熄滅的,我早就想都不敢想。

可手上的劇本卻真真實實,上面的文字都是即將出現在屏幕上讓人跟着心潮起伏的靈魂。

我……

在場抽氣聲此起彼伏,我驟然成為了目光的焦點。

就連曼麗的目光都變得凌厲而不同。

「總裁……」

沒人知道我拿着劇本的手在顫抖。

這是年度最大的ip熱劇《何以共長生》,我不知道已經快兩年沒有摸劇本的我,還能不能……

「給你十分鐘的時間準備。」

「總裁……」

他已經拿起一疊文件,查看報表,根本不想理我。

我的雙手捏着那劇本,聽着盧百川讓我準備女主角的戲,心更是一緊。

「你的形象很符合,閆少的眼光一向不錯,我拭目以待。」盧百川抬了抬眼鏡看我,他雙鬢微白,是最為敬業的導演,如果我達不到他的要求,他也不會給閆禎面子。

確切地說,如果閆禎不是出品人,或許他連一個試鏡的機會都不會給我。

我盯着那穿戴地一絲不苟,渾身散發著冰冷氣息的男人,如果我過不了,是不是會丟這個男人的臉。

為什麼要帶我來試鏡?

這還是閆禎第一個投資的影視劇……

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了那張紙,那張發黃的寫着心愿的紙……

我的心咚地一跳,熱血湧上了臉頰,對着盧百川彎了一下腰,就拿起劇本開始琢磨。

十分鐘很快就過去了。

這是一部古裝戲,說的是漢朝的一位皇后的成長曆程。

皇后幼時父親因為得罪了一位權臣而死,她成長到十歲就能管理家族上下內外,家道中落被男方退婚後,族裡堂哥讓她入宮伺候太子。

這皇后不爭不搶甚至不培養外戚,得到了成為皇上的太子的歡心和尊重後,才開始報復權臣以及權臣之女。

這一場戲,正式報復那權臣之女的戲份。

而我飾演的是皇后郭明珠,權臣之女正是曼麗同一個公司的花旦柯佳飾演。

柯佳自認有演技,自是看不上我這關係戶。

上來就朝我冷冷一笑。

「這角色要是曼麗演的,那我無話可說,你別怪我壓戲。」

柯佳的話一出,她身邊的一些演員連忙緊張了起來。

在這一眾小花之中,柯佳的容貌雖比不上曼麗,可演技是有目共睹的,如果她有心壓戲,就算是演過三五部戲的三線演員都要ng不下十次。

「這下這女的沒戲了,看她樣子根本是一點經驗都沒有,一會兒導演可要發飆了。」

「是啊,曼麗姐,上次不是有個不知死活的挑釁你嗎,後來柯佳就是靠壓戲讓她一整天都說不完那句台詞,導演氣地換人了,那人後來……嘖嘖嘖。」

曼麗要了一杯檸檬水,老神自在地看着。

我抿了下唇,道:「那就請你放馬過來。」

倒抽聲一片,沒人知道我對於演員的執着和熱愛。

很小的時候,爸爸就介紹了一個文工團的老師給我,那時候我親眼看着她在我面前爆發了一次神一般的演技,自那之後,我便是淪陷於這樣的夢之中。

後來去了京影學習,姜宇讓我在學校要低調一些,媽媽為了讓我報恩,根本不允許我去接觸影視方面的工作。

「開始吧,action。」

盧導一聲令下,我就站在了奸臣之女良妃面前,命身邊的丫鬟都退下。

我丟下一個玉佩,那是最早我們兩家結好的標誌。

玉佩碰地一聲就碎了,在這孤冷的牢房裡頭很是清脆。

良妃抬起頭來憎惡又嘲諷一笑,「這東西沒想到你還留着?」

「自是留着,從你父親狀告我父親結黨營私開始,我就一直留在這,等着你們家家破人亡的時候,這才是最好的儀式不是嗎?」

我一腳踏上了那玉佩,神情冰冷而高貴。

「馬媛,你不得好死,你自詡一門忠烈,你也不過就是一個泥裡頭爬出來的賤人。你以為你贏了,你做夢!想你當初被大司馬之子退婚是為什麼嗎?因為你不能生!」

我愣了下,震驚地捏起良妃的下顎。

「你說什麼?」

「入宮五年了,皇上對你那樣專寵,你卻一直沒有孩子,皇上對外說是看你年紀小早早入宮怕你生產不利。可笑,哪個男人不想要心愛的女子為自己生孩子,你說皇帝是不愛你呢,還是你根本就不能生。你八歲那年墜入冰河,大夫都已經把你不能生的秘密告知了大司馬之子,所以你心心念念的未婚夫退婚了,哈哈,你淪為京城的笑柄……」

我盯着良妃,眼中滿是血痕。

不能生……

像是暴風雨即將帶來的平靜,這短暫的沉默,讓整個片場的人都呼吸緊張地盯着我。

就連盧導都害怕要喊咔,就等着我爆發下一句台詞。

可他們都不知道,我早已經入戲。

我凄然一笑,卻將良妃的臉猛地拉進,手輕輕地拍了拍她玉白的臉頰。

「今天站在這頂端的人是我,良妃,不,賤婦,這世上之人素來笑貧不笑娼,現在大街小巷暢談的可是你們一家的敗落,你,終究是我的手下敗將,你最好活的長長久久,明天我還要讓你看看你兄弟的人頭。就好像當初你父親帶着我爹的人頭丟在我們家院子前一樣,這滋味,可是不一般。」

「賤人!」

我不管良妃的謾罵,身後那些慘叫都在我一步一步走出牢房之時成為了我祭奠親人的高歌。

許是我代入了戲,竟不知道結束,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演地如何。

見長久沒有聲響,我不確定地看向了閆禎。

「啪啪……」鼓掌聲此起彼伏,盧導終於叫了一聲咔。

柯佳臉色難看地被人從地上拉了起來。

曼麗走了過去,道:「柯佳,你不是說要壓她戲嗎?」

「鬼知道為什麼,我竟然全程被她拖着走,半點沒有自主權,就剛剛,我竟撕心裂肺到沒有一點力氣站起來,她……」柯佳欲言又止。

雖沒有說全,其他人都不是瞎子。

這是一個演技卓然的新人,一場戲讓全部的人都代入進去。

尤其是良妃慘烈的哭聲後,皇后轉身離去的那個悲涼畫面,讓人覺得贏了又如何。

沒做母親的權利,沒有親人陪伴,甚至連仇人都沒有了……

「閆總,你的眼光讓我欽佩。」盧導說道。

「簽約吧。」閆禎突然看向了我,他的神情平靜無波,那黝黑的眸子卻像是燃起了一簇火來。

我的心響若擂鼓,他走到我身邊,道:「今晚還要加班,穿少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