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傲世狂醫
傲世狂醫 連載中

傲世狂醫

來源:google 作者:灕江煙火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王軒 藍雪 都市小說

三年前,父親被人毒駕撞死,兇手不僅逍遙法外,還與小舅子勾結,陷害他入獄三年後,他獲得傳承,王者歸來,女友卻要嫁給兇手,母親更被囚禁狗籠他燃起焚天之怒,有報報仇,有怨報怨!展開

《傲世狂醫》章節試讀:

頂層。

國內一線女團在上面跳舞,扭動着火辣的身材,充分熱場之後,引起了下面不少年輕賓客的尖叫聲。

一個個明星,平時很難見到,此時卻以能在婚禮中表演而興奮。

她們公司的老闆,放在婚禮的賓客當中,都算不上頂級。

來到宋家舉辦的世紀婚禮,絕對是結交權貴的好機會。

舞台下,正**的位置。

除了宋家長輩,還有東海一些頂級權貴。

主位上,宋新昌陪着笑臉,低聲與一個戴着金絲眼鏡的男子交流,神色盡顯諂媚。

旁邊的名流們看到這一幕,妒忌不已。

因為戴眼鏡的男子,就是東海九爺的心腹,李秘書。

平日里李秘書行蹤神秘,極少參加婚宴。

卻被宋家請來了。

眾人想要上前巴結,但忍住了衝動。

現在新郎官還沒有出現,不是敬酒環節。

若是唐突了李秘書,得不償失。

李秘書面帶微笑,氣質儒雅,像是一個大學教授,談笑間給人如沐春風的感覺。

宋新昌笑道:「李秘書大駕光臨,宋家榮幸至極。」

李秘書擺手,說道:「九爺希望東海太平,各大家族之間,和平相處,最近有個了不起的大人物來到了東海,九爺擔心大家不長眼,冒犯了對方。」

宋新昌渾身巨震,好奇道:「什麼大人物?連九爺都如此慎重。」

其他人豎起耳朵。

一個讓九爺提前警告的人,難道是京都來的超級豪門子弟?

李秘書搖頭,嘆息道:「具體情況我也不清楚,不過聽九爺說,那位大人物權勢通天,很多連九爺仰望的存在,都要仰起鼻息。」

嘶嘶——

此話一出,周圍傳來倒吸冷氣的聲音。

宋新昌露出嚮往之色:「如果能認識這位大人物,三生有幸啊。」

其他人跟着點頭。

李秘書又笑道:「據說那位大人物是東海本地人,年紀跟令郎差不多,剛剛回到東海,」見眾人心思轉動,臉色嚴肅,沉聲道,「各位千萬不要動歪心思,妄想結識大人物,那種層次的人喜怒難以揣測,若是惹怒了,恐怕是滅頂之災。」

宋新昌臉色微變,訕訕笑道:「一切聽李秘書的。」

眾人心思活躍起來。

剛回到東海的滔天人物,年紀輕輕,氣血方剛。

如果能用美人計討好,說不定一步登天。

不少家裡有女兒 的權貴,心動不已。

宋新昌暗道可惜。

他只有一個兒子,還是個瞎眼的殘廢,不過可以去大學認個養女。

李秘書自然明白眾人想法,並沒有再次警告。

反正那種大人物距離自己太遙遠。

別看他是九爺身邊紅人。

眾人對他畢恭畢敬。

可與人家相比,螢火比之皓月。

「世傑呢,為何還不來?」

宋新昌見兒子久久沒到婚禮現場,心中不悅,即便是想要發泄,也要看場合吧。

李秘書在場,怎麼能如此怠慢呢。

舞台上,一個東海著名的主持人已經登台,開始了婚禮流程,下面坐着很多大人物,平日里只聞其名,主持人緊張不已,差點念錯了名字。

好在他經驗豐富,很快找回節奏。

宋新昌派人去叫兒子,忽然有所感應,看向頂層入口,電梯門打開。

一道身影走出電梯。

宋新昌神色疑惑,覺得對方有點熟悉,猛地想起兒子插在房間牆壁上的照片,臉色瞬間陰沉,露出殺機。

這小子竟然敢來參加婚禮!

王軒來了,帶着誠意而來,無視了宋新昌冰冷的警告,徑直走進了宴席中。

賓客目光集中在舞台上,很少人注意這邊。

宋新昌臉色變幻不定,想叫人弄死王軒,可身邊坐着李秘書。

他不想節外生枝。

「姑且讓他再苟延殘喘半個小時吧。」

宋新昌平復心情,重新坐下。

王軒安頓好母親,讓她陷入沉睡,自己來到了婚禮現場,還好沒有到新人出場環節,沒有浪費給宋家準備的大禮。

「王軒!」

宴席的角落裡,傳來一道驚喜的聲音。

王軒抬頭看去,但見一個熟悉的面龐映入眼帘。

他認出對方,不禁露出了笑容。

王軒來到了角落的一桌,微笑點頭,卻無人理會,除了朝他熱情招手的年輕人。

年輕人叫李濤,是大學舍友。

兩人以前關係不錯。

李濤當年家裡很窮,助學貸款後,連伙食費都不夠。

王軒便一直做對方的飯票。

出獄後,能見到老同學,抑鬱的心情緩解了不少。

這次關瑩結婚,邀請了不少同學。

這一桌雖然全是認識的,不過沒有人跟王軒打招呼。

王軒在眾人眼中,感受到了鄙視和不屑。

也對。

在她們眼中,關瑩才是值得巴結的對象。

自己是勞改犯,沒有利用價值。

好在李濤沒嫌棄自己。

待王軒坐在身邊,李濤輕聲道:「你不該來,聽我一句話,趕緊離開吧,你招惹不起宋家。」

王軒見對方關心自己,心中一暖,搖頭道:「我對水性楊花的賤人沒興趣,這次來是要討個公道。」

其他人心中更加鄙視。

你王軒剛從大牢里出來,估計不是糾纏關瑩,就是問人家要錢吧。

這種人見得多了。

王軒沒有反駁,問道:「李濤,最近如何?」

李濤搖頭,無奈道:「過的一般,開了一家公司,但資金困難,我打算等婚禮結束,去問問關瑩的丈夫,希望能得到點投資。」

王軒認真道:「錢的事情,我幫你解決。」

李濤臉色僵硬,神色尷尬。

王軒知道對方不信,但不重要。

這時候,正在竊竊私語的老同學,忽然停下來,齊齊看向前方。

一個身穿婚紗的女孩兒朝這邊走來。

李濤渾身一震,露出激動之色。

王軒眯眼,神色冷漠。

關瑩剛才在後台化妝,打算迎接人生最美好的時刻,可收到老同學的消息,說王軒居然來現場了。

她勃然大怒。

關瑩原本對王軒的遭遇本就沒有多少愧疚,如今要結婚了,如此關鍵的時候,對方不但打了宋世傑,還害得她被羞辱。

她對王軒充滿了恨意。

生怕對方在宣誓的時候胡攪蠻纏,於是便提前過來清除不穩定因素。

關瑩絕對不允許意外出現。

為了這一天,足足等了三年。

關瑩氣勢洶洶到來,同桌的老同學紛紛起身,距離王軒遠點,生怕產生誤會。

唯有李濤坐在旁邊。

王軒心中感慨,那麼多同學,也只有李濤念舊情。

可是。

李濤忽然站起來,指着王軒鼻子,笑道:「關瑩啊,你來得正好,這傢伙竟然說你水性楊花,簡直是胡說八道!」

王軒愣住,旋即臉色陰沉。

他盯着李濤,心中失望。

李濤露出小人得志的笑容,小聲道:「王軒,你以為我願意跟你同桌啊,我一直想要巴結關瑩,苦於沒有機會,想不到你送上助攻,我得感謝你呢。」

王軒眼神逐漸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