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836616花姝窈楚驍免費閱讀
836616花姝窈楚驍免費閱讀 連載中

836616花姝窈楚驍免費閱讀

來源:外網 作者:楚驍花姝窈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楚驍花姝窈

那一日她射殺的,是強搶民女,殺人放火的強盜。花姝窈自知如今的局面已經不會輕易改變,便不願和她多作解釋:「阿淼,送客!」哪知江如?卻狠狠笑了:「你的侍女已經死了,昨天就扔去亂葬崗了。」胸口像是被活生生撕裂開來,疼得發冷,她不敢置信的抓住江如?的肩膀:「你胡說什麼,王爺分明說了只要我下跪,便放了阿淼!」江如?不屑的拂開她的手:「她挨了那麼多板子,早就被打得皮開肉綻,我只是吩咐下人給她傷口撒點辣椒水,她便死了。」...展開

《836616花姝窈楚驍免費閱讀》章節試讀:

《836616花姝窈楚驍免費閱讀》是言情類型的小說,主角是楚驍花姝窈,作者文筆極佳,題材新穎,推薦閱讀。精彩節選:攝政王隨行的侍衛手法最是利落,手起刀落,花姝窈右手的手筋已便挑斷。頓時血流如注,花姝窈一度疼得昏死過去。那是一雙拿弓箭的手,她的父王曾手把手的教她射箭。她的箭法是那樣的精準,若是個男兒,連她的兄長也比不過她。她曾騎着她的小白馬,馳騁在大漠上。花姝窈的右手就這樣毀了,她再也拉不了弓,騎不了馬。此後的日子每一天都是煎熬,除了那日挑斷她手筋的侍衛偶爾同她說幾句話,再無人搭理她。侍衛或許是見她可憐,又或許是心中愧疚。花姝窈並不恨他,他不過也是聽命行事罷了。... 攝政王隨行的侍衛手法最是利落,手起刀落,花姝窈右手的手筋已便挑斷。 頓時血流如注,花姝窈一度疼得昏死過去。 那是一雙拿弓箭的手,她的父王曾手把手的教她射箭。她的箭法是那樣的精準,若是個男兒,連她的兄長也比不過她。她曾騎着她的小白馬,馳騁在大漠上。 花姝窈的右手就這樣毀了,她再也拉不了弓,騎不了馬。 此後的日子每一天都是煎熬,除了那日挑斷她手筋的侍衛偶爾同她說幾句話,再無人搭理她。侍衛或許是見她可憐,又或許是心中愧疚。花姝窈並不恨他,他不過也是聽命行事罷了。 倒是江如玥居住的閑月閣傳來了好消息,宮中的御醫按例來給楚亦云請平安脈,不曾想診斷出江如玥已有三月的身孕。 消息一出,整個王府都嚴陣以待,上上下下忙得不可開交。 下人看向花姝窈的眼神不免多了幾分同情,成婚這幾個月,楚驍從未踏足她的住所,唯有一次,便是帶人廢了她的右手。 隔日當朝王爺宣攝政王入宮,走之時他與照顧江如玥的隨從千叮嚀萬囑咐,萬萬護好江如玥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可悲劇還是發生了,江如玥中午吃了廚房送去的糕點,下午便腹痛不止,很快便見了紅。 大夫說是中毒所致,而所中之毒,便是來自大漠罕見的蠱毒。 花姝窈知道這件事是衝著她來的,她看着守在廊上的侍衛,凄然道:「你說,王爺會不會殺了我?」 侍衛不知怎麼回話,她又自言自語:「若是以前,我還能和他過上幾招,可現在……」 不等侍衛答話,楚驍攜着滿身風雨,已出現在長廊盡頭。 他面色沉沉,墨色的眸子彷彿淬了毒:「花姝窈,我從未見過你這麼惡毒的女人!」 她心中一痛,眼眶染上了紅色:「不是我做的。」 楚驍惱了,揪着她的脖子便推着進了門,他狠狠將她壓在門後,「大漠的女子就這般陰險惡毒,稚子無辜,你可知你手上染的是我孩子的鮮血。」 後背抵在門框,疼得她擰緊了眉,她想說漠北的女子最是坦蕩,不會用這些下三濫的手楚,可話到嘴邊卻成了:「你應該知道,我才是名正言順的正妃,只有我生下嫡子,妾才配懷孕。」 他咬緊了後槽牙:「你真是我見過最心狠的女人。」

《836616花姝窈楚驍免費閱讀》章節目錄: