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八零福祿空間:重生嬌嬌忙賺錢
八零福祿空間:重生嬌嬌忙賺錢 連載中

八零福祿空間:重生嬌嬌忙賺錢

來源:google 作者:柒樂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羅軒銘 郭子秋

上輩子郭子秋因為誤信了渣男,氣死養大她的外婆,最後還是被渣男拋棄,看着渣男功成名就直接氣死在小租房重回活一次,得到了福祿空間,看着健在的外婆,郭子秋髮誓,這輩子她一定會遠離渣男,踢走假閨蜜,收拾綠茶妹妹,好好保護外婆考大學,做服裝,開公司,賣珠寶,做化妝品,都只是為了靠自己有能力保護好外婆,誰知道一不小心成了商業傳奇人物,人送外號秋水仙她都這麼厲害了,可是還是有一位醫生哥哥非要給她做靠山,還說要給她做一輩子的靠山,怎麼辦有點心動了?展開

《八零福祿空間:重生嬌嬌忙賺錢》章節試讀:

只見男子大約二十左右的年紀,輪廓分明五官如上帝最得意的作品般完美,一頭的寸發也絲毫不影響他的風采。

看着男子受傷都有七八處,最重的地方還在滲血,郭子秋趕緊從男子身上撕下一塊乾淨的布給他紮上。

不是她不肯撕自己的衣服,只是她的衣服都是粗布料子,而男子的衣服都是上好的棉布,包紮傷口比她的合適。

「喂,醒醒,醒醒。」

郭子秋輕輕推了推受傷的男子,她不敢使大力氣,怕又把他的傷口又弄崩了。

只見男子依舊緊鎖眉頭,對郭子秋的呼喚絲毫沒有一點回應。

「你醒醒,能聽到我說話嗎?」

沒辦法郭子秋只好又伸手,在那張因為失血過多而顯得蒼白的俊臉上輕拍了拍。

而男子依舊沒有反應。

郭子秋目測男子至少有一米八以上的大個子,再低頭看看自己這一米六齣頭的小身板,果斷放棄把他背出去的念頭。

「果果,他現在昏迷了,我能把他放空間嗎?」

郭子秋在心中呼喚着果果,詢問了一下她的意見。

如果果果說不可以,那她馬上放棄,去尋找別人幫忙,只是不知道地上的人能不能撐到她找人來,但是她絕不冒一點點暴露空間的風險。

「可以呀,在空間里,所有的一切都要聽你的,你不讓他醒來,那麼在空間里他就不會醒來。」

果果的話,讓郭子秋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郭子秋迅速就把男子放入空間,然後背起背簍就快速的往外走。

到了離鎮上的衛生院後門一個沒人的地方把男子放了出來。

郭子秋又試圖喊醒男子,但是男子好像只是眼皮動了動但依舊沒有醒。

沒辦法郭子秋只能跑去衛生院找人,很快衛生院的醫生拿擔架把男子抬去裏面搶救。

看着緊緊閉着的搶救室大門,郭子秋心中為男子祈禱,希望他能平安無事的同時也倍受感動。

現在的醫院不像後世那般商業化,不會沒交錢就不給用藥,現在的醫院還是以救人為第一使命,真好。

「病人家屬,病人家屬在哪裡?」

砰的一聲,搶救室大門打開,一個年輕的女醫生快步走了出來。

「病人家屬沒來,是我送他來的。」

郭子秋趕緊上前解釋着,她也很着急,畢竟人是她救的,她希望他能挺過去。

「病人受傷七處刀傷,一處離心臟比較近,導致失血過多需要輸血,他是A型血,我們醫院存儲的不夠,需要馬上輸血,而且我們醫院設備不齊全,需要轉院,這是病人的轉院通知書,麻煩簽一下字。」

女醫生把單子放到郭子秋面前讓她簽了字。

「這是費用清單,你到收費窗口去繳一下費,這個是病人的物品你也收好。」

醫生又拿出一個皮夾子和一張單子全塞到了郭子秋手裡轉身欲回搶救室。

「醫生我就是A型血。」

聽着醫生說的很嚴重,郭子秋想着自己也是A型血趕緊跟醫生說著。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你跟我這邊來。」

醫生明顯一愣,要知道這個醫療條件不好的年代,知道自己血型的人應該極少。

郭子秋跟着醫生去了一個抽血的房間,做了一些檢查後醫生給她抽了400cc。

她休息了一會,吃了一些醫院提供的東西後,看着費用清單上的33塊8毛6的價格很是感慨。

八幾年的物價真的很便宜,但是人均收入也低就是了,比喻說33多塊錢的費用,郭子秋現在也是拿不出來的,他只好拿出男子的皮夾,希望它裏面有一點現金。

「真有錢!」

打開皮夾,裏面有十幾張大團結,一張紙條,上面有電話號碼,著名姐姐,再就是一張證件和一張火車票。

抽出證件入眼是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年輕英俊男子,正是的受傷男子,姓名羅軒銘,京城人民醫院主治醫生。

「居然是醫生,還是這麼年輕的主治醫生。」

郭子秋看着證件上面的信息,狠狠的驚訝了一下。

然後郭子秋用羅軒銘自己的錢交了醫院的費用,又跑到醫院公用電話處,去照着紙條上的電話打了過去。

現在的電話可不像後世那麼方便,就是轉接都花了好幾分鐘才接通。

「喂,你好,我是羅妍。」

電話里傳出一個優雅的女聲,聽聲音就覺得電話那頭的女人很美。

「喂,你好!請問是羅軒銘的姐姐嗎?」

電話剛接通郭子秋就問了出來,要知道現在的電話費可不便宜。

「嗯,是的,你是?」

羅妍很是疑惑,怎麼會有個女人找自己,還認識自己冰塊弟弟。

「我叫郭子秋,你弟弟受傷了,他現在在渝縣衛生院,現在馬上要轉院去州陽市人民醫院了,你過來照顧一下他吧,我是在蘆葦盪里發現他的,其他的我就不清楚。」

郭子秋確認了對方身份後,馬上簡明扼要的把事情說清楚,郭軒銘受那麼嚴重的傷,還是需要一個自己家的人照顧比較好。

「受傷?好我馬上派人過去。」

電話里傳來了焦急的女聲,還沒等郭子秋回複電話就被掛斷了,只剩下嘟嘟的聲音了。

郭子秋付了電話費回到醫院搶救室門口等着。

她又在醫院等了二十分鐘左右,救護車也總算是到了醫院門口,看着醫生忙而不亂的把羅軒銘推出搶救室,往救護車方向去了。

醫院門口匆忙的跑進來幾位中年男子,進門就直接大聲問道。

「醫生,醫生羅軒銘在哪個病房?」

男子的聲音在很大,很有穿透力,一下子整個衛生院的人都看向他。

「你好!請問你是?」

郭子秋看着衣着得體,五官端正,一身正氣的男子還是先確認了一下。

「你好,你是郭子秋小姐嗎?我叫楊國福,是羅妍小姐派我過來處理羅先生的事情的。」

楊國福見到郭子秋眼前一亮,他沒想到這個小地方居然有這麼漂亮的小姑娘,不由得細細打量起來。

「我是的,這是他的物品,他就在門口救護車那裡,你現在趕緊過去。」

見對方的確是羅軒銘姐姐派來的人,郭子秋二話沒說把手裡羅軒銘的錢包還有醫院的資料全給了來人,指了指大門口的正在上車的醫生護士。

楊國福子回頭,見人已經上了救護車,沒來的急說一句話,扭頭就跑了過去。

跟醫生說了兩句就跟着上了救護車,呼嘯而去。

剩下的幾人詢問郭子秋救人的經過也走了。

「救助醫生成功,得福祿值100。」

一個熟悉的聲音在郭子秋腦子裡響起,緊接着果果歡快的聲音也響起。

「太好了主人,居然得到一百福祿值,可以升一級了。」

這個聲音把郭子秋搞得有點懵,這麼快就能升級了?是不是太容易了,她可是準備死磕,所以她都沒問升級需要多少福祿值,畢竟這麼神奇的寶貝升級能簡單嗎?

「不是吶,也怪我沒給你講,福祿空間分紅橙黃綠青藍紫七個等級,目前屬於最低紅級,升到橙級需要一百積分,升到黃級就需要一千積分,每次升級都需要十倍的福祿值,而就一人最多十積分,估計你這次救的是個醫生,而醫生本來就是有大功德的職業才有這麼多積分吧。」

果果感受到了郭子秋心裏的疑惑,才想起她沒有給郭子秋介紹空間升級的條件,懊惱不已。

「那豈不是紫級要一千萬積分?這也太多了吧。」

郭子秋心中一陣哀嚎,果果也覺得太多了,也跟着嘆了一口氣,二人的神態出奇的一致,竟然有些喜感。

「算了還是先升級吧。」

郭子秋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讓空間先升級,看到衛生院的鐘指着兩點多了,趕緊往回走。

郭子秋到了家門口,正準備推門進去,就聽到裏面傳了一個男聲。

「子秋怎麼還沒回來,一個女孩子,整天不着家像什麼樣子。」

這聲音有點耳熟,但是又想不起來是誰。

郭子秋實在好奇,不知道是誰,就一把推開了大門。

入眼是章秀芝低頭坐着納着鞋底,一言不發,一位皮膚黝黑的男人坐在一邊雙手撐着膝蓋,旁邊坐着一位乾瘦的老太太,這是什麼情況,前世他們可沒有來過她家。

「你個死丫頭,還知道回來。」

還沒等郭子秋反應過來,老太太就率先罵人了。

聽到二人的話,章秀芝不由得皺了皺眉頭,剛想說話就被郭子秋先說了。

「喲,今天吹的什麼風啊,你們二位來我家有何貴幹?」

郭子秋見到屋子裡的二人不由得冷笑,這麼多年了,從來沒有來看過她的父親王澤和祖母張氏居然來她家。

章秀芝聽到郭子秋諷刺很是詫異,這是她那個膽小的孫女說出來的嗎?以前她見到王家人都是躲起來,話都不敢說的,不過等她回過神來後,不由得嘴角上揚。

「怎麼說話的,我是你爸,這是你奶奶,今天我是來接你回家的,快去收拾收拾跟我回家。」

本來就黝黑的王澤頓時臉更黑了,這個都快被他遺忘的大女兒越發的不喜。

王澤不懂,老婆和女兒怎麼突然要他來接郭子秋回去,還攛掇老太太一起來接,看老太太一路的臭臉色就知道老太太也是不願的。

「回家?這不就是我家,二位莫不是老糊塗了。」

郭子秋放好豬草,洗了洗手就倒了一杯水咕咚咕咚的喝了,一點沒把王澤他們當回事。

「死丫頭你眼裡還有沒有我這個父親?」

王澤見郭子秋的態度就氣的不行,連忙看看自己的母親黑沉的臉色,生怕她被氣出好歹了。

看着這麼不尊重她的孫女,張氏恨不得上前抽她兩大耳瓜子,覺得當初沒有帶郭子秋回家真的太對了,不然早晚她會被氣死的。

「空間升級成功,獎勵過目不忘。」

郭子秋準備跟王家二位墨跡墨跡,好好氣氣他們,突然果果說空間升級完了,而且還獎勵過目不忘,她的手不由得一抖,激動的心跳都亂了節奏,但面上不顯。

郭子秋馬上改變主意,趕緊打發了他們好去看看空間才是正理。

「二位的好意我無福消受,門在那邊,慢走,不送。」

郭子秋伸手往大門口一指,那語氣好似在請瘟神。

「哼!媽我們走,搞不懂你們非要接這死丫頭回去幹嘛。」

王澤聽到郭子秋話,瞬間氣紅了臉,起身就往外走。

張氏有點猶豫,眼珠子軲轆亂轉,不接郭子秋那個賠錢貨回去,那陳梅說的事豈不是泡湯了。

她本想拉住王澤,奈何王澤已經走了,只好一甩手跟着走了出去,待以後再找機會了。

看着張氏一臉算計,完全毫無掩飾郭子秋不由得勾起唇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