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暗戀關係
暗戀關係 連載中

暗戀關係

來源:google 作者:善良緣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知畫 穆年

知畫第一次見到穆年的時候就覺得眼熟,但是卻想不起來何時見過所以她把這份眼熟歸結為喜歡她見到穆年的第一眼,就喜歡上了他但是他是天之驕子,AI新貴,家裡股份幾乎掌控各大頂尖行業,明戀暗戀他的人一大堆他太耀眼,她只敢偷偷喜歡直到一天,穆年垂眸神色晦暗,緊緊把她抱在懷裡,近乎虔誠地說「知知,你何時才能相信我是在追求你」知畫眸中有些怔愣「我一直都以為你……」下一秒,她便被穆年推到牆上,一吻落下「只有這樣,你才願意相信嗎?」展開

《暗戀關係》章節試讀:

並不是所有人都認識穆年。

這熱烈的歡呼聲是穆年從候場區,走上主席台之後才爆發出來的。

畢竟穆年可以不認識,但是現在這個年紀,誰又能對帥哥沒有熱忱呢?

感慨一下誰長的帥,並不是就對誰有意思。

越是這種單純的感慨,就越是發自內心。

便越能證明,這個帥哥是真的帥。

坐在台下的知畫聽到了周圍女生的聲音。

「嗚嗚嗚!真的好帥!」

「嗯嗯!我們原來初中真的沒有長得這麼好看的!」

「真的,真的,這麼帥,關鍵是氣質啊!我連泡他的勇氣都沒有……」

知畫輕輕地抿了一下嘴唇,在這偌大的觀眾台里,在這上千人的目光中,她小心翼翼地把自己對穆年的小心思暴露了出來。

這次,她不用擔心自己的視線被穆年看到。也不用擔心別人會發現她在看穆年。

即便是湯城,也沒有關係。

知畫第一次,放心大膽地揚起少女小巧的下巴,把她的目光,穩穩地放在了主席台前那個穿着西裝的穆年身上。

「西裝對男人的意義,就像是高跟鞋對女人一樣,都是俘獲俘虜的戰袍。」

知畫腦海里突然蹦出這麼一句話,好像是很多年前,她在時尚雜誌期刊上偶然看到的。

生活在那樣的世家,她經常會看見男人穿西裝的樣子。

可是知畫覺得,只有今天,她才明白了所謂戰袍的真正意義。

而所謂的俘獲,便也就是那一份心甘情願吧。

知畫肆無忌憚地把目光放在穆年身上。

她剛剛還和這個人同處一室。

知畫從來沒有想過,她會在別人面前哭。

也沒有想過這個人竟然會僅僅和她相識兩天。

而且,還是她的第一份少女小心思。穆年站在主席台稍微前面些的位置上,陽光輕柔地灑下,落在他的銀絲邊眼鏡上,與月色不同,陽光為他的臉增添了些許溫度。

知畫坐在整個實驗二班稍微靠後的位置上,所以看得不是很清楚。

即便如此,知畫仍舊覺得穆年很帥氣,他穿上西裝挺拔的樣子,早已被她用力地記在了心裏。

穆年的身形雖然挺拔,但是看起來有幾分瘦削,知畫想起之前生理課老師說過,男孩子到了這個年齡身高都會飛速地長。

她突然回憶起來過去言情小說里的男主角,尤其是校園文的男主角,很多作者都會用少年的單薄感來形容。

知畫突然在當下這一刻有了共鳴,現在的穆年,就是有一種少年的單薄感。

但是還不夠,要是用更多的詞彙,就是成熟中還帶着一種少年的單薄感。

而且還很帥。

知畫在心裏默默加了句。

「怎麼樣,我兒子好看吧。」

「嗯。」知畫少見的也沒有搪塞湯城的話。

畢竟現在這種情況,要是昧着良心說不帥,那可是要遭天譴的。

聽見知畫突然大大方方了,湯城也是一愣,之後揉了下他因為混血所以導致的滿頭咖啡色。

「嗯,是挺帥,比他老子差點。」

見着知畫沒有對他的話發出贊同的聲音,湯城表示心情很不好。

他拍了下她的肩膀。

「你說,穆年和我誰帥?」

「穆年。」

知畫回答得斬釘截鐵,沒有一點點猶豫和拖泥帶水,聲音脆生生的,比回答給你一百億你要不要都乾脆。

畢竟,問給你一百億你要不要這種事情,需要斟酌可信度。

湯城剛才那個問題完全不需要。

知畫不但直接回答了湯城,而且甚至一個眼神都沒給他。

少見的,看起來一直像快樂地冒蒸汽的湯城,臉上也有了些許陰霾。

「你們這批審美不行,我在美國的時候,那可是……」

見着湯城要吹起來牛皮。

「那可是怎樣?」

知畫隨口問了句。

其實湯城根本沒想到知畫會搭話,他順着她這句問話,朝在美國的那段時間想過去,女孩子好像,依舊是圍着穆年轉。

穆年日常在俱樂部里搞研究,一堆堆的女孩子爭着給他送早餐。

收件箱裏面的情書不知道塞了多少封,禮物也是一盒又一盒的堆在俱樂部門口。

湯城想到這,訕訕地撓了下頭。

「沒怎樣。」

「噓!穆年要講話了。」

知畫一邊拍了下湯城,一邊示意他別出聲。

她相信穆年一定不會看到他,所以整個人高高地揚起了下巴,然後眼睛也瞪得圓溜溜的。

可是,誰知道?

穆年就有一個講話前環視全場的習慣呢?

誰又能知道。就這麼寸?

穆年的目光就這麼落在了知畫興奮的小臉上呢?

正在知畫兩眼迎風睜得水汪汪的時候,她突然覺得穆年是在看她。

知畫整個人身子猛得坐直。

單手在凳子下面,掐了一把湯城的大腿。

「我仿若似乎好像可能大概,覺得穆年在看我。」湯城齜牙咧嘴地拍了下她的手。

「沒有仿若似乎什麼什麼概,她就是在看你。」

「那我怎麼辦?我是不是該笑?」

知畫腦中一片慌亂,趕緊收起來剛才的表情,迅速又做作地擠出了一個微笑。

幾秒靜默的對視。

然後,台上的穆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